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命工厂 > 第76章 克拉克侯爵
    好在葛朗特不能像肉球一般和洛恩心灵相接,要不然,他得知洛恩最大的目标其实是称霸世界的话。可能小小的吝啬商人第一时间就会一死以谢天下,蠢不要紧,疯狂就太可怕了!

    特别是像洛恩这样准备以武力统一世界的战争狂人,帝国好不容易平静了这么多年。他要是真搅和出乱子,葛朗特小小的身板担不起这么大的罪责!

    按照圣光教的说法,像他这样的帮凶。死后不是上不上天堂的问题,而是要担心会不会下地狱!

    可惜就算葛朗特知道洛恩心里的想法,他也做不了什么。说出去肯定没人信,劝洛恩更加不会有效果。以肉球制造的生物为工具,异世界的土著当踏脚石,洛恩坚信自己的野心将在这里开花结果。

    葛朗特看不出洛恩的野心,但有经验的人却可以轻易的分辨出他双眼中蕴含的欲望。

    “加纳德,他就是你说的年轻人?”洛恩他们光顾着说话,没有人注意到营帐的一角微微掀了起来。而说话的人声音又很轻,明显是不想让洛恩他们注意到。

    欧文顺着说话的中年男人望过去的方向,确定了一下,他恭敬的说道:“没错,侯爵大人。那就是法斯特家族的洛恩·法斯特。”

    原来欧文身边的中年男人就是传说中的克拉克侯爵,虽说是霍德的父亲,克拉克侯爵的身材可没有霍德那么夸张。和欧文站在一起,除了比欧文腰板更直外可以说他并没有其他令人难以忘怀的特色。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可以让大骑士低下头颅。不止是欧文,手握草原边境将近两成军队的克拉克侯爵可以令绝大多数的人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

    “哦,很不错的年轻人。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可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看他的眼神,你说他到底想要什么?”

    看出了洛恩的眼睛中的欲望,但打死克拉克侯爵也猜测不出洛恩想要的东西。因为那是连他都不敢想象的,不能奢望的东西。

    欧文看了看正在和道格、阿瑟说话的洛恩,他这么回答着克拉克侯爵:“我猜他是渴望着侯爵您的庇护,相信爵士已经给您传递过信息了。驯服巨狼的技术,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的确,我都没想到一直困扰着北境的难题居然会在一个孩子手里终结。看来外界的传闻果然是不能尽信,一个有野心又懂得利用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是一个乡下土包子?

    这应该是法斯特家族为了保护他而放出的烟雾,嘿,连我都差点给骗了。”

    听着克拉克侯爵的话,欧文嘴角抽搐着不知道该不该把洛恩就是一个私生子、土包子的事实说出来。但克拉克侯爵也不会在这种问题上太过纠结,他继续说着。

    “那个胖胖的小子好像是杰拉德家的吧?我对他有点印象。斯坦尼家的也在,想不到我们的年轻爵士交友挺广泛的。

    只是那两小子的处境似乎也不太妙,加纳德,你怎么看?”

    克拉克侯爵看似是在询问欧文,但他的心中早有决断。大骑士跟了他这么多年又怎么会不知轻重的真的给侯爵大人出主意。用着半开玩笑的语气,欧文说道:“说起来,他们会损失惨重和法斯特爵士或多或少都有关联。如果最后真的因为这事而害的他们丢了继承权,不知道三个年轻人会不会打起来?”

    “哈哈哈,到时候肯定很好看!”大笑着,克拉克侯爵玩笑开够后吩咐着欧文,“好了,加纳德,你去把他们三个都叫进来吧。小孩子,还是需要吓唬一下。省的他们以为草原边境真是一块镀金捞功的好地方!”

    虽然克拉克侯爵对洛恩想要投靠他的事情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可欧文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判断出侯爵其实已经同意。

    应了一声后,欧文掀开营帐的门帘招呼三个少年进来。趁着背对克拉克侯爵,他还给洛恩做了一个安心的表情。

    见到欧文万事OK的神情,洛恩第一次见未来老板的紧张心情放松不少。别看他野心不小,但这次拜码头不成功的话,对洛恩来说也会有不少的麻烦。

    安安心心的种田暴兵,才是最舒适的发展模式。如无必要,像这几天东奔西跑情景洛恩是再也不想回顾了。

    整了整衣服,三人跟在欧文身后慢慢走进了克拉克侯爵的营帐。看起来不大的帐篷,里面的空间却很充足。

    而且出来打仗,侯爵大人也没有携带笨重的东西。除了几座灯台,几张椅子和一张简单的桌子,整座帐篷中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

    微弱的灯火照映着坐在桌子后面的男人,死鬼法斯特从来没有见过克拉克侯爵。所以,洛恩也不认识眼前这个略显普通的中年男人。

    但帐篷中只有他一个人,除了克拉克侯爵还能是谁。谁又敢堂而皇之的坐在克拉克侯爵的营帐中?果然,阿瑟和道格验证了洛恩的猜测。

    一见到桌子后面的男人,他们两就满脸肃穆的微微弯腰向男人一边行礼一边说道:“阿瑟.斯坦尼(道格。杰拉德),见过侯爵大人。”

    洛恩反应慢了一拍,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只说了后面半句。他以为几个人一起开口,克拉克侯爵不会发现。但侯爵在洛恩进来的时候就一直观察着他,连洛恩扫视帐篷的举动都没能瞒过他,又怎么会漏听洛恩的声音。

    “你是谁?”指着洛恩,克拉克侯爵明知故问。

    他这个问题对别人而言没什么大不了,可洛恩与众不同。听到克拉克侯爵突然来这么一句,洛恩情不自禁的心头狂跳。脑子里不断的寻找自己哪里露出了马脚,克拉克侯爵又是怎么发现他不对劲的。

    简单的一个问题,在道格、阿瑟看来根本不需要考虑。但洛恩迟迟没有答复,他的慌张几乎写在了脸上。不仅克拉克侯爵与欧文发现了,连两个少年都察觉到了情况似乎正在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