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血蝇虫蛊
    打情骂俏,逗闹嬉戏,丝许倦意的布天和刘睿两人相拥而眠,静静的夜,甜甜的浓情,布天嘴角上翘着,一滴晶莹顺着眼角滑落。地上,夜已深沉,丝丝的微风撩过,让人感觉微微的凉意,整个庄园静缢如水,但灯火依然通明,不时的有几个身着灰色西装的大汉,来来回回的四处走动。眼睛像鹰一样的注视着山庄的各个角落。

    一夜无话,太阳冉冉升起,当清晨的阳光洒满步云山庄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600缓缓地开进了山庄的大门。车子径直开到了别墅的门口,刚一停稳,一个瘦瘦高高的老头就急不可耐的钻出了车子,大步的向别墅走去。

    大客厅里,几位保姆在四处的忙碌着,客厅的沙发上布天爷爷正坐在那里看着今天的报纸,凤舞在小厨房里忙活着,看样子像是在准备早餐。别墅的大门猛然间打开,那位刚下车的老头径直走到布天爷爷面前坐下···

    “师哥,小天真把陆老头治好了!”凤舞爷爷说道。

    布天爷爷瞥了一眼凤舞的爷爷,“谁跟你说的,小天一晚上都在陆老弟屋里,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呢,要是有消息他会不先告诉我这个爷爷。”

    凤舞爷爷笑笑说道“那可不一定的,小天这孩子蔫注意太大,自己要是不说咱们谁都甭想知道,我回来的是会遇见了小凡,他跟我说的昨天晚上陆老头把他的律师都找来了,小凡还跟我说陆老头把整个‘云天集团’都给了小天,以后小天就是‘云天集团’当家人了。

    布天爷爷坐直身子,狐疑的说道“这是小凡亲口跟你说的?陆老头这是干什么呢。”

    “当然了,我还能说瞎话不成,是个您说,陆老头这是干的什么事啊,他那个‘云团集团’现在都快成一个空壳了,这时候撩给小天,是,小天是神医,可他也不能指着小天帮他救活他的‘云天集团’。给人治病,还得帮他的破公司治病。说句不好听的,他的那个破公司都被他自己的亲儿子整的已经‘病入膏肓了’小天就是在神,也不可能救活它的哪家破公司。”

    “那个不一定,虽然我没做过生意,但是我可以慢慢的学习吗。谁天生什么都会。”布天说这话我笑着从楼上走了下来,小金灵和小银灵一左一右的‘护驾’。

    四目相对,凤舞爷爷看着布天那坚韧的眼神,心里不由得在想,“这小子真的把那死老头子救活了!不会的,这里一定有鬼,那种药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有解药的。难道会是这小子真的弄到了传说的灵药。不会的,这个世界不会再有什么灵药灵物了。这小子一定是在虚张声势。”

    布天从楼梯上往下看着凤舞爷爷,眼前这个老人伪装的十分出色,自己爷爷的师弟,表面上慈眉善目的老人,谁又能会想到他竟然是个野心家,荼毒谋害陆爷爷,控制陆叔叔,想一口吃掉整个‘云天集团’。他到底是谁?

    “你这小子,就能逞强,我问你,你慢慢学习,等你学会了,陆老头的公司早就被那个什么···青木的集团吃掉了。到时候你不怕那老家伙怪你啊,”凤舞爷爷说道。

    “风爷爷说笑了,我这还没开始呢,你就给我泼凉水啊,还有,风爷爷是从哪里知道的、青木国际要吃掉陆爷爷的公司,风爷爷认识他们的人吗?”布天微笑着说道。

    风舞爷爷一愣,暗道“这小子真的把陆老头救活了,这件事只有那个老不死的知道,看来是到了摊牌的时候了。”

    凤舞爷爷心里虽然是这吗想的,看脸上依然挂着微笑说道“我怎么可能认识那些人呢,都是陆不凡那小子每次回来跟陆老头吵架,我偶尔听到了一两句什么青木收购的话,所以我猜想是哪个青木集团要吃掉陆老头的公司。”

    说完很不自然的坐到沙发上,拿起茶壶给把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布天暗笑,“老家伙还敢回来,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今天就让你原型毕露,我可不能把一颗*留在身边。”

    “哦,原来是这样的,可是陆爷爷跟我说,陆叔叔每次回来都是后半夜的时候了,楼上房间隔音要效果那么差吗,他们吵架的时候都能把睡在偏屋的您老给惊动了,就是您老半夜起来上厕所也不可能听到楼上有吵架的声音吧。”

    布天说完,嬉笑着又给凤舞爷爷续了一杯茶水,看着发愣的凤舞爷爷···

    “哦,是这样的,有几次他们爷俩吵架的声音特别的大,房门又没关,我是那时候听到的几句。”凤舞爷爷喝了一口茶水,讪笑着说道。

    “不好,看来回来的不是时候,那老不死的一定是被这小子救活了,要不他不会这么的炸我,先脱身,以后再说,这小子确实不简单,在他面前怎么会有种心虚的感觉。”凤舞爷爷暗忖道。

    布天依然微笑着看着凤舞爷爷,眼神一直盯着他,不离左右。

    这是做早餐的凤舞走了过来,轻轻地捅了一下布天···“天哥,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干嘛总是针对爷爷啊。”

    布天拿眼一瞥,轻声的说道“没事,我就是有一些不明白的问题,想好好的了解一下,有些事爷爷比我知道的还多。”

    凤舞小声的说道“爷爷知道什么事,你不会是怀疑爷爷和陆叔叔是一伙的吧,我跟你保证,爷爷绝对不是那样人,爷爷只是和你一样,专心他的一要工作,不会跟那些满身铜臭的商人混在一起的。”

    布天点点头说道“行了,快做饭去吧,我知道给这么做,就算是爷爷是个坏人,我也不会把你抛下的。”

    凤舞嗔怪的说道“讨厌,谁说我了,说爷爷呢。”说完,风舞转身回到了小厨房。

    这时,布天的爷爷问道“师弟,你不会真的给那些‘唯利是图’药商做事吧。我可跟你说,你可离那些人远点。”

    凤舞爷爷笑笑道“没有师哥,我怎么会给他们做事儿呢。我真是听到陆老头和他儿子吵架的时候,说起的青木集团受收购陆老头公司的事儿。”

    风舞把早饭端到了餐厅,喊了一声说道“爷爷们,吃早饭了,别了些没用的事了。”

    早饭很丰盛,有煎鸡蛋,吐司面包,牛奶和煎好的火腿。小金灵和小银灵喜欢吃甜的,凤舞‘椰蓉果酱’和蜂蜜。六个人围坐在餐桌前默默地吃着早餐,谁都不说话。

    这时,布天看到小银灵往一块面包上抹着‘椰蓉果酱’,忽然想到了陆爷爷中的那种奇毒。不由得看了一眼凤舞爷爷,拿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说道“诶,风爷爷,那什么,您听没听说过有一种叫作‘血蝇虫蛊’的奇毒。这种毒药有没有解药啊。”

    凤舞爷爷正夹着一块火腿往嘴里送,听到布天的话,突然楞了一下,不过马上镇静的说道“‘血蝇虫蛊’?没听说过,是什么毒药,师哥您知道吗。”

    布天爷爷喝了一口牛奶,眉头微蹙着说道“血蝇虫蛊?好像是听说过,好几百年了,早就没有人使用那种东西了,那种东西太过残忍了,我记得在一本叫作‘伤医寒论’的古书上提到过那种东西。”

    凤舞爷爷眼睛一亮,急忙说道“哦,那您就给我们说说呗。”

    布天看着凤舞爷爷那个兴奋的样子,心里不由气到“奶奶个腿的,你倒是会见风使舵,把矛头转给我爷爷了。”

    不爷爷说道“伤医寒论上说到,几千年前,在中原有一个叫作‘夏’小国家,老国王年迈,膝下就两个儿子,大儿子‘穷兵黩武’好恶斗狠。经常和周边的小国家兵戎相见,不时的惹起争端。老国王不想把国家交到她的手里。小儿子聪明好学,对待百姓如同父母兄弟,可是自幼体弱多病,老国王时刻担心要是自己把王位传给小儿子,那大儿子一定会篡权夺位。后来,老国王还是把王位传给了小儿子。没过多久老国王升天驾崩了,小儿子知道一旦父亲不在了,哥哥立刻会把自己赶下王位的。小儿子就先把哥哥请到王宫里,让哥哥坐到王椅上,自己跪在下面给哥哥磕头,哀求着哥哥让自己做三个月的国王,好好的玩玩,三个月一到立刻霸王为禅让给哥哥。”

    布爷爷喝了有口牛奶接着说道“那个哥哥一听,满心欢喜,自己还没动武,这个草包弟弟就自己把王位让出来了。听完弟弟的话,哥哥大笑着应允。弟弟有摆上国宴,宴请哥哥,弟弟还找来了全国最美的女孩给哥哥跳舞助兴。席间,一位美丽的女孩一般挑这美丽的舞蹈,一边给哥哥敬酒,哥哥得意忘形,喝得酩酊大醉,这时,给哥哥敬酒的女孩搂着哥哥给哥哥喝酒,趁哥哥不注意,轻轻地在他的后脖梗子上一划,一到细细的血线就出现在哥哥的后脖颈子上了。”

    这时,宫女们把所有的宫灯吹灭,王宫里立刻就暗了下来,哥哥一看,还以为弟弟要加害于他,刚要发作,这时,那些跳舞的女孩像是飞了起来一样,手臂一挥动,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围着跳舞的女孩们飞舞,那个给哥哥敬酒的女孩手臂向着哥哥一挥动,所有的萤火虫都飞向哥哥,不停地围着哥哥翩翩起舞。也就在这时候有那么几只闪着红色微光的萤火虫悄悄地飞到了哥哥的脖子后面。

    没过多久,哥哥就病了,百药无医,弟弟好心的把哥哥请到王宫里,说是不忍心看着哥哥离去,就算老天要哥哥去伺候老国王,做弟弟也要陪着哥哥走完最后一程。

    哥哥最后还是死了,也就在下葬的头天晚上弟弟和那个给哥哥敬酒的美丽女孩,从哥哥的脑袋里挖出了一些白色的小虫子,那些白色的小虫子后来要了周边许多小国家国王的命,弟弟这个国王做的更加稳固了,国土面积比老国王在位时大了不止三倍,那个给哥哥敬酒的女孩也当上了王后。

    “那些红色的萤火虫就是‘血蝇虫蛊’的成虫,弟弟从哥哥脑袋里挖走的白色小虫子就是‘血蝇虫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