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老爸布天明
    经过几天的舟车劳顿,布天三人终于又回到了东海市。

    陆云天早早就派出豪华的‘劳斯莱斯幻影’,到长途客车站等着布天的归来。刚出了公车站,小丫头朵儿就被大城市里的繁华吸引的一会儿跑到哪儿,一会儿又跑上哪儿,弄得小金灵手忙脚乱的,不够到处找她的。

    “呀,朵儿,能不能消停点,不是和你说了吗,等回到家里休息一阵子我就带你到处逛逛,干嘛还到处乱跑。我可告诉你,这城里的坏人可多了,小心他们把你抓去卖了。”小金灵实在是没了注意,只能是吓唬着朵儿说道。

    这时候,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幻影’慢慢的开到三人面前,车门一开,出来一位中年大叔,满脸笑容的说道“少爷,老爷让我来接你们来了,赶快上车吧,你爷爷和老爷还有李倩姐妹几个都在家里等着你呢,他们知道你的脾气谁都没敢来接你,老爷就派我来了。”

    布天道“小影好些了吗?”

    李叔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道“小姐还是老样子,期间听李倩说好象动过几次,像是要醒的样子,可是布老爷子一诊断说是什么···小姐在做梦,想着什么。所以才像是要醒来的样子。”

    布天眉头紧蹙,顿了顿说道“小影的样貌有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变化?”

    李叔错愕的问道“什么···样貌变化。好像没觉得,就是原来的那个样子吗。李倩姑娘推小姐出来晒过太阳,我见小姐没有什么变化吗,就是像原来一样的漂亮。”

    布天暗喜,这说明自己临走时留下的药方起作用了,这就太好了。这说明陆影的体质和普通人还是不一样的,其免疫机能还是很发达的。布天突然想到,会不会小影也是先天的‘灵根’拥有者。想到这里布天决定这次一定好好的再给小影检查一遍,要真是想自己想的那样,那就太好了。

    舒适的‘劳斯莱斯幻影’不到一小时就来到了阔别三个多月的‘步云山庄’,临下车的时候,朵儿好像是没坐够舒适的小轿车,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肯下来,小嘴嚼得老高,祈求的看着布天。

    “那好吧,丫头,你就带着我的这位好妹妹再让李叔留你们几圈,顺便再买几件换洗的衣服什么的。什么时候这小丫头玩够了什么时候再回来。不过不能等到晚饭的时候,知道了吗。”布天宠溺的说道。

    朵儿高兴地紧忙应道“知道了,在玩一会儿就行了。还是哥哥对我好。”布天讪笑一下,一个人走进了山庄。

    门卫的那两个保安,刷的一个立正,一口同声的说道“欢迎少爷回家!”

    布天微笑一下,摆摆手说道“你俩少来这套,又不是第一次了。”门卫哈哈笑道“不行,这是礼数,不可坏了规矩。这是陆总说的。”

    这两个门卫还是布天第一次到步云山庄的时候,你两个‘狗眼看人低’的两个家伙。那次的事件大度的布天没有追究他俩的责任,平时还经常的慰问一下,一来二去,这俩家伙就把布天当成无话不说的朋友了。时不时的还大胆地开布天个小玩笑,布天笑笑过后,该是朋友还是朋友的和他们处,这俩家伙就把布天当大哥一样的尊重了。

    ······

    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花草依旧香气满园,还是原来的那个‘步云山庄’,风景依旧,一切都是原来的那个样子。

    亲切!无比的亲切,还是家好!那都没有家好,温馨,舒服。

    “回来了,终于是回来了。臭小子,走的时候说都不好好说一声,就一竿子没影了,要不是看见你留下的东西,不知道我和你爷爷会急成什么样子,快进屋,都等着你呢。”陆老爷子走出豪华别墅的正厅大门,高兴地拍着布天的身体说道。

    布天不经意的瞥了陆爷爷一眼,发现老人家明显的双鬓染上了银白,显得比三个月前更憔悴了不少,布天没有多说,虎抱着陆爷爷,像一个孩子似的蹭着老爷子的身体···

    “爷爷,怎么没看见我爷爷,他是不是不高兴了?”布天撒娇的问道。

    “哦,你说他呀,那个老家伙最近正和我怄气呢,我出来迎接你,他就摆个臭架子坐在那里当大爷。不管他,咱爷俩玩儿,不带着他,看那个老家伙还和我怄气不!”陆老爷子顽皮的说道。

    “哦,这是又咋滴了,什么事又不统一了,怎么两个快百岁的老头还像小孩似的置起气来了,快说给我听听。”布天幸灾乐祸的说道。

    陆老爷子瞥了布天一眼,“还不都是因为你的那个药方子。最近我们钓鳗鱼的那条溪流不知道怎么的就干枯了,没了鳗鱼我就和那老家伙商量说到山上的溪流再看看。谁知道那老家伙他不同意,说什么附近要是没有鳗鱼能钓了,那只好去买人家钓上来到市场上卖的那些。这我又不同意了,我对那老家伙说,小天的方子上面明明说的是野生的鳗鱼。你要去没人家钓上来的,你知道那到底是不是野生的啊,谁知道这来家或倚老卖老,说什么···小天都是我教出来的,我还不比他知道的多,我说行就行,少跟我废话。你看,他还来劲了。我也没跟他客气,我就说,我不相信你的医术了,现在我就信小天。谁知一听我说这话,立刻就不愿意了,就不和我说话了,这不,都已经快三天了。”

    布天听完陆老爷子的‘哭诉’笑的都快直不起腰来了,搞怪的冲着陆老爷子伸出大拇指---“爷爷,你做得对,小天支持你,问一下哦,后来给我的小影吃鳗鱼汤,到底是野生的,还是市场上买来的呢!”

    “当然是野生的了,你下的命令谁敢违抗!还是李倩和刘睿那俩丫头,大老远从城东头的那条山谷里抓来的,个头比我和···那老家伙在一起钓的都大,而且每次去都会抓来好多,我都给养着呢,听说你要回来,那俩丫头今天就没再去。都在客厅等着见你呢。不过···”老爷子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过什么,爷爷?”布天问道。

    “哈哈,没事,没事。走吧,都在一起等着你呢。”老爷子讪讪的说道。

    一进大客厅,满眼的花红柳绿,几个女孩子打扮的花枝招展,宛如蝴蝶停落在哪里。一个个的笑颜满面的看着布天,有几个竟然还眼泪婆娑,深情的望着归来的人。

    一位老人怒气冲冲的看着进来的布天,还没等布天坐稳,就大声的说道“小子,你给爷爷说说,是你的医术高,还是爷爷的医术高,不许说奉承的话,就实话实说。”

    布天苦笑道“爷爷,您这是···”

    “真不害臊,逼着人家说自己的好话,世上竟然有这样的···人!我老头还真是长见识了,哈哈,不害臊!”陆老爷子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你闭嘴,要你管,我跟我的孙子在讲话,你少在一边喳喳。”布爷爷嗔怒的说道。

    这时,一位身穿新式军装,肩扛将星的俊朗男子走了进来,很是‘深情’的看了一眼布天。对着两位老人说道“陆叔叔,您看这都三天了,您俩还真的要象小孩子一样的互相的怄气下去吗。小天好不容易回来了,先让他好好的休息休息,您俩在和小天讨论,行不!”

    陆老爷子点头同意,刚要招呼开饭,布爷爷冲着来人喝道“滚一般去,这没你的事儿,少在我面前摆你的司令架子。我和我孙子说话呢,”

    奇怪的是,男子讪讪的笑了笑,就不在言语了,只是显得有些尴尬。

    “老家伙,你这就不讲理了,当着这么多孩子的面家训孩子他爸,看把你能的,要是你真的想分出个高低来,那就和小子正儿八经的比是一场,看不输死你个倚老卖老的家伙。”陆老爷子有些生气地说道。

    不过,布天并没有在意两位‘老顽童’斗嘴,而是在意路老爷子说的那句---当着这么多孩子的面家训孩子他爸!谁的爸爸?李倩的,不像!刘睿的,也是不像!

    布天仔细的看着眼前的军官···剑眉朗目,英挺的鼻梁,国字脸,到是和自己的爷爷有几分相似。难道他会是···

    正在布天沉思的时候,布爷爷柔声的说道“小天,过来见见你的···老子!”

    布天一惊!老子,那不就是十五年未曾谋面的爸爸吗!

    没有惊喜,只有些许的疑惑,是五年没有联系,就这么突然的出现,一点准备都没有,布天心里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勉强的笑了笑···“爸!”

    布天明瞬间眼睛红润,结结实实的应了一声···“嗯!”

    顿了顿,布天明说道“小天,这么多年一直也没回家看你,都是爸不好。现在好了,你提供上来的那些情况已经得到了组织上的重视,这次是专门派爸爸的···部队。下来调查的,这三个月已经少有成效,不过,他们的主脑还是逃脱了,根据这三个多月的调查,爸爸发现,对付你的那帮人很可能是战争时期遗留下来的一个秘密组织,代号:‘阴鬼堂。这帮人以研究细菌武器而臭名昭著,战争时期我党几次围剿都让他们侥幸逃脱了,后来据说是美国人抓到了他们的首脑人物。此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没想到六十年后又在东海市出现了。”

    布天道“那你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什什么吗。”

    布天明说道“据可靠消息,好像是他们的一个首脑人物得了一种怪病,需要一种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的什么···‘起死回生令牌’来医治他们的那个首脑人物。我想这都是借口,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想搞破坏。”

    “你不知道原因,别在那里妄加品论,这个世界还有好多你不知道的东西,就连小天现在是什么样的人你都不知道,瞎说八道什么!”布爷爷好像看不惯自己儿子的那一套我知天下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

    “爸,我也没说错什么呀,在部队这么多年,生死都好几回过,我才不相信什么···‘起死回生令牌’呢!难不成小天身上有那个东西,那些人才追着他不放,”布天明说道。

    “放屁!你以为你当了几天兵就能知天下事了,小子,你还嫩着呢,不是你老爸夸口,现在的小天可不是你训练的那些杀人机器能比的,不包括这几个丫头。”布爷爷教训儿子还不忘给孙子的那些女孩们脸上添彩。

    站在一旁的李倩,刘睿几个女孩俏脸微红的看了看布天,嫣然的冲着布天笑了笑。好像在说···看,爷爷都承认我们了,看你下次再出去还不敢带着我们。

    布天嗔怒的冲着女孩们白了一眼。

    这一流的小动作都被身为少将的布天明看在眼里,暗道“小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老爸都在极力的袒护他有这么多女孩喜欢,难道是我还没看出来什么?”

    布天明眼光看向自己的部下,女孩们一见大队长的目光,一个个立马收起了玩味的笑容,军姿标准的站立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