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乞儿
    程三杀猪般的嚎叫,布天眼都不撇一下,十多只三寸长的金针插满了程三的屁屁,就像一个蜷缩着的刺猬,布天又些奇怪,这个程三身上哪儿都好好的,完全没有一点伤,就屁股上先是在衙门里受过棒刑似的,血糊刺啦的没一块好的地方,有些地方甚至出血结疤,看来这小子一定是撅着屁股让人家打的。

    “你趴着别动,不把你屁股上的毒血润活,毒素排不出来你的这大白皮皮就废了,到时候就得用小刀把那些坏肉全部割掉,到那时候你就没有屁屁了,老实儿待会儿,一会儿就好了。”布天调侃程三说道。

    交代好了程三,布天看了一眼族长大人,询问的眼神瞥了一眼靠在最里面的那张床上的一个瘦弱男子···

    族长会意,急忙解释道“他叫‘乞儿’,也没个名字,十多年前要饭来到我们村,当时都饿的不成人样了,那可是真真儿的‘皮包骨头’。我们看他可怜,就留他在村里了,这小子倒也勤快,还有一身好功夫,就是耳朵不好,跟他说话你的走到他跟前,要不他是听不到的。小伙子心眼不错,自从把他留了下来,她就特别的勤快干活,秋天收粮食,冬天上山打猎,属他最卖力,每次他捕获的猎物也最多。人特别的机灵。这次上山和那些人理论,他也是冲到最前面。要不是耳朵不好,也不至于受伤,这小子完全是被那些人伏击打伤的。”

    布天这才明白了,怪不得闹这么大的动静那小子还是睡的鼾声如雷。布天走到那个叫‘乞儿’的男子床前。看了看乞儿的伤势。这小子伤得不轻,大部分的瘀伤都在胳膊上和小腿。看得出来是被人突然袭击打倒,自己马上护住头胸用胳膊抵挡着打人者的袭击,所以胳膊上的瘀伤最多。

    布天摸了摸乞儿的额头,略微有点低烧,这说明身体里开始有炎症了,得抓紧时间治疗,晚了炎症继续扩散在治疗就有些麻烦了。布天想了一下问道族长--

    “那个···族长大人啊,问一下,你这里还有没有像你刚才熬药的那样的大缸,有多少?”

    族长老头低头想了一会儿说道“有很多吧,差不多家家都有,先生要用大缸熬药?”

    布天高兴的说道“那就好,您找人把所有的大缸都搬到祠堂里来,我有用。”

    族长点头应道“好的,我这就叫人去。”

    刚迈开腿又停住了,苦笑道“您看,我真是老糊涂了,全村能动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哪有力气搬那么重的大缸啊。”

    布天指指院子里还在糊涂着的程刚···“那不是一个能动的人嘛。”

    族长一拍脑门而,“你看,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刚子,别再拿废脑了,起来拉上架子车,把村里各家各户的大水缸都给先生弄到祠堂里来,顺便叫上你阿婆召集人手杀鸡炖肉,就说我说的,村里来贵人了,是给咱们医病的,你阿婆一看见你就相信了,赶快去吧。”

    程刚不傻,拍拍身上的泥土,站在那里不动,支支吾吾地说道“就我一个···人啊。那么多的···水缸,我···我一个人···”

    布天笑道“族长唉,程刚在有力气你让他一个人···是不是少了点?”

    族长苦笑道“那也没办法,就让他慢慢,一点一点的往祠堂里拉吧,一次不行就两次。反正就他一个人是‘活的’!”

    说完还不忘瞥眼看了一下小金灵。

    布天微笑着,暗道“这老家伙那一百个心眼,你就明说想让我们帮你一下不就得了,还一边哭穷一边看着我的小丫头。”

    布天笑道“没事,我找人帮程刚一下,最好是一次全部把所有的大缸都拿来,族长不用发愁。”

    说完,布天给小金灵和刘睿、李倩姐妹俩使了个眼色,说道“丫头,去,和你两位姐姐帮一下你程刚哥哥,记住,我要的大缸越多越好,要是人家缸里面装的米面。就不要动了,知道吗?”

    小金灵会心一笑,“收到,您就放心吧,一定给您办的妥妥的,利利索索的。”

    小金灵一拍程刚的肩膀说道“走吧,大哥哥,前面带路。”

    程刚一个趔趄,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心里就是想不明白,如此一个娇小的小丫头,怎么就会有那么大的···劲呢!

    程刚憨笑着说道“跟我走就行了。”

    出了祠堂,程刚憋得脸通红,终于鼓起勇气说道“那···小妹妹,我能问你一下吗,你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劲啊,是不是很小就开始学的功夫?”

    小金灵玩味的说道“没有,我才懒得学什么功夫嘞,其实吧···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说给其他人听,就连你们的那个老头族长都不行。”

    程刚使劲的点了一下头---“我不说!”

    小金灵故意的向四周看了一眼,凑到程刚面前说道“我告诉你啊大哥哥,要想像我一样有力气,你就得每顿饭吃下一头···牛!就连内脏都得吃了,那才会像我一样有的是力气,知道了吗。”

    “啊,吃一头牛啊,那我哪儿能吃的了,就是一条牛腿,我都不一定能吃的完,更别说一整头牛了。”程刚憨憨的说道。

    “扑哧···哈哈···”

    李倩和刘睿实在是憋不住了,被这个可爱的傻大个子给逗笑的‘花枝招展’的。刘睿哈哈笑着说道“大个子,你怎么那么诚实啊,你以后别叫程刚了,就叫诚实吧,哈哈···”

    “咋,我说的不对吗,谁能一顿饭吃下一整头牛,反正我是不能。”程刚一副你们怎么那么笨的样子说道。大步的走在前头,不再理这帮‘丫头’了。

    ······

    布天和族长老头来到祠堂的前院,问了一下族长老头他熬的那缸药的的成分···

    “哦,我这里都是一些活血化瘀和止痛的草药,除了先生说的‘红景天’差不多好的活血化瘀的草药都在里面。先生是想继续用这缸药吗?”族长老头说道。

    布天点了一下头说道“是的,你听你说了,我觉得这缸要能用得上,我再加进去几种别的草药就行了。怎么说这些妖孽也不能白费了不是。”

    族长点头应道“对,对,先生说的是。只是老头有些不明白了,您刚才不都是再用针灸的疗法给那几个小子治疗吗,现在怎么想起药用草药了?呵呵,先生别怪老头碎念,来头只是一时好奇罢了。”

    布天笑道“哦,没事的,您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我就是了,小子一定会直言不讳地,不会瞒着您什么。”

    顿了顿,布天又说“其实吧,我是觉得用针灸的疗法固然好,可是太费时间,要一个一个人的来治疗,估计十几天也完不了,还不如用草药来的快,一次治好所有人,您说呢。”

    族长老头惊讶道“先生说的是真的,用药能一次全部治好所有的人!”

    布天笑而不语,又回到了后院的那间厢房小屋,族长紧随其后的照料者,想看看布天到底用什么办法一次治好全村的后生。

    “先生什么时候开始动手?”组长问道。

    “族长大人唉,您是不是有些急了点啊,我要的那些大缸还没到呢,您总的先让我把···这小子先弄好吧。”布天说着,指了指程三。

    程三一听,族长想让先生干别的事,不过自己。梗着脖子喊道“老头,你还有没有良心了,没看见我这儿还插着针吗,你有麻烦先生干啥。我不管啊,先得把我这满屁···股的针儿弄完才行。要不我跟你老头没完。”

    族长瞥了一眼程三没稀得理他,继续说道“您看,都是我着急了,我都忘了先生的吩咐了。那要不要我去催催刚子那小子快一点?”

    布天摇摇头言道“不急,我先把‘乞儿’治好。”

    说完,撂下眼巴巴瞅着布天的程三,径直抱起了‘乞儿’···

    “啊!你是谁,抱我干什么,放开我!”乞儿挣扎了几下,没挣扎动,发现自己被两只巨大的‘铁钳子’似的胳膊牢牢的禁锢在哪里,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族长急忙凑上前来,贴着‘乞儿’的耳朵说道“娃,抱你的是医生,他是要给你治伤的,老实儿的,别乱动。”

    ‘乞儿’一听族长说,再看看布天那张英俊的脸,瞬间像是女孩家似的羞红了双颊,乖乖的,任由布天熊抱着来到祠堂的前院,那口药缸面前···

    慢慢放下了‘乞儿’站在药缸旁边,布天说道“你是要穿着衣服下去,还是把衣服脱掉下去?”

    ‘乞儿’一听,本能的护住了胸路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惊恐地盯着布天···“你要干什么?”

    布天坏笑道“我是说,你要是穿这衣服,那我先给你扎一针,你要是脱了衣服那就不用扎针了,你滴明白!”

    “乞儿”看看布天身后的族长,又看看在布天身边的朵儿和凤舞,小声的说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布天玩味的说道“哦,什么身份?你是特工吗?”

    “乞儿”老脸羞红,嗔怒的说道“我是说我自己的···身份,什么特工不特工的。”

    布天嬉笑着点了点头,猛地凑近‘乞儿’的面颊说道“知道,不过就是小了点!确实像个男孩子!”

    “你···”

    “乞儿”刚想给布天一巴掌,忽然发现大家都在看着他,他别是族长大人,正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乞儿”看着这张英俊的脸,还有那人畜无害的笑容,们的一跺脚说道“我要穿着衣服。”

    布天冲她玩味的一笑说道“晚了,现在你就得把衣服全都给我脱了!”

    说完好做个扒衣服的动作,吓得‘乞儿’差点没一下掉到药缸里。

    “你敢!”‘乞儿’涨红着脸说道。

    布天给凤舞使了个眼色,就搂着族长大人说道“走,我们回小屋看看三子,这里就交给我两位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