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零三章 聆听
    风舞渐渐的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原本一双红色的眸子也变得清澈,看着缓缓走过来的布天,略显羞涩的伸出玉手。布天微笑着正要抓住凤舞的手掌,凤舞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突然发现小银灵还在那里抓着自己爷爷不放,当看到爷爷脖子上渗出来的血珠,凤舞眉头一皱,猛地收回伸出的手臂,怒目瞪着小银灵,一双清澈的眼眸血光一闪,看着布天说道“你站住,先让小银灵放开我爷爷,要不什么也别谈。”

    布天微笑道“好的,你先别冲动,相信我,我不会伤害爷爷的。”

    说完,立刻给小银灵递了一个眼色。小银灵点点头嬉笑着说道“ok!放开就放开,反正也跑不了。”

    小银灵说完这句话,慢慢的松开了抓住凤舞爷爷脖子那只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凤舞爷爷的腰眼上轻轻那么一点,把凤舞爷爷往前一推,自己迅速闪到了一边,看着凤舞嬉笑着说道“小舞姐姐,你看见了吧,我已经放开你爷爷了,你也要乖乖啊。要不然我会替主人打你的屁屁呀!”

    凤舞冷笑一声道“切!打你妹呀!就凭你,我还没放在眼里。”言罢,凤舞神情一动,一朵红色的‘蔷薇花’从手掌中飞出,径直打向餐桌上的装牛奶的杯子···

    ‘砰的一声脆响。’红色的‘蔷薇花’瞬间爆开,纷飞的红色花瓣像极速飞出的‘子弹’似的,击碎了餐桌上所有装牛奶的杯子。轻蔑的笑了笑,凤舞一抬手,一团红色的光晕闪过,餐桌上变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了。

    小银灵瞪着眼睛看着,不可置信的说道“哦麦嘎···这是什么功夫,好厉害呀。不过这不算什么,我也会。”说完,小银灵挥动手臂,凭空画着圈圈,一团团紫红色的光球互相追逐着旋转。小银灵娇喝一声道“天地玄黄,乾坤倒转···变变变!”随着小银灵的娇喝,原本消失的那些牛奶杯子又出现在餐桌上面,还是原来的位置,像是刚刚用完餐一样静静地放在原来的位置。

    小银灵抻着脖子,挑衅着看着凤舞,“嘻嘻,不好意思风舞姐姐,忍不住小露一手,你看这还行吧。”

    凤舞眉头一皱,冷笑一声说道“雕虫小技,障眼法而已。这样就想唬住我,哼哼,你还差的远呢。”说完,一挥手臂,一条紫红色的花藤扫过餐桌,餐桌上又恢复了干净的样子。

    小银灵撅起小嘴,正要再行动作,这时,布天喝道“行了,你们俩玩够了没有,都给我坐下,我有话要说。”

    听到布天发话,小银灵撅着小嘴,很是不服气的乖乖站到一边,瞪着大眼睛,挑衅的看着凤舞···

    两个丫头的斗法,令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布天也没想到,凤舞会变得如此强大,正应了那句话‘事物总在你想不到的时候发生’!安抚好了小银灵,布天来到风舞身边,轻轻地拍着凤舞的肩膀说道“来,先坐下,天哥跟你说说话。”

    凤舞看着布天,紧张的身体渐渐地放松下来,收了怒火的凤舞,样貌慢慢的又恢复原来清纯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要布天细声细语,像是哄孩子似的对她说话,风舞心里就莫名的温暖,纵使再爆炸的心情,瞬间也就‘风轻云淡’了,阳光刹那间就会洒满凤舞的心田。

    布天拉住凤舞的一只手,坐到了沙发上,彼此间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说话聊天,凤舞娇羞着低着头,仿佛刚才剑拔弩张的一切都不是她干的,安静的像个小女人,就那样静静地坐在布天身边···

    布天也突然觉得,自己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着凤舞,想想从开始认识风舞的时候,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关心过她似的。想想第一次看见凤舞的时候,那还是在五年一届的药王大赛的时候,就是那么突然,一位瘦高个老头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找到爷爷面前,说什么把自己的小‘媳妇’给送来了。那时候,布天才知道在自己还没有窥探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时候,自己的亲爷爷就和另外一位爷爷把自己‘许配给了别人’。而那个人就是眼前的--凤舞。

    开始的时候自己还真没拿这件事当回事,可是另一位爷爷,也就是凤舞的爷爷拿出来所谓的‘嫁妆后’,布天动心了,动心可不是因为那个漂亮的小丫头,其实···根本就没正眼瞧过人家。动心是听凤舞爷爷说道‘嫁妆’竟然是几样名贵稀有的药材,对于药痴的自己,这个消息比什么都金贵。可是令布天没想到的是,那个自己都没怎么正眼瞧过的小丫头竟然给自己提出了要求,说什么拿了药往大赛的冠军才能得到那些‘嫁妆’和她自己·····

    想想那时候的凤舞,多么的天真可爱,也是自己太任性,冠军拿到了,‘嫁妆’也拿到了,可就是忽略了那个跟着‘嫁妆’来的人。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凤舞就那样无怨无悔的跟着自己,不求功过,不求得失。可自己却忽略了她心里的感受,想想,在一个女孩子心里,谁会愿意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关心别的女孩不关心自己,凤舞她没有,即使自己和刘睿都已经木已成舟,瓜熟落地,凤舞也依然没哭没闹,就那么安静的呆在自己身边,相伴,相随···

    布天轻轻地抚摸着凤舞的秀发,柔声的说道“是天哥急了些,没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你说清楚,现在天哥要跟你说说,你愿意安静的听着吗?不许着急,也不许在发火了,你的那个样子,天哥看了都怕怕的。”

    ‘一只手一直被布天抓着,手心里的香汗都快要渗出来了,很想抽回来擦擦手心里的汗水,可是又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告诉自己,就让他抓着吧,这样···你不是很幸福吗。’

    风舞低着头,很是羞涩的说道“你说吧,我都听着,我不会再那样子了。我听···哥的!”

    布天微笑着,一把搂住凤舞说道“对吗,这才是天哥的好女···孩!”

    凤舞突然地被布天搂到怀里,身子不由的一紧,下意识的挣吧了两下,就化在布天怀里了。当布天说完最后那句话,凤舞整个人都像是朦胧了,第一次听到布天说自己是他的女孩,凤舞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两年了,眼看着布天身边的女孩一个接一个,而且一个比一个的漂亮,自己心里的那份坚守都快动摇了。当看到后来居上的刘睿,先自己一步得到了布天的‘认可’,自己心里像是打翻了陈年‘调料罐’,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想着,从今以后他不会再关心我多一点了,自己是否还要留在他的身边呢?回来的路上一路都在想这件事,可没想到,事情发生了,他还是那么的在乎自己的感受。这么多年了,自己算是已经了解了他的脾气,没有原为,他是不可能冤枉爷爷的。想想是不是自己太激进了,难道爷爷真的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

    凤舞偎在布天怀里,轻声的说道“天哥,爷爷真的···犯错误了?”

    布天微笑道“那想听我说说吗?”

    凤舞点点头···“嗯。”

    “那好,我要是说了,你可不准乱发脾气。好嘛!那刚才的那个样子虽然漂亮的不要不要的,可天哥看着心里害怕!我要是跟你说爷爷的事,你可要仔细听着,认真的分析,看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要是你认为没有道理,那你再发脾气,到时候填个也不拦着你,行吗?”布天柔声的说道。

    风舞娇羞道“知道了,我不会乱发脾气的。你就会哄人家,既然人家发脾气的时候那么漂亮,那你还怕什么呀。”

    布天坏笑着说道“我怕你打我呀!”

    凤舞一听,俏脸更加的红晕了,嗔怪的说道“行了,就知道哄人家,你快说说爷爷到底干了什么坏事。”

    布天瞥眼看看站在哪里的凤舞爷爷,此时,老头正张着嘴巴好像要说什么似的,可是就是说不出话来。布天知道这是小银灵的杰作。布天不动声色的说道“小舞,你也知道的,咱们还在小竹屋的时候,陆爷爷就捎信让我赶快回来,你知道那是为什么吗?”

    “不是因为病了吗?着急让你回来给他治病的吗?”风舞说道。

    布天摇摇头说道“是病了,可是他老人家可不是自己得的病,而是有人给他得的病。”

    “是爷爷吗?”凤舞皱着眉头说道。

    “开始不是,开始的时候爷爷也是极力的给陆爷爷治病,可是后来爷爷见到了一些人,就是见过这些人之后,爷爷他就变了,变得不再是一个真正的大夫了。”布天苦涩的说道。

    凤舞猛然坐直身体说道“爷爷见过什么人,是不是那些人要爷爷害陆老爷子的。”

    布天点着头说道“我家小舞就是聪明,我还没说你就明白了。就是嘛,你要是早些这样冷静,什么是不都解决了。”

    “你先别打岔,赶紧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凤舞急切地说道。

    布天道“那好,你先坐好,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布天把陆老爷子怎么样出的车祸,前前后后的因果关系,加上回来以后自己查到的,和陆老爷子亲口说的,这些里里外外的事情全都一股脑的告诉了凤舞,凤舞听完张着大嘴,瞪着眼睛看着布天···

    过了好一会儿,凤舞才说道“哥,你说的都是真的,陆老爷子的集团就剩下一个‘云天制药’了,那么庞大的集团怎么会就剩下一家公司了,还有,那个什么···‘青木国际’的是什么来头,怎么听着像是小日本开的公司?”

    布天道“你说的没错,经过这几天的盘查,我发现哪家公司的身后,就是在林子里追踪我们的那些人。我想他们一定是和‘古堡里’的那些人有莫大的关联。所以我怕爷爷被他们利用。你想想,那么歹毒的毒药,爷爷上哪里去弄到。”

    凤舞点点头说道“天哥,我都明白了,你放心,我一定让爷爷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说完,凤舞站起身,慢慢的走向爷爷那里,眼神埋怨的看着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