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黑木箱子
    布天见那件变成水蓝色的‘嗤罗煞衣’自主选择了凤舞,开微笑的说道“咦,这原来是你的呀,那你可得收好了,以后别再弄丢了,说完也就没再当回事了。谁知道小金灵突然提醒布天道公说过不可以留着那件‘嗤罗煞衣。’这时候,凤舞期盼的眼神看着了布天···

    “怎么,你想留着它?”布天说道。

    凤舞摸索着身上的‘嗤罗煞衣’···“这个颜色是我喜欢的,既然现在它已经除去了魔性,不如就留着吧。”凤舞恳求的说道。

    “不可以,万一有一天你驾驭不了它,你就会被他所控制,到那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小金灵突然严肃的说道。

    布天看看凤舞,“这件东西可不是普通的一件衣服,它可是‘瘟君’的法衣。要是有一天,像小金灵说的,你控制不了它了,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我看还是毁掉吧。你要是喜欢这种颜色的衣服,回去后我给你买上一百件,还不行!”

    凤舞听布天要给自己买上一百件衣服,心里说不出的激动,自从爷爷把自己带到东海市,来找那个自小就定了亲得男生,这还是那个男生第一次主动说要给自己买衣服,还要买一百件。凤舞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这个大男孩还是关心自己的。

    “那好吧,你可说话算话,不许反悔,姐姐妹妹们可都听见了啊,都能为我作证,到时候你要是赖帐···我就和姐姐妹妹们一块收拾你。”凤舞娇羞地说道。

    “哈哈,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不会和你赖账的,我说话都是算数的。回去后就给你买!”布天笑着说道。

    凤舞含羞的解下了身上的斗篷,微笑着递给了布天,布天刚要伸手去接,突然一声巨响,吓得大家慌忙的蹲下,一阵水雾过后,原本悬浮在半空中的石棺重重的跌落在水池里。石棺上面的棺盖已经碎成两半,一副森森白骨散落着躺在石棺里。阴森森的样子。

    “奶奶个腿的,吓死老子了,还以为要塌方了原来是这个鬼东西。”布天急忙受其嗤罗煞衣说道。

    石棺里隐约的有蓝色的光点在闪烁,约隐约现的样子。

    小金灵慢慢的走到石棺面前,眼睛看着石棺里的白骨···

    “主人,您快看,这根骨头是蓝颜色的,太奇怪了!”小金灵说。

    布天走到石棺面前,看着小金灵说的哪根骨头。“咦,就是呀,这根白骨怎么会是蓝颜色的,难道这阴鬼堂的堂主生前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中毒了!”

    小金灵一听,白了一眼布天说道“主人,你傻了,中毒的骨头是黑颜色的,不是蓝颜色的。”

    布天瞥了小金灵一眼,“我知道,我是说可能是吃了很特别的毒药,不是那种一吃就死的剧毒。”

    小金灵笑眯眯的说道“主人,石棺里的骨骸原来可是个女的,不会随便吃你说的那些特别的毒药,吃了也没有用的。”

    “哦。这石棺里的骨骸···是个女性!不是男的吗?”布天明知故问的说道。

    小金灵嗔怪道“主人就能明知故问。要说是这具骨骸生前吃了什么不干净的,倒不如说是吃了什么天才地宝的灵药,这具骨骸原主没有能力全部炼化灵药的灵力,灵药的灵力就全部渗入骨骼。”

    听了小金灵的话,布天拿起了那颗骨头,仔细的看着,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是有一股‘冰蚕’的味道,拿到这死家伙生前吃了不少的冰蚕?”布天狐疑的说道。

    “冰蚕!主人,冰蚕可是‘五线金蛛’最喜欢吃的食物了”小金灵嘻笑着说道。

    “五线金蛛!”

    布天忽然想到,道公留给自己的神秘药方上面就有‘五线金蛛’,难不成冥冥之中天意安排,让我发现这块骨头是为了找寻‘五线金蛛’用的。布天把蓝色骨头拿给小金灵···“留着,兴许以后用得上。”

    小金灵错愕的说道“留着它干什么,这里面是过度灵草的药力,我们用不上的!”

    一直没说话的小银灵顽皮的说道“这东西我们是用不上,可是兴许以后我们就能用得上,主人让留着你就收好的了,哪那么多的废话,还敢和主人顶嘴。”

    小金灵一愣,又狠狠的瞥了小银灵一眼,“要你管,哼!”

    小金灵在和小银灵斗嘴,朵儿拉着刘睿李倩和凤舞在到处的搜寻宝贝,刚子则跟在布天身后无所事事的样子,布天又仔细的观察了一遍地宫各处,确实也没在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布天正准备招呼大家离开的时候,朵儿那边大呼小叫的喊道“天哥哥,我找到宝物了,你快来看看啊。”

    大家闻声向着朵儿那边走去···

    只见朵儿抱着一个黑色的木箱子,很是笨重的样子向布天走了过来···

    “快快快,这里面一定有宝物,要不不会这么重的要死。”朵儿涨红着脸说道。

    “你先把箱子放下,我才能看啊。”布天瞥眼朵儿说道。

    朵儿慢慢的放下黑色的箱子,喘着出气说道“这里面一定有好多金子,宝石。要不不会这样的重,不信天哥哥你就现在打开看看。”

    布天观察了一下黑色的木箱子,发现箱子上面刻满了一种食人‘蝙蝠’的图案,箱子好像是一个整体时的没找不到开启的入口,只有在箱子两边有一个金属把手,把手的质地像是某种金属,发出昏暗的黑光。

    布天颠了颠木箱子,确实很重,重量很想是装了一箱金子的样子,不过,令布天不解的是,箱子的重量好像有意无意的偏向右面,而一旦把箱子倾斜到左面的时候,箱子的重量点又会移到箱子的右下角。不管怎样异动,翻转箱子,其重量点都会在右边。

    “你还在那里看着干什么,赶紧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宝物,我都等不及了。”朵儿跳着脚说道。

    布天瞥了一眼朵儿说道“我不正在找这吗,着脸把锁都没有我怎么知道怎么打开,我不得眼看看吗。急个屁呀你,所不定这里不是什么你要的宝物,很可能是吓人的东西,你要不要急着打看看看。”

    朵儿点点头说道“我不怕,我要看,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这里一定是宝物,”

    布天摇摇头,没在理会朵儿,继续棺材研究者黑木箱子···

    布天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急忙把黑木箱子竖了起来。总是偏向右边的重量那头,布天把它朝上面,轻的那头放在了下面。过了一会儿,忽然好想听到箱子里有什么东西滚动的声音在响,就好像是弹珠滑过的声音。

    只听,啪的一声响,黑木箱子最重的那一头竟然打开了。一只张着嘴的蝙蝠咬住了箱子上面的卷缩的一只蝙蝠···

    布天急忙放平箱子,沿着那只蝙蝠用力一拉,箱子右面开启了一条缝隙,布天不敢贸然打开,在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最好还是小心一下比较好。不甜抬头看着大家···

    “商量一个事儿呗,能不能先躲开一会儿,要是这里面有什么暗器,毒气之类的,我们这样围着说不定马上就‘哏屁着凉了’大家还是先往后靠靠,我不吃独食!”布天玩味的给几位女孩说道。

    大家都退到了布天身后,布天掏出小金灵上次给他杀蛟兽的那把小剑,轻轻地波动黑木箱子的金属把手,金属把手的那面突然弹开,漏出了箱子里面的结构,黑木箱子分上下三层,每一层都是个独立的小空间,就像一个个的小抽屉,布天用刀尖轻轻地拉开了上面第一层的小抽屉···

    果然如朵儿所想,上面第一城的小抽屉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十二个‘红玛瑙’雕刻的玉簪,每个玉簪的顶部都雕刻着一只动物。布天看了一下,原来是十二生肖。布天觉得有些好玩儿,就随手拿起了一个雕刻着老虎的玉簪。

    “这是什么?”

    布天发现,在玉簪的上面好像刻着一些小字,字体好像是小篆···

    ‘阴鬼堂三舵舵主令,舵主,虎寅。’

    布天又拿起了一支刻着龙头的玉簪。上面一样的刻着几个小字--‘阴鬼堂五舵舵主令,舵主,辰龙!’

    布天有些明白了,这十二个玉簪代表着六百年前那个盛极一时的阴鬼堂,十二个分舵,也就是说,阴鬼堂统领有十二个小组织。布天把玉簪放了回去。又小心翼翼的拉开了第二个小抽屉···

    第二个小抽屉里面竟然放着一个十几厘米宽的、玉诀。玉诀筒体雪白呈长方形,同样在玉诀的表面也可这几行个小字和一副不知名的山水图画。

    小字也是小篆刻制,上面写着···

    ‘十几年颠沛流离,受尽了人间冷暖,不管汝在娇媚,在倾城,始终是男人掌上之玩物。汝渐已色衰,汝应当另行他路。幸上天垂青,偶的一至宝法衣。令汝天镜打开···’

    布天仔细看了一遍玉诀上的字迹,大概知道了上面所说的意思。让布天没想到的是这位‘阴鬼堂’堂主竟然也是个苦命的人,只是‘因哀生恨’侮辱魔道,干出了一番人神共愤的错事,时候还不知悔改,还想着重生另图霸业。

    布天忽然想到了那十二个玉簪,难不成这阴鬼堂所有的头,都是美娇娘!“奶奶个腿的”可惜了这些美娟如花的女孩子了,咳!自古每人多薄命啊!

    布天摇摇头,放回玉诀,又轻轻的拉开了第三个小抽屉···

    一道耀眼的绿光闪过,第三个小抽屉一拉开,布天瞬间愣住了,“这是···‘乾坤阴阳令!’”

    ······

    第三个小抽屉一打开,布天瞬间定住了。

    小抽屉里竟然排放着一枚‘乾坤阴阳令’!令牌除了颜色和自己的不一样,其他的地方都是一模一样,不差毫厘。布天脑袋凌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金灵似乎看出了布天的不妥,轻轻地走上前说道“主人,出什么事了吗?”

    布天没有回应,眼睛始终盯着那枚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令牌发呆···

    小金灵上前一看,不由得惊呼道“乾坤阴阳令阴令!”

    “嗯?什么!什么是···阴令!”布天猛然惊醒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