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战*狼
    吃着香气四溢的烤野猪肉,聊着开心的话题,笑容洋溢在女孩们开心的脸上,正当大家沉浸在温暖的气氛当中,突然小银灵警觉的站了起来,看着身后的灌木丛大喊道“主人,后面有狼!”

    小银灵这么一喊,众人慌忙站起身来看着身后的灌木丛。

    在盈盈篝火的照亮下,十几只灰色毛皮的‘丛林狼’呲着獠牙,眼睛放射着绿光,在灌木丛里转悠着,脚步徘徊着盯着众人。一只眼角上有一条长长疤痕的‘公狼’,呲着獠牙,低吼着,试探着向前运动,十几只‘同伴’也即随其后。

    布天悄悄地摸出短小的‘青灵剑’,轻声的说道“李倩,刘睿,朵儿、凤舞,你们几个站在篝火旁,不要离开篝火一米远的距离。刚子,保护好她们几个。丫头,小银灵,你俩跟我一起对付狼群,我先解决这只脸上有疤的家伙。”

    布天近前几步,右手垂握着‘青灵小剑’,微微的蹲着马步,左手冲着那只‘公狼’调皮的勾勾手指,玩味的说道“过来呀,哥们!小爷刚吃完‘猪肉’你有急火火的送上门来了,来呀,小爷等着你!”

    那只脸上有疤痕的‘公狼’呲着獠牙,绿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布天,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身后的十几只灰狼围着那只公狼,呈扇形徐徐的围了上来,有几只盯着篝火旁的女孩们围了上去。

    布天细细的观察,发现这十几只‘丛林狼’有点不对。毛皮颜色,个头大小都和丛林狼一样,就是眼睛不太一样。按理说,只要是在有光的条件下,狼的眼睛才能发出绿光,可是这只‘头狼’背对着篝火,光源照不到这只‘头狼’眼睛,可为什么也冒着绿光!再看,这只‘头狼’好像总是在和自己打转转,就是不主动攻击,布天似乎发现,这只‘头狼’好像在逗着自己,一步一步的离开篝火燃烧的区域。离能及时保护女孩们越来越远的距离。布天感觉不对头,这只‘头狼’有智商!

    “丫头,看看这只‘疤脸狼’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布天道,

    小金灵正盯着像篝火旁逼近的几只灰狼。听到布天的话,急忙仔细观察着那只‘疤脸狼’。小金灵看了‘疤脸狼’的眼睛一下,一道细微的绿光,夹杂着一丝的血红,反射到小金灵的脑海···

    “变异!”

    这两个字瞬间出现在小金灵的脑海。

    “主人,这只‘头狼’不简单,不像是普通的丛林狼,可能是吃了什么阴邪的东西,已经变异了,它的智商很高,几乎有···十岁小童的智商了,而且我感觉它似乎能看出你的动作。要小心了主人,这只‘头狼’不简单。”小金灵严肃的说道。

    布天一惊,“阴邪之物?难不成这只‘疤脸狼’吃了鬼魅了!那又能怎样,小爷照样推到···啊呸,不是,小爷照样放倒!管你吃了什么东西。”

    “你再观察一下其他的那些丛林狼,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布天道。”

    这时,小银灵说道“主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些灰狼,就是盯着您的那只,脸上有疤的,来过几次‘仙人冢’地宫。那时我十分弱小,还不敢和它们对持,只能远远的躲着,就是那只脸上有疤的,好像下去过地宫。”

    布天一惊,“什么,你是说这些家伙都去过、仙人冢地宫!”

    小银灵急忙摇摇头说道“不是,就那只脸上有疤的下过地宫,其余的几只都在我的那间‘藏宝室’转悠。”

    小金灵说道“主人,要是像小银灵所说的,我估计,这只疤脸狼很有可能是喝了血池里的水。这只疤脸狼下去地宫时间也正好是阴历十五,那时候‘血池’里不是地下水,而是一池子的阴血。狼见了鲜血就会很亢奋的。所以这只疤脸狼就是那时候变异的,”

    布天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好吧,就让我先对付这只‘变异狼’。你俩尽快解决其它的那些,不能让它们上了你们的几位姐姐,另外,也要保护好刚子。”

    小金灵和小银灵点点头说道“是,主人!”

    疤脸狼似乎听懂了布天和两位仙宠的对话,眼睛里绿光一闪,突然,猛地高高跃起,冲着布天就咬了上来。

    布天眼睛一瞥,嬉笑道“奶奶个腿的,还挺有样的,上来就是个凌空跳跃。我看你这家伙就是茅坑里点灯---找屎!”

    疤脸狼像是听明白了布天的话,瞪着绿色的眼睛,呲着尖尖的獠牙向布天冲了上来。疤脸狼竟然以刁钻的角度,斜刺着向布天的腰间冲了上来。

    “哟呵,战略经验还挺足,不过还是差点。”布天玩味的说道,忙里偷闲的捻出一支寸长的金针···

    金光一闪,三寸长的金针,滑过一条长长的金丝,闪电般的刺出。只见疤脸狼的前肢金色的光点一亮,三寸长的金针瞬间刺进了疤脸狼的脚底‘涌泉穴’。正在半空中的疤脸狼身子一歪,倒栽葱似的摔了下来。

    布天哈哈大笑着,迅速的上前,手起剑落,正要劈了疤脸狼的时候,疤脸狼就地一滚,冲着布天喷出一口腥臭的黑血。

    布天顺势一歪,躲过疤脸狼的正面攻击,可还是有一些腥臭的黑血粘到了衣角。一股难闻的焦糊味道,从布天的衣角冒了出。

    “奶奶个腿的,这是强硫酸吗,这么厉害!看来还得把你的这张臭嘴封起来才行!”布天暗道。

    手指一念,又一支细细的金针出现在两指之间,随手一撇,又是一条细细的金线射出···

    疤脸狼看到又是一条金丝向自己射来,瘸着一条前腿,就地一滚,想躲过布天的金针刺穴。可是疤脸狼没想到布天的金针会拐弯,正在地上打滚的疤脸狼突然面部一紧,一支细小的金针在疤脸头狼的眉心处一闪,疤脸头狼,刺着牙收不回舌头了。“嗷呜···”

    疤脸头狼一声凄惨的嚎叫。正在和小金灵他们围斗的十几只丛林狼也回应着嚎叫一声,突然地放弃了小金灵她们,迅速的向着布天这边冲来。冲在最前门的一只花斑丛林狼和一只黄褐色丛林狼迅速分开,一左一右的向布天冲了过来。

    布天握紧青灵短剑,就地一滚,剑锋一杨,寒光闪过,花斑丛林狼的两只前肢没了踪影。花斑丛林狼一声惨嚎,一头栽倒在地,抽搐着,呲着獠牙。布天手起剑落,一片血雾喷洒,一只狼头飞到了空中···

    紧接着布天手掌一翻,又是一道金色光线,拖曳着飞进黄褐色丛林狼的眼睛···

    “嗷呜···”

    由于眼睛突然受伤,黄褐色的丛林狼一下子失去了目标,一头撞在了树桩上,只听,‘喀嚓一声闷响’,红的白的撒了一地。那只黄褐色的丛林狼趴在那里不动了。

    布天赶紧上前,一剑分了狼身。黄褐色丛林狼的肠子从半截的身体里流了出来,三只小狼崽也血糊糊的流了出来···“呃!”布天一阵干呕。

    ‘趁你病要你命,狭路相逢勇者胜。’不留给敌人一丝的喘息机会!这是布天从小影受伤一来,悟出的心得。

    管他是人,还是畜生!先杀了再说。

    疤脸头狼见两员大将已身死命陨,低吼一声,猛地高高跃起,张开獠牙,向布天冲了上来。

    “咦,这是怎么搞的,我的金针刺穴对他不管用?”布天暗道。

    眼看着疤脸头狼渐渐靠近,布天眼睛一眯,手指轻轻一捻,一只五寸长的粗大金针出现在布天的手指中间···

    正准备给疤脸头狼致命一击的布天,突然发现疤脸头狼,冲向自己的方向一变,瞬间拐到了右边篝火的方向,双眼喷着绿光向朵儿扑去···

    “不好!这家伙要柿子捡软的捏,要欺负小女孩了,找死!”

    布天双脚猛地一蹬地面,紧忙冲了上去,右手的金针随即甩了出去···

    朵儿惊慌失措的站在离篝火不远的土堆上,刚子挡在朵儿面前保护者,不是的挥舞着*击退狼群。没有留意身后,危险正一步一步逼近。

    这时,那只疤脸头狼被布天的金针打中,不由得一滞,惨叫一声,前冲的速度慢了些许。

    朵儿回头一看,一只长相凶恶的丛林狼从身后的方向冲了上来、朵儿吓得面如土色,不由得拽了拽身边的刚子;

    “狼···狼···狼从后面过来了。”朵儿惊呼道。

    刚子一刀砍死了一只冲到面前的小狼,猛地回头看去,只见一只长相凶恶,个头很大的狼向他们冲了过来。

    刚子握紧手里的*说道“不怕,有我在,它们伤不了你的!”

    朵儿一听,小脸一扭说道“谁说我怕了,没看见天哥哥在后面追着那头狼吗,管好你自己吧。我才不怕呢?”

    说完还不时的拍着小胸脯,忽然好想摸到了什么。“呀!看我这个猪脑子,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朵儿从怀里摸出来一支小小的竹笛,嘻笑着说道“这会儿谁都用不着怕那些狼了,我一会儿就会让它们老实。”

    悠扬的笛子声音,忽高忽低的响了起来···奇迹出现了,正在围攻女孩们的狼群突然地呆若木鸡似的,一个个泛着迷糊趴在原地不动了,有的还开始打着瞌睡。果然,朵儿的笛声起作用了。又过了一会儿,狼群都开始呼呼大睡了,紧张的心情瞬间放松了下来。

    朵儿微笑着向大家点着头,刘睿竖起大拇指冲着朵儿···

    朵儿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杰作,不经意的向身后瞥了一眼,立刻吓得花容失色。那只疤脸头狼竟然不受朵儿的笛音控制,一步一步的向着朵儿和刚子靠近。疤脸头狼的速度有些缓慢,显然,朵儿的笛音对他还是有一丝的影响,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受到笛音的全部控制。眼见那头狼越来越近,朵儿慌忙改变笛音,吹出另一种忽急忽慢的音调。

    笛音一起,疤脸头狼明显目光暗淡,前进的脚步一滞,稍微的停滞不前一下,脑袋急甩一下,眼睛绿光一闪,立刻像是清醒了许多,又低吼着向朵儿冲来。

    朵儿有些慌了,眼见着不管怎样变换笛音,那只狼就是不受任何控制一样。朵儿看着狼身后跑来的布天,不由得大叫着哭了起来···

    “哇···天哥哥,快来救救我啊,朵儿好不想死!哇···”

    布天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的金针明明是刺入到那只疤脸头狼的尾巴后面,可是金针为什么没有从疤脸头狼的嘴巴里面飞出来,难道那只狼的身上有迟滞金针物体!

    布天来不及多想,眼见疤脸头狼离朵儿越来越近,忽然想到自己是有超能力的,布天急忙下蹲,猛的向前一跳,身体像离弦的箭似的,冲到了高空,又大头朝下的栽了下来,位置正对着那只疤脸头狼。

    “啊···救命啊!”

    布天大叫着往下掉。疤脸头狼本来的目标是朵儿,一听头顶上悠然喊叫,一抬头看,见正是给自己‘扎针儿’哪位。疤脸头狼双眼冒着绿光,张开大嘴,等着布天自己掉到嘴里。

    布天一看,“奶奶个腿的,这是等着吃我呀!好,我看看你这畜生的牙口硬不硬!”

    布天调好下坠的姿势,‘青灵小剑’藏于手腕后面,装着很惊慌的样子往下掉落。疤脸头狼好像露出了微笑,添着猩红的舌头看着布天···

    ···十米···五米···两米···一米。

    青灵小剑炫舞着银色的剑花,瞬间洒下一片‘血色的梅花’,一支通体闪烁着金光的物体。光速的飞到了布天手里。半截动物的脑袋,飞向了半空中,布天手掌撑地,凌空一翻,稳稳地站到了地面,手里多了一样红色的物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