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二十章 险破奇怪阵法
    ······

    布天点着了火把,准确无比的扔到灌木丛的中央,满是枯枝败叶的低矮灌木瞬间燃起红色的火焰,就连老天爷似乎也在帮着布天。此时,竟敢刮起了阵阵的东南风,红色的火苗顺着风势越着越高,越高越强,犹如一条火龙在奔腾。

    老爷子看着越烧越大的火焰,心有余悸的再来回的踱着方步,不该如何是好。

    布天皮笑着看着老爷子和朵儿说道“看好了,可别眨眼睛哦,我就要变魔术了喽!”

    布天不急不忙的手入怀里掏出一面古镜,扬手向空中一抛,菱形的古镜瞬间放出耀眼的金光,光芒笼罩在燃烧中的火焰,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高高跃起的火苗似乎总在光芒照到的地方燃烧,总也逃脱不出金色光芒的束缚。

    “这是怎么回事,那面镜子是···”老爷子瞪着一双昏暗的眼睛好奇的问道。

    布天笑而不语,继续指挥着‘昊天镜’移动,红色的火苗越烧越旺,仿佛在镜子的光芒的笼罩之下,那些原本青绿的荆棘枝丫变得如同干柴一样,大火已过瞬间就熊熊燃烧起来。

    一片葱绿的灌木,就这样被布天一把大火焚烧殆尽。一些不能燃烧的石头慢慢的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爷爷,你看那些石头摆成的奇怪图形,您看看有认识的没有?”布天讪讪的问道。

    “我看到了,有一些我能看懂,还有几个从来没见过。”老爷子认真地说道。

    布天急忙接着问道“那您能说说您看明白的那几个吗?”

    老爷子点点头,“最前面的,左边的,右边的,还有那拐角的两个,都是一些我们这些经常上山的猎人捕兽常用的陷阱机关,我都能破解。不过···”

    一听老爷子说不过两字,布天就头疼,皱着眉头听着老爷子说完。

    “另外的那三个我看不懂,也不像是猎人常用的那些机关消息之类的,那三个奇怪的图形我从来都没见过。”老爷子接着说完。

    “奶奶个腿的,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不行我们就硬闯过去,那几个破玩意儿还能吃了我们不成。”布天气呼呼地说道。

    ······

    三个用石头摆成的奇怪图形,像三只蛰伏的猛兽,张开巨口等待着猎物shàngmén。三个奇怪图形成等边三角形的摆放,三角形的尖角分别对的相应的方位,又在每个角的前端成v字形,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延伸出来六个小的三角图形,也是尖角对着前方。在大三角的中心一个血红色的s形状的物体触目惊心。犹如一条毒蛇盘踞在那里。

    布天谨慎的看了一遍又一遍,仔细的揣摩,终于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解决的办法,转身四下寻找着大小一样的石块。不一会儿就捡了满满两个衣兜的石块。

    “五···十···十五···十八···不行啊,还才三块,怎么就没有了呢?”布天一边嘀咕着,一边像找尾巴的猫似的到处转圈···

    “唉,那个谁,你不赶快想出谷办法,在哪到处瞎转悠捡那些破石头干什么?跟猫咬尾巴似的!”朵儿嗔怒的说道。

    “你也快帮我找找,就差三块了,要你拳头大小的石头就行。”布天着急嘛慌的说道。

    朵儿狐疑的看看爷爷···

    爷爷点点头说道“快着吧,小子一定是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三个人在峡谷的边缘,低着头四处的寻找着不起眼又难寻找的破石头块儿···

    “找到了,找到了,我找到两块和我拳头大小的石头了。”朵儿从山崖的石壁下面找到了两块黑乎乎的石头,大呼小叫的跑到布天面前显摆。

    拿到手里一看,布天微笑着夸奖朵儿,“不错,不错,就是这样的石头,朵儿mèimèi眼神儿真好,这么快就找到了,口头表扬一次。”

    朵儿翻着白眼,嗔怪的说道“你什么意思,我七老八十了!还眼神真好,眼神好用你说呀,讨厌!”

    布天讨了个没趣,只能讪讪的傻笑道“嘿嘿···就是就是,就差最后一块了,那就在劳烦朵儿mèimèi帮哥哥一起找找,找到了咱们就能出谷了。”

    朵儿没好气的剜了一眼布天,继续的沿着崖壁寻找最后一块石头···

    终于,十几分钟后,老爷子也找到了最后的一块石头,布天高兴的把自己的办法说给老爷子听···

    “你有几成的把握?”老爷子问道。

    “一成也没有,我这是看着那些奇怪的图形自己想出来的,究竟管用不管用还不知道。反正行不行先闯一闯看,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布天悻悻地说道。

    老爷子眉头紧蹙,发狠的说道“行,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老头就跟你闯一把!”

    布天一听,差点惊掉下巴。急忙笑着说道:呵呵···爷爷严重了,还不至于到玩命的程度。小子的意思是说,虽然我也不了解这几个奇怪的图形阵法,但试一试还是可以的。我们只要不去碰触那些图形中的石头,我想不会触发什么机关的,把我们找到的石块儿按照我说的方法一块一块的摆放上去,然后我们就沿着我们摆放的石块边缘绕过图形阵法,大概出不了什么问题的。

    “既然你都计划好了,那我们还等什么呢,没看晌午已经快过去了,在耽误些这一天又白玩了。我可不想在这深谷里睡觉,这里全都是冰冰凉的石头。”朵儿皱着小鼻子说道。

    ······

    三个人安布天说好的方法,轻轻地,一丝一步的往前挪,慢慢的接近奇怪阵法···

    “爷爷,朵儿,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放石块,一定是相等的距离,不能有太大的偏差,要不可能就会有危险,”布天站在v字形的缺口边上对老爷子和朵儿说道。

    老爷子和朵儿同时点点头。

    “一···二···三,放!”

    九块大小一样的石块儿同时堵住了v字形的缺口···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安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嘻嘻,没事了!看来这个办法管用!”布天玩味的说道。

    “笑个屁呀,赶紧说下面怎么做。”朵儿嗔怒的说道。

    “下面我们要不差分毫的,同时堵住这三个三角形之间的空挡,这次更得小心一点了才行,要不差分毫,同时等同距离的把四块石头放好,不然很有可能触发机关。”布天严肃的说道。

    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就在三人同时放下四块石头的时候老爷子因为年岁大了,手脚有些不利落,右手‘小手’那么轻轻一抖···一块石头没抓稳当一下子就滚到了三角形的尖角处···

    紧接着闷闷地轰隆声音响起,几块子弹一样的小石子极速向老爷子的头部射来···

    千钧一发之间,布天没多想就地抱起身边的朵儿,一个凌空飞跃跳到老爷子面前···

    “爷爷,快躲开!”

    布天轻轻一带老爷子衣襟,快如闪电的拉开了老爷子。

    ‘砰砰几声闷响···’

    老爷子原来站的位置扬起了一阵尘土,尘土散尽,三个等同大小的土坑渐渐地显露出来。

    篮球大小的三个土坑令布天触目惊心,这要是砸在老爷子脑袋上,后果可想而知。

    “爷爷,机关已经启动,我们快离开这里。”布天急切地说道。

    刚往前面走了没几步,突然,嗖嗖嗖的飞来三支竹箭,目标直指前面的老爷子。惊魂未定的老爷子顿时愣在那里,眼看着竹箭射来···

    ‘啪啪啪···三声竹子碎裂的声音传来。临近老爷子的三支竹箭突然在半空中碎裂,残骸掉落在老爷子脚下。’

    离靠近小溪的距离越来越近,布天随手捡起几块石子扬手打了出去,‘飞针走穴’的手法,准确无误的击落三支竹箭。

    “爷爷,快到我背上来我拖着您,我们的快点离开了,下一次机关快要触发了!”

    ······

    后面背着老爷子,前面又抱着温软的朵儿,来不见想太多,布天运足力气,双脚一蹬,又一次完美的凌空弹跳,快要落到小溪边的时候,布天抽空抖手一支金针飞出。

    细小的金针金光一闪,闪电般的刺向三角图形中间的那个s型标记···

    三人刚刚趟过溪流,后面传来几声闷响,三角形的阵法突然炸开,飞沙走石,漫天烟雾,一些大小不等的石头从天跌落。片刻一切又恢复平静,露出了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地。

    细微的金光一闪,一支细小的金针飞回布天怀里。

    老爷子拍手笑道“哈哈,小子真厉害,竟然误打误撞破了这个奇怪的阵法!”

    布天傻笑道“嘿嘿,瞎猫撞着死耗子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爷子也会心的笑了···

    忽然,一个尖锐的声音在布天耳边响起···

    “唉,那个谁,你打算抱着本姑奶奶到什么时候,爪子还在那里乱动!”朵儿咬着布天的耳朵嗔怪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