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错把朵儿看小影
    大口吃着肉脯,发泄着心里的不忿。看着满洞壁的漂亮宝石,布天一把拽过水壶,大口大口的喝着甘甜的山泉水···

    “咳咳···咳···”

    一口水没喝好,呛得布天一个劲直咳嗽。老爷子急忙上前轻轻拍着布天的后背说道“少主人,干嘛喝得那么急,水咱还有一大壶呢,您慢点喝,不用省着。”

    也不知道是刚才喝水呛到了,还是因为老爷子总是那样唯唯诺诺的喊自己‘少主人’,布天声音有些大声的嗔怒道“哎呀,爷爷,您老是怎么回事,不是跟您说过了吗,别再喊我少主人了,显得生分,以后您好是唤我小子或者小天都行,别再喊什么少主人了,我不爱听,听着别扭。”

    老爷子一听,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心里有点小窃喜,此中滋味只有老爷子心里明白。

    “是是是,老头记下了!”老爷子点头应道。

    朵儿在一旁看不下去了,眉头紧蹙的说道“唉,那个谁,您是身份高贵,我们身份低微,可你也不能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那么大声的呵斥吧。我的话说完了,您老人家爱咋咋地吧。”

    说完,小脖子一梗,等着布天发落。

    ······

    洁白如雪似的光滑玉颈,银质的项圈,每动一下都是那么的撩人心魄,布天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暗道“这小丫头撩死人不偿命,奶奶个腿的,老子还就喜欢这小丫头的性格,跟小金灵有一拼。”

    布天人畜无害的嘻嘻笑道“对,是!朵儿妹妹说的对呀,就该这样吗,咱们老少三人···现在应该算是···亲人了吧,以后没那么多规矩了,还像往常一样,朵儿是妹妹,爷爷是爷爷,没有什么少主人不少主人的了,朵儿妹妹,你说是吧。”

    朵儿嗔怪的瞥了布天一眼说道“哟。谁敢和您老人家是亲人啊,规矩还是应该要遵守的吗。”

    看到这一切,老爷子在一旁偷偷笑乐着,此中滋味,老爷子心里···更加明了了。

    “这位少主人···也是个爱花的情种。”

    ······

    鸳鸯扣,同心结,

    玉蝶舞动紫纱衣。

    豆蔻梢头方二月,

    娇娘含春眉黛羞。

    当布天说道“我们是亲人”的时候,朵儿心里高兴不已,这个男生还不是很讨厌自己。可转念一想···‘亲人?’他说是亲人!难道只能是亲人吗?

    那种想法一上来,小丫头倔强地性格立刻夹枪带棒的反驳着眼前的这位‘少主人’。

    “唉,您老人家休息好了没,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朵儿冷脸说道。

    布天赶紧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说道“好了还了,这就出发。”

    老爷子在一旁暗笑“这是咋滴了,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听丫头的话了,哈哈,不会真的是···哈哈。”

    三人继续沿着珠光宝气的小山洞前进,脚下路似乎总也走不到头,没过多久布天又感觉累了。可看着依然精神满面的祖孙两人,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后面。

    就这样,布天又坚持了一两个时辰,正当他实在是坚持不住的时候,前方约隐约现的传出来滴水的声音。就好像水滴滴铜锣上发出来的那种声音,深沉而悠远···

    “少主···哈,小天,前面就到了三眼洞的入口--‘地下天坑’。”老爷子讪讪地说道。

    “地下天坑!那是什么东东啊。”布天俏皮的问道。

    “你是不是撒,天坑都不知道,真没文化。那不就是地下山洞吗。”朵儿翻着白眼说道。

    “哦,原来是地下山洞啊,这么说我就明白了,还是朵儿妹妹聪明,一语了然。”布天拍马屁的说道。

    ‘老爷子有在偷笑。’

    老爷子笑着说道“小天,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再下去,下面很深很危险。”

    布天知道老爷子说的意思,那是怕自己在下天坑的时候,精力不够出什么闪失,所以才这么说的。

    “好吧,那就听爷爷的吧,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小会儿在下天坑。”布天委婉地说道。

    “切,胆子小就说胆子小,还那么多话。”朵儿瞥眼布天说道。

    “嘻嘻,朵儿妹妹就是聪明,才相处几天,你就这么了解哥哥呀,我胆子真的很小哦!要是大了,那就是得病了。”布天鬼马的说道。

    “你···”

    朵儿刚想反驳,一看爷爷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又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秋水含春的说道“真的吗,那就是说那些胆子大的人都是病人啊!哎呀,我又长知识了,谢谢你···天哥哥!”

    布天一听,瞬间像是全身通了220负电流,从脚趾头一直麻到后脑勺,这不就是小影在和自己撒娇的表情吗。突然间,布天愣住了,就那样站在那里,傻傻的盯着朵儿看。

    朵儿见布天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可仔细一看,忽然发现在布天的眼里似乎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唉,你怎么了,不会是累的吧。”朵儿挥着玉手说道。

    布天猛地抱住朵儿,恍惚的说着“小影···我想你!”

    刚想挣扎的心情,突然觉得一股异样的酥麻感,瞬间传遍每一寸肌肤。第一次被异性这样抱着,闻着那不一样的味道,那是···男人的味道,含苞待放的花朵,刹那间洒下了甘露。

    朵儿没动,就这样紧紧地让布天抱着,呼吸急促的胸口,剧烈的起伏,抖动着少女的青春。

    老爷子轻叹一声,默默地拿出了他的老旱烟···

    安静,出奇的安静,只听见水滴的声音和老爷子吸旱烟发出的吧嗒声···

    “天哥哥,你好些了吗。”朵儿柔柔的说道。

    布天慢慢的放开朵儿,“对不起朵儿妹妹,我一时失态,把你当成了···别人。”

    这一次朵儿出奇的安静,没有不高兴布天把自己看成别人。小心地说道“能跟我说说···那个人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