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命工厂 > 第481章 少年郎
    关于这一点,自然要归功于改造人的特性。好比格斯,明明发现了兽人营地出现状况,附近有他的改造人同伴在战斗,这家伙愣是遵守着洛恩的命令,继续死守龟缩。

    无论帕克怎么劝说,他都不准备策应洛恩。因为当初洛恩走的时候是让他配合费迪恩,帕克是谁,改造人格斯的脑子里根本没这个人物。

    但要让费迪恩去和格斯沟通,属于保守派的费迪恩当然支持格斯的做法。他们现在勉强能够自保,要是主动出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万一是兽人的陷阱,那他们岂不是羊入兽口了?

    两个营地的最高长官都反对帕克主动出击的建议,可初生牛犊的少年别的没有,胆量却是十足的大。从他敢向洛恩开口问自己母亲的事情上,就说明帕克是个愣头青。

    得不到格斯和爷爷的支持,没关系,反正格斯根本就看不上他聚拢起来的民兵。小小少年依旧拥有两千多民兵的指挥权,不需要格斯的允许,趁着兽人营地的火光还没有熄灭,帕克自己领着大量的民兵直接冲了出来。

    胜利是那样的唾手可得,都没有发生像样的战斗。普通的平民可不像帕克有那么多的疑问,他们只知道兽人都倒下了,他们胜利了!

    人类的欢呼在兽人的营地中回荡,响彻的声音就算是远处劫后余生的洛恩也听的十分清楚。问明白赶过来的坑货并没有泄露自己后,他立刻让坑货带着他的兽人同伴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本来他就不需要坑货和重甲部队的支援,依靠改造人的拼死保护重新脱离战斗区域的洛恩根本不担心三个重伤的部落首领。

    虽然因为暴露了卑劣短剑的秘密而无法使用偷袭的办法,但损失不少士兵和骑士的洛恩最后还是成功耗死了三只部落首领。

    而恰巧在这个时候,已经把兽人击退的坑货和重甲部队也赶来和他汇合。缺乏能够机变的指挥者,改造人的行动模式实在太单一。

    直到欢呼声响起,洛恩才知道庆幸着坑货的决定。不然让那些欢呼的人看到他军队和兽人并肩作战还不一定会引起怎么样的骚动呢?

    为了保住秘密,洛恩说不得就得忍痛把它们全都就地格杀。不过听声音,出来增援他的家伙好像还不少。想要把他们一个不漏的杀光,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但现在这些都不是问题了,由于坑货的提前离开,改造兽人的秘密并没有泄露。只是有一点让洛恩比较意外,他本以为是格斯突然爆发才懂得利用土著来协助守卫营地。

    没想到格斯依旧是那个死板的改造人,反而是费迪恩的孙子,那个叫帕克的少年居然能够在危机的情况下组织起一支部队帮助格斯对抗兽人的进攻。

    虽然他们最后能够保卫营地和兽人没有使出全力有关,可帕克挺身而出肯定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不然光凭五百多的改造人和一个死板的格斯,怎么可能守的住容纳上万人的营地。

    最让他气氛的是明知道他已经到了,格斯居然还在龟缩防御。改造人死板的模式太让他头疼了,如果再没有合格的基层带队官,难道每一次出现状况都要他拼死拼活的来回奔波?

    没错,他是渐渐喜欢上了战斗和杀戮的滋味。但那不代表他会为了战斗而放弃享乐的时间,权利与财富都是为了享乐的前置条件。

    他打败敌人,残杀兽人目的都只是想要更好的在这个世界生活。要是别人不来找他麻烦的话,洛恩觉得等开辟好草原后,他就会消停下来。

    至于现在,他需要合适的帮手来替他分担一下手头上的任务。现阶段,改造人暂时没这个能力来挑起替他分忧的重任。那么,洛恩不得已就必须得在土著中寻找合适的人选。

    葛郎特、莫洛、老沃夫甚至是席琳都可以算是洛恩在土著中选出来的帮手,但他们都是做着领土的工作。打仗带兵的人选上,除了肖奈和皮特外最多也就算上一个尼克。

    但他们带领的军队都是洛恩看不上,故意舍弃的杂牌兵。纯粹由改造人组成的军队,洛恩习惯性的会让同样是改造人出生的家伙担当指挥官。

    如今看来这个运转模式需要改变一下了,没有人给改造人传授经验,像是罗伯特和格斯之流想要独自成长起来实在太难了。

    不过在如何选择能够带领改造人的指挥官需要十分的慎重,当然,洛恩可以自己尝试这教授格斯他们。可惜,畜生自己都是半桶水。

    而且从来没有教授过别人东西,该怎么开始也是一件让他头疼的事情。综合这一点,其实死鬼法斯特以前的老师尼克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可洛恩听席琳跟他说过了,尼克似乎看不惯改造人的风格。要是让他当了改造人的指挥官,说不准就会引发矛盾,进而被尼克发现他的秘密。

    心里否决了尼克这个本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洛恩考量着肖奈和皮特,而已经发现男爵大人的帕克主动接近了过来。

    “法斯特男爵大人,我已经打败了兽人,你应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帕克不知天高地厚的话语让洛恩微微一愣,一群拿上武器的农夫就能打败几千的兽人联军,难道他当自己是绝世天才,而其他在边境和兽人拉锯的士兵都是废物吗?

    有点不高兴帕克向自己讨要的语气,洛恩明知故问道:“承诺?我承诺你什么了?”

    确实,洛恩从来没有承诺过帕克任何的东西。只是少年一厢情愿的以为自己帮助洛恩守卫了营地就可以换回自己的母亲,但直到洛恩开口,他才发现根本没人可以证明洛恩承诺过他。

    这种暗地里的勾当,也不可能有任何正式的承诺。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帕克的声音不由激动了起来。

    “我帮你保住了营地,按照领主的操守,你应该把母亲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