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女儿身
    凤舞拿出几包药粉,相继撒到族长熬的药里面。又用棍子搅了一搅,对‘乞儿’说道“姑娘,把衣服都脱了,到缸里来,我要给你治伤。”

    ‘乞儿’一惊,错愕的说道“你知道我是女孩?什么时候发现的?”

    凤舞笑道“不是我发现的,是我哥哥先发现的,他一看你的伤,就知道你是女儿身,而且也不是耳朵不好,你的秘密只有你自己知道,你不说,我们也不会问的。我这是按照哥哥的要求给你疗伤罢了。”

    “他一早就看出来我是···女孩子?”“乞儿”狐疑的问道。

    朵儿好像看出了‘乞儿’的羞涩,特别是在布天使坏的那一瞬间,‘乞儿’的脸上明显爬满红晕,那是少女怀春的信号。

    “唉,我说那个谁,你还是快点把衣服脱了,好让我小舞姐快些治好你,完了,爱哪儿哪儿哪儿。我们时间很宝贵的。”

    朵儿一边给药缸下添着柴火,一边没好声音的说道。

    ‘乞儿’看这朵儿不是很友好的面容,狐疑的又看了看凤舞···

    “没事,他就是那样的,不用理她,来,先把衣服都脱了,这样药汁才能从分的溶解在受伤的部位。”凤舞一边帮着‘乞儿’宽衣一边柔声的说道。

    “您是让我下到这缸里面那?”‘乞儿’狐疑的问道。

    凤舞笑了笑说道“对呀,那我让你脱衣服干嘛,我又不是男的!”

    ‘乞儿’瞪大眼睛红着脸说道“可是···可是那里还在···烧着火呢!难不成你们要把我给煮了,世上还有这种医病的疗法吗?”

    朵儿没好气的说道“那怎么那么多的毛病,你才知道多少,世上医病的方法多如牛毛,这只是其中的一例罢了。你要不要医?不医赶紧说,我们可没时间再跟你这玩儿,忙着呢。”

    凤舞瞥了一眼朵儿,“好了妹妹,别再说了,待会儿让天哥听到又该说我们了,到想在还没开始给病人治疗,没事的,我来解释给乞儿姑娘听。”

    说完,凤舞告诉乞儿道“乞儿姑娘,你不用怕的,这也不是给你怎么着了,这是一种‘蒸熏疗法’。就是用加热的药汁通过人体的毛孔吸收,从而达到治病的方法。你也不用担心,药汁加热到一定的温度就不在烧了,也不是像你说的要把你煮了什么的,你大可放心下去,出了事我负全责。”

    乞儿一听凤舞解释给她听,才半信半疑的脱到身上的衣服,又用手小心的试了试水温,才迈开修长的一双玉腿,进了药缸。俏脸羞红的四下张望一会儿,发现确实没什么外人,就只有他们几个女孩在这里,这才缓缓地坐到药缸里面。

    “烫不烫,要是很烫了你就言语一声,我好让妹妹停止加火。”凤舞微笑着问道。

    “嗯,还行,不是很烫。”乞儿柔声道。

    凤舞点点头,从旁边拿过来一个中间有脑袋大小的圆孔的‘盖子’。给乞儿盖住身体,只把脑袋漏了出来。身体完全被遮住,不留一丝缝隙。

    “好了,朵儿妹妹,不用再加火了,要不乞儿姑娘还真以为咱们要把她给煮了似的。”凤舞玩笑地说道。

    没过一会儿,乞儿的头顶上徐徐的升起了丝丝的白色雾气,秀气的脸蛋儿更加的红润了动人了。仔细看去确实是一个美人胚子。不像刚开始那样的,男孩不像男孩,女孩不像女孩,现在看来更有女人味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凤舞问道。

    乞儿忽闪着灵动的大眼说道“还好,就是···感觉身上痒痒的,特别是受伤的地方。还有就是···就是···”

    凤舞微笑着说道“我知道的,你不用害羞的,我哥哥又不在这里。一会儿等我哥来了,给你施一针你就没事了,还会像原来一样的健康。”

    乞儿一听布天还要过来,紧张的就要站起来···

    “你干什么,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动,要不然就前功尽弃了。”凤舞急忙按住乞儿说道。

    “你不是说···他还要过来吗,那我这个样子,要是让他看见多难为情啊!”乞儿支支吾吾的说道。

    这时,朵儿没好气的说道“你想的美,还想光着身子给我哥看,我哥才不稀得看你呢,这不是还包着吗,看个屁呀看,自诩花香的。”

    乞儿红着脸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朵儿的话伤着了她,反正是不高兴了。

    ······

    小屋里。程三杀猪般的叫着,因为布天封住了他的穴道,所以不能动的程三叫的他别夸张,又像猪叫,又像受伤的狼再叫,总之就是没个人动静,

    “嗷呜···啊。啊,先生饶命啊,都是我嘴臭,不该说先生的坏话,您手下留情啊。”程三嚎叫着说道。

    “屁话!我这是在救你的命,又不是在要你的命,叫个屁呀,再叫我就让你们族长大人把你的嘴堵上,老实点,别乱动。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再乱动毒血回血了,神仙也就不劳你了。”布天一边给程三的屁股放血,一边严厉地说道。

    程三不再乱动了,只是嘴里依旧哼哼唧唧的叫着···‘啊···哈哈,哟···呼呼,哎呀!’

    足足在程三那家伙的屁屁上放出来三小碗毒血,这才开始流出来新鲜的血液,布天又给他施了一针,这才完事儿。

    “好了,起来吧,活动活动一下,看看那里还不舒服,我再继续。”布天玩味的说道。

    一听这话,程三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没事了,好了,全好了,哪儿都不疼了,谢谢先生,先生真是神医。”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到院子里还喊道“族长唉,我去帮忙给先生做好吃的去了,没什么事别找我了。”

    族长笑道“这小子,这是被先生您给吓得。”

    布天也笑了笑,继而说道“族长,劳烦您去通知一下,让其他的那些受伤的人先不要吃东西,要方便的尽快去方便,等会儿程刚把大缸都拿来了我就给他们一起治疗。”

    族长错愕的说道“一起?可是没有那么多的草药啊,现采都来不及。”

    布天微笑着说道“无妨,我问您,您手上有多少活血化瘀的药草。”

    族长疑惑地说道“大概···有十几种吧,不过,量是不多了,每种那也就不到十几斤的样子,”

    布天一听,哈哈大笑道“足够了,怕还用不完呢。这样,您每种药草给我包上一钱,十几种药就是一两吧,先给我包上五十包先用这,要是不够再说。”

    “啊,这么少,泡茶都不够,哪管什么用啊。”族长狐疑的说道。

    ······

    前院,药缸里的‘女孩’越发的美丽动人,袅袅的雾气纠缠着长长的乌发,披洒在润滑而洁白的香肩上,水滴点点。

    女孩微微的闭着眼睛,仿佛正沉浸在忘我的空灵当中,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传到了耳边···

    “哟呵,都‘煮’上了,看样子时间也差不多了,该是‘揭锅’时候了。”布天笑侃的说道。

    朵儿顽皮的说道“好了,早就熟了,就等着天哥哥把她吃了!”

    布天微笑着嗔怪“去,你当时炖肉呢。我开玩笑的你不知道啊!”

    朵儿翻着白眼说道“没听出来、”

    布天嗔怒的瞪了朵儿一眼,笑着问道“小舞,多长时间了?”

    谁知道从来不开玩笑的凤舞,突然心情大好的也有样学样的说道“哦,才不多了吧,就像朵儿妹妹说的一样,就等您来人家来···品尝了。”

    布天先是一愣,接着坏笑道“好啊,你也跟着这小丫头学坏了,那我先品尝一下你。”

    说完,张牙舞抓的向凤舞扑来···一边跑着,一边喊道“大灰狼来吃小白兔啦,站着不要跑···”

    凤舞开心的大笑着,围着朵儿转圈,嘴里喊着“妹妹救命,大灰狼来了。”

    朵儿有模有样的从当保镖,也张牙舞抓的冲着布天呲牙咧嘴,玩得不亦乐乎。

    忽然,一声轻轻的抽泣声音传了。药缸里的乞儿姑娘泪眼婆娑的抽泣着,不知道为什么在哪里哭泣。

    凤舞发现了乞儿的不妥,紧忙站住了身体,布天趁机一下抱住了她···

    “哈哈,终于抓住了,我要吃你了。嗷呜···”

    啪的一声···

    朵儿给了布天一个响亮的‘暴栗’。

    “啊···打我干嘛?是不是想让我先吃你呀!”布天人畜无害的笑道。

    突然发现两个女孩的目光都在看着药缸哪里,布天这才看见有个‘女孩’不高兴了。

    布天坏笑着走到乞儿面前···

    “干嘛,这就生气了,那好吧,我就先吃你吧!”布天张着大嘴慢慢的凑近乞儿的粉脸···

    ‘啪···’又是一个响亮的···啊,这次不是‘暴栗’而是嘴巴!

    “你还是不是医生啊,把人家撂在这里···一个人只顾着玩乐,太不像话了。”乞儿红着脸嗔怒的说道。

    布天一愣,看了看凤舞朵儿;两人对他耸耸肩,表示‘我们也没有办法,你自己看着办吧!’

    布天囧道“是我的不对,还请姑娘原谅,在下现在就给姑娘施针治疗,一会儿您就没事了。”

    说完,手指一念,一支细小的金针出现在两指之间,金色微光一闪动,金针刺入乞儿颈部的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