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熟人相见
    矮胖老者突然地把眼镜摘了下来,紧锁着眉头看着那十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也就是在此刻,布天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位老头似乎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一时间陷入回忆的布天,怔怔的盯着矮胖老者看。努力的搜寻着脑海里的记忆片段。

    这时候,小金灵不解的盯着布天柔声的说道“主人,您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这位老人家,一时想不起来了,您想想,会不会爷爷可能认识。”

    小金灵一句话提醒到了布天,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布天一拍大腿,兴奋地冲着矮胖老者说道“呀,我知道了,您是不是我爷爷的师叔,‘皮三眼’皮师爷啊!”

    老者一愣,紧锁的眉头慢慢的打开,盯着布天,迷惑不解的说道“你爷爷的师叔?你爷爷是谁啊。”

    布天刚要说出爷爷的名字,皮三木一摆手说道“等等,我视乎想到了,你姓布,你爷爷是‘布景云’。”

    布天嬉笑着点着头,“您想起来了,我就是从小老是骑在您脖子上的小布天啊。这一晃都快三十年没见了,您的身体还是那么的矫健。您什么时候来的东海市,怎么也不会家去看看。我爷爷常常的说起您,说您的医术是多么多么的好,还说这辈子就没见到过像您用药那样仔细的人了。”

    皮三木满脸‘菊花盛开’的说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小不点啊,没想到一转眼长这么大了,竟然还成了响当当的‘药王’。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来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哈哈。”

    一时间,老少两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嘘起了家常,完全把周围的那些大佬们凉到了一边。此时,站在前排的几位老板们面色不悦的看着布天和皮三木。

    “哎哎哎,我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这是药品发布还是情人相聚,有没有个准儿,这位小哥刚才不是说那个什么药是违禁品吗?干嘛不给我们说明白了,也好让我们心里有个底,到底是能买,还是不能买。”

    布天一看,说话的是一个穿着艳丽的‘半老徐娘’。一袭镂空的晚礼服,开的大大的v子领口,一对半掩着的‘玉兔’随着说话的节奏,一颤一颤的上下跳动。站在旁边的男人,眯着小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厚厚的嘴唇似乎在激烈的抖动着,不时的还伸着舌头,咽一下口水。

    布天看了一眼皮三木,“您说,我们是继续拉家常还是先办正事。”

    提到办正事,皮三木微笑着说道“对了,你不说我还忘记了,你小子说的违禁药品,到底是指这瓶茶水,还是说是我的药有问题。”

    “两者都有,只不过这瓶所谓的茶水更明显一些,您老的这种药里面的那种添加物,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我想,你原来的本意也不是想在药里面加了那种东西吧,也许是有人在完成最后成药的过程中,后加进去的,只是您老不知道罢了。”

    说这话的时候,布天满脸的严肃认真,一字一句,不苟言笑的像极了一位真正的药业界大咖。

    皮三木听到布天的话,紧蹙着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不时的还叹几声气,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见到此情景,布天疑惑了,心想,难道这些事情老头他事先都知道?看刚才那个认真的样子不像是知道啊。难道这里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良久,皮三木才略有悔意的说道“这药我研究快十年了,十年的心血还是没有得到验证。咳,其实我也跟他们老板说过,这种新药还处在试验阶段,不可能通过临床试验,可是他们老板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弄到了临床试验通过证书,我一看,临床都通过了,有心急见到成果,这才答应了他们投放市场。不过,我还是隐隐约约的有些担心那种东西会对一些人有不好的反应,我这才偷偷的过来看看。没成想,怕出事,还真的就出事了,他们竟然给健康人喝那种东西来假冒病人,证明这种药的疗效。好巧不巧的还被你小子砸了场子。这也许就是人家常说的天意吧。”

    布天细细的听着皮三木的话,总有种感觉这老头话里话外有种不舍得的意思。是啊,十年的时间,对于制药人来说这不算是太长的时间,可是对于一个‘风烛残年’老人来说,十年已经不是很短的时间了,谁能确保这十年里老头每个什么‘三长两短’的。

    “师爷,我可以看看你手里的药吗?”

    想了一会儿,布天还是决定帮帮皮三木,怎么说他也是爷爷的师叔,于情于理自己做小辈的也不能袖手旁观,布天不知道这位‘师爷’怎么会给‘青木集团’做药品开发。布天想继续探探虚实,看看这位‘师爷’还是不是小时候哪位善良慈祥的老人了。

    “怎么,你想给老头子我指点一二。”皮三木微笑着说道,紧接着把手里的那瓶药递给了布天。

    “哪敢啊,我就是想帮您参谋参谋,看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样也好快一些解决问题,新药出炉总是要谨慎一些好吗。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布天微笑着说,满脸谦虚真诚的样子,一时间,皮三木对这个‘侄徒孙’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心里在想,这小子一直彬彬有礼的跟我说话,就是不问我为什么给‘青木集团’做事。还要帮我‘解疑答惑’,看来这小子的城府比他爷爷还有过之而不及。

    “是是是,你说的在理,是老头子我过于着急了。那好吧,就让你这位本届的‘药王’来给老头子的药,‘诊断诊断’,也好让老头子我心里有个明白。”

    皮三木略显谦虚的说道。可是说话的口气让布天听着总觉得有些言不由衷的味道。布天微笑着看了看皮三木的脸部表情。老头依然嬉笑着看着布天的动作,脸上‘菊花盛开’像极了等待‘老师’指点学生的表情。

    布天眯着眼睛,闻着手里的药丸,心念一动,眼神不经意的撇了一下旁边的小银灵。

    聪慧的小银灵立刻收到了布天传过来的‘信息’。只见满脸萌乖的小银灵,两只水灵的眸子灵光一闪,死死的盯着‘皮三木’上下来回的‘扫描’。几分钟后,小银灵双眸闪动,眼神一转,嬉笑着点着头,心里暗自说道“原来是这个样子的,这个老家伙原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啊。得赶紧告诉主人,别傻乎乎的还把人家当亲人。”

    小银灵有意无意的撇着皮三木看了几眼,玩味的说道“主人,让我也检验检验这所谓的‘灵丹妙药’吧。”说着小银灵嬉笑着凑到布天身边。

    “哪都有你,总是这么没大没小的,也不向你姐姐对学习学习,看人家多乖。”布天嗔怪的说道。

    “我干嘛要跟她学,我就是我,本性是不能被其以改变的,改变了,主人就不会喜欢二丫头了。”小银灵一边说着,一边眼神闪烁着撇着布天,那个小样子就好像是在故意的‘挑逗’布天。

    皮三木看的是目不转睛,他发现自己活了大半辈子从来也没见过这么灵动可爱的女孩,一刹那间,仿佛被小银灵那小仙女的气质吸引了。丑态百出的盯着小银灵看个不停。

    布天从小银灵的话里已经知道了个大概,冷脸看着眼前的这位‘师爷爷’,突然也没觉得他有小时候那么的慈祥了。三十年没见,三十年前的突然间离开了那间和爷爷赖以相守多年的的制药作坊,布天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也许只有爷爷心里清楚,可眼下爷爷已经回了老家,短时间还不能了解这位‘师爷爷’的内幕,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师爷爷,小子道行还是不到家,仔细检查了一番,还是看不出您的这种药里面到底被加了什么物质。要想进一步检查,除非拿到有关部门详细的检验检验。”

    听到布天说的话,台下的各界大佬们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嘟囔着“到底有没有谱啊,这药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早说,这不是浪费我们时间吗。”

    一些老板一边嚷嚷着,把手里的号码牌狠狠地扔在地上,起身离开了会场。还有几个看着不像是真正的老板模样的人,仍然站在原地没有动窝,几个人目光一直盯着台上的布天。没过一会儿,原本挤满大厅里的各界老板们一转眼走的干干净净,像一阵风吹过似的,不带走一丝一缕,只留下满地的矿泉水瓶和一地的号码牌牌,凌乱的散落在那些座椅的下面。

    此时,皮三木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下面,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这才悻悻地说道“看到了吗,就是这个结果,药品不确定了,老板们连招呼都不打就这么走的干干净净,连个预约的机会都不给你留下。真是金钱为大的年代呀。”

    说完这句话,皮三木无意的向着台下面哪几个没有离开的‘老板们’瞥了一眼,几位‘老板’像是收到了什么讯息似的,其中的三人慢慢的起身离开座位,向着各个出入口走去。

    “那就这样吧,既然大家都走了,那我也要离开了,您要不要到我哪里去坐坐,我让爷爷过来陪陪您。”布天微笑着对皮三木言道。

    “先不用了,改日再去和你爷爷见见,我还是先回去再把这个药重新整理一遍,争取早日投放市场。既然知道你住在本市,什么时候都可以见面。来日方长吧。”皮三木言不由衷的说道。

    “那好吧,那我就回去了,改日我和爷爷再来看您。”布天恭谦的说道。

    说完,布天给皮三木鞠了一躬,微笑着向大门口走去···

    “就这么走了吗,搅了我的发布会,就想这样的离开吗?太容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