<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命工厂 > 第118章 前恭后倨 上
    “至于那个野种,我看有必要重新观察一下。法斯特家族在这里应该没有自己的产业吧?等他到后,你去把他接过来。

    好歹是你的儿子,你当人家母亲的,总不能让他露宿在外面。”

    科林说的好听,其实是把主意打到了巨狼和坑货的头上。如果洛恩真的掌握了巨狼驯服的技术,那洛恩的价值就会超过一片小小的法斯特领。

    无论付出怎么样的代价,科林都有义务替家族拿到洛恩的秘密。而席琳的身份正好有助于他实施行动,万不得已的话,他甚至不介意用爵位继承权来交换洛恩手中的秘密。这一点,他相信席琳也应该理解。

    但一个女人积郁了近十年的怨念,科林又怎么能体会。一听到叔叔的话,席琳就明白了他肚子里的坏水。说到底,女人都是一件牺牲品。

    可悲了一次不够,难道还要继续牺牲?

    不该有的想法越来越激进,席琳忽然觉得如果是她得到了洛恩秘密,那她是不是就可以抛开查尔斯家族单干了?

    想要掌握自己命运的女人终究会与控制自己的家族背道而驰,可席琳表面上依然是科林的乖侄女。

    “放心吧,叔叔。我知道该怎么做。”

    家族的力量是绝对的,个人很难违抗家族的命令。这是异世界的常识,科林绝不会猜到面前的女人脑子里正在模拟着脱离家族的成功率。

    自以为目标一致的他叮嘱了席琳几句后,就出门去为晚上的聚会做准备。留下独自一人的席琳思考着该怎么样把洛恩的东西变成自己的!

    被人时时惦记在心里的洛恩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抢手,一路高歌猛进。第二天日头正当空的时候,他才来到了塔林城的外围。

    无数的箭塔耸立在城墙两边,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也就成了塔林城名字的由来。作为哈布斯家族世世代代的居城,自有北境大公这个称号起。

    塔林城就肩负着防卫兽人的重任,城墙上的箭塔也是因此而修建。虽然自从建立了岗哨预警、要塞防御的模式后。塔林城已经很久没有经历兽人的战火,但城墙上的守城器械一应俱全。

    哈布斯家族并不因为安逸的生活而忘记了祖先的遗训,塔林城依旧可以称得上是北境第一坚城。哪怕是最前线的要塞,城头上的器械也没有塔林城齐全。

    就算以洛恩这个现代社会人的挑剔眼光,也不得不承认塔林城的雄伟。他很难想象在缺乏先进机械的帮助下,光凭人力是如何建造这座高度超过二十米的城墙。

    条件允许的话,洛恩很想参观一下眼前的城墙。不仅是外表,其内部结构更有研究价值。可惜,防御敌人的城墙是重要的军事机密。

    外人很难有机会近距离参观,洛恩只是稍微停留了一下多看了两眼,就有附近的守门士兵过来礼貌的把他请下了马带到了一边。

    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给北境大公守门的看门狗也不是洛恩可以随意欺压的,报出自己的身份,给对方看了一眼他的印章后。洛恩就跟着士兵走进了城门,正当他想打听一下阿瑟和道格的下落时,一个意向不到的人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不施粉黛的俏脸雪白如玉,淡淡的秋水柳眉倚靠在大大的眼睛上略显几分娇媚。女人努力的微笑着,只是以往的阴鸷不管如何掩盖还是遮不住她内心的想法。薄薄的嘴唇也向洛恩警告着——那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无数次,洛恩在梦里与对方相会。两人翻滚着,却都想置对方于死地。在梦境中,洛恩总是那个失败者。每一次的梦境都以自己被掐死而结束,现实中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

    ‘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等在这里刺杀我?不,不可能,这里是城门。大公的地盘,谁敢在这里行凶?’

    脑子有些不太够用,洛恩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面对那个摇着婀娜身姿慢慢朝他靠近的女人。

    洛恩被席琳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早有准备的席琳却按照她的剧本给了洛恩一个大大的拥抱。

    身体僵硬、躲闪不及的他直接被席琳抱在怀中。第一次被一个洋妞肉贴肉,可洛恩没有心思去感受对方的雄伟。

    面对一个处心积虑想杀死自己的女人,他虽然没能躲过席琳的拥抱,但腰上的剑柄早就握在手中。席琳也发现了这一点,别说洛恩不习惯她的拥抱,她也不喜欢洛恩身上的臭味。

    看到洛恩手不离剑的样子,席琳暗骂了一声小畜生,赶紧放开了他。

    “我的儿子,你没事就好。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好几天,如果再没有消息,我想我肯定要发疯了。”

    好恶心!

    不止是洛恩,连说出这话的席琳也忍不住泛起了鸡皮疙瘩。但做戏要做全套,这么多人看着,她这个母亲一定要继续装下去。为了自由,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席琳什么都可以忍。

    一边说着,女人甚至还伸出双手想要抚摸洛恩的脸颊。第一次是洛恩没预料到席琳会来抱他,可第二次席琳想摸他就没这么容易了。

    谁知道恶毒女人在打什么鬼主意,那一双看似柔弱的手掌说不定擦满了致命的毒药。也许刚刚拥抱的时候,对方就已经给他下毒了!

    后退两步,躲开毒妇的双手。洛恩把剑微微横在身前,意思相当的明显——你要是再过来,别怪老子一刀插死你!

    嘴角不可察觉的抽搐了两下,席琳默念着忍字诀再次用自己的热脸去贴洛恩的冷屁股。

    “呵呵呵,看来我英俊的儿子长大了。是我不对,我不该在大家的面前这样做。

    来,走近一些,让母亲好好看看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面女人到底是不是法斯特的后母?

    样貌可以和死鬼法斯特记忆中的女人对上号,但态度却根本不是一个人。洛恩被席琳搞的有些莫名其妙,理不清双方关系的他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继承自法斯特的记忆出现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