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三十六章不平等的 交易
    小金灵不知道在老龟龙灵耳朵边上说了些什么好话,原本不同意留下来陪着老爷子的老龟龙灵,想吃了什么定心丸似的,竟然很爽快地答应留下来陪着老爷子,也不再想着给布天什么惊喜不惊喜的了。

    朵儿也满心欢喜的放下了一颗不安的心。高高兴兴的跟着布天踏上了会‘家’的路。

    谁都没想到,老龟龙灵一变化竟然变成一位风姿卓越的美娇娘,其绝代美颜丝毫不逊色小金灵和朵儿。老爷子一看,差一点没吓死,这要是让这么个扎眼优美的冒泡的小娇娘陪着自己一个孤老头子,还不被村里人闲话说死。

    老爷子一个劲的摆着手说不行不行,没办法,在布天的‘命令下’老龟龙灵委屈的变成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老爷子这才安下了心,村里人要是问起了,就说是远方的外孙女来跟着老爷子学中药的。

    ······

    路上,朵儿好奇的问道小金灵,“灵儿姐姐,你跟神龟婆婆都说了些什么,他就那么爽快地答应留下来帮我照顾爷爷了。”

    小金灵笑着说道“哦,我告诉他,他要是乖乖的听话,等我跟主人说说好话把主人那三个‘天龙灵珠’到时候给他一个,他就高兴得同意了。”

    朵儿眨着灵动的大眼睛狐疑的说道“就这么简单,他就爽快地答应了?”

    “嗯,就这么简单,你还想有多复杂呀。”小金灵说道。

    朵儿看着布天问道“天哥哥,那你会把那三个‘天龙灵珠’给神龟婆婆一个吗?”

    布天望着车外的景色,点点头回到“会的。”

    说完,眼神始终望着北方,像是在想着什么,就再也不出声了。

    小金灵搂着朵儿眨着眼睛说道“嘘···主人在想事情呢,咱俩还是不要打搅到他,来,姐姐搂着你睡会儿,路还长着呢。”不是布天不急着早一点回家,才舍去飞机不坐偏偏坐上这拥挤不堪的长途客车,而是他想看看这一路上到底有什么人在谋划自己,先前的三眼洞之行,阻碍重重,小金灵也为此受了不大不小的伤,还有路上那几道‘关卡’。显然从自己一进洱海,就有人盯上了,虽然大概知道是什么人,可是敌在暗我在明,还是有种措不及防的感觉,这令布天是在是恼火。因此他才改坐汽车,就是想看看是那些人还跟自己过不去。

    也正如布天所料,跟他过不去的依然还是在古堡的那些人。此时,在郊外的一片竹林间,一栋豪华别墅里,一个蒙着面孔的男人正大发雷霆的骂道“大岛君,这都十多天了,你派去的人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据线报,布天一行三人早就离开洱海了,说不定现在都快回到东海市了,你的那个什么···‘魅影忍着’到底还会不会来了,不要以为他是坛主介绍来的就高别人一等,出了错误我照样罚之,到时候坛主他老人家也不会说什么的。这都是他老人家定下的规矩。”

    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男人,弯腰九十度,恭敬地说道“堂主您放心,我这就再派人去召回‘魅影忍着’,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好不快滚,还杵在这儿干什么,滚,赶紧滚!”蒙面男人粗暴地说道。

    ······

    一间昏暗的地下室里···

    “东西都带来了吗?”一个胸口纹着一条蛇的男人说道。

    “桀桀···先别管我的东西不东西,你们的钱都凑够了没有,你们可被忘了我可是要的现金‘美头’,不是‘老头票子’要是搞错了,那你们就···桀桀。”身披着黑色斗篷,遮着半张面孔的一个男人阴邪的说道。

    “放心,都是出来混的,规矩多少还是明白的。你还是把您的东西先拿出来我好看看成色,要不,也不符合先验货再付钱的老规矩是吧。”纹蛇男人嬉笑着说道。

    ‘桀桀···’

    砰的一声,斗篷男人鬼笑着扔给纹蛇男人一个小盒子--“这是样品,仔细看看吧,这可都是少见的好东西!”穿斗篷的男人说道。

    纹蛇男人小心地打开面前的小盒子···

    两道一红一蓝的光芒瞬间反射出来,昏暗的地下室刹那间被点亮了,鸡蛋大小的一红一蓝两块宝石闪着华光,静静地躺在小木盒子里。

    纹蛇男人眼睛都绿了,颤抖的声音问道“先生有多少这样的好货,我全都包了,钱不是问题,我现在穷的就是钱了!”

    “桀桀···桀桀,这话我爱听,我可是穷的就剩下这些东西了,一分钱都没有。既然都是爽快人,那你先说说这俩快东西值不值我说的那个价钱。”

    纹蛇男人急忙说道“值,太值了,废话咱也别说了,就按您说的那个价钱,不知道您有多少,要就这两块你还是算了吧!”

    duang的一声,一个黑色的手提箱被斗篷男人扔到纹蛇男人面前,“看看吧,都在这里了,一共大小一万六千个,成色都和桌子上的那两个一样,不会有假的,是不是也把你准备好的···钱,拿给再下看看。”

    纹蛇男人一笑,向后面招了招手,两个光头男人抬着一个大旅行箱子放在了纹蛇男人面前的桌子上面。

    “打开,给这位神秘的先生看看。”纹蛇男人招呼道。

    两个光头男人听话的急忙大开了桌子上的旅行箱,满满的一箱子崭新的钞票,而且全都是--美金!

    “怎么样,没骗先生吧,这里可是整整两千万,不知道先生···拿不拿的动,要不要我找人帮一下您。哈哈。”纹蛇男人似乎在嘲笑斗篷男人,

    “桀···桀···”斗篷男人阴邪的笑道“就不劳你费心了,这点东西还难不倒我,就不知道你的这些‘美头’是不是自己印刷的,要是那样话我可真的不客气了。”

    似乎是被看穿了心思,纹蛇男人讪笑着说道“那哪儿能呢,再说我也没有那样的本事呀。这里全都是真真正正的‘美头’,不信先生···您可以现场查查吗。”

    “桀桀,这可是你说的,我可真得检查了,到时候要是有假,你可别怪我翻脸。”斗篷男人诡笑着说道。

    纹蛇男人也哈哈笑着,面不改色的注视着斗篷男人的一举一动,偷偷的给后面的两个人使着眼色。两个光头男人悄悄地从后腰抽出了明晃晃的大砍刀,准备着,只要老大一声令下,酒吧对面的这个人砍成一堆‘饺子馅’。

    这些小动作没有逃过斗篷男人那诡异的目光,嘴角微微上翘,暗道“不知死后的一群蠢人。”手里依然检查着那满满一箱子的美钞。突然,斗篷男子眼角戾光一闪,桀桀笑道“龙先生太不讲究了吧,着真钞下面摆假钞,用了很多次了吧。这次居然用到老子身上了,我说过的,要是被我发现你弄虚作假,可别怪我翻脸。”

    纹蛇男人笑道“哈哈,先生还这墨迹,你要怎么对我翻脸啊,我倒要看看。”说完,递给两个光头大汉一个眼色,两个光头大汉迅速跳上桌子举起明晃晃的大刀,分别上下两路的朝斗篷男人砍去···

    突然,电光火石间,森白色的寒光一闪,两颗血葫芦似的脑袋掉落在纹蛇男人的面前。纹蛇男人眼睛瞪得牛蛋大小,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两颗人头···

    “桀桀···我说过的,你要是不讲规矩我就会翻脸的,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留下你的遗言吧,完事了我这就送你去见你的兄弟们。”

    纹蛇男人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个结果,等着惊恐地眼睛,两腿筛糠似的说道“先生饶命,小的知错了,您想要什么我都给您,只求您绕了小的一条贱命,小的上有老下有···”

    “闭嘴吧你,要想活命就把我的钱都老老实实的给我乖乖交出来。”纹蛇男人还没说完,就被斗篷男人一声呵斥吓得不敢做声了。

    “我给,我给,我全都给您。”说完,纹蛇男人慢慢的站了起来,一股尿骚气从纹蛇男人身上散发出来···

    “妈的!公鸡拉屎--头硬,怂货一个。”斗篷男人笑道。

    纹蛇男人竟然吓得尿了裤子,一步一挪的走到身后的一面墙壁,摘下了墙壁上的一幅性感美女图,墙壁上的一个暗阁慢慢显露了出来。

    纹蛇男人哆哆嗦嗦的掏出来一把钥匙,打开墙上的暗格,一个半立方米的银色保险柜出现在眼前。纹蛇男人哆哆嗦嗦的打开保险柜的门,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十几落的各色钞票,最上面一格排放着一个黑色的小木盒子。

    斗篷男人拿出来一个黑色的口袋,对纹蛇男人说道“给你,里面的东西除了绿色儿的全部都给我装到这里面,上面的那个小盒子就还留给你吧。我这个人还是很人道的。”

    纹蛇男人一听,受宠若惊似的点头哈腰道“谢谢先生,先生真的不是一般人儿,规矩都和别人的不一样,受教了。”

    “别废话了,赶紧的,老子还赶时间。”斗篷男人说道。

    ······

    魅影一闪,一个斗篷男人从一个小区的地下室钻了出来,迅速的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正在路上飞奔的斗篷男人,突然被路旁的电线杆子吸引住了,在电线杆子离地一米左右,一个银色的‘骷髅’标记,醒目扎眼。

    “速归!难道分堂出了什么事了?不会!可能是到时间回报,老子没有发消息回去,那老不死的分堂主又在暴跳如雷了吧。好吧,先把东西放好,再回去一次,看看那老家伙怎么说。”斗篷男人嘀咕着。黑影一闪,斗篷男人向着东南角的方向疾驰而去,眨眼消失不见,平地刮起了一阵小旋风,一张百元美钞慢慢的飘落在路旁的电线杆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