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怒斩蛟兽--下
    小金灵怒斩蛟兽,受伤后的蛟兽仰天嘶吼,霎时间乌云翻滚,电光霍霍,虎牙涧的上空一下子白日变黑夜,潭水由绿色变成恐怖森森的血红色,血红色的潭水中心咕咚咕咚的冒着血泡,不一会儿的时间,一柄森变色双刃巨斧慢慢的钻出水面,斧刃竟然是一面扇骨,丝丝的还滴着黑红色的血水。斧柄像是什么动物的尾骨,末梢尖尖的有三尺多长。

    森白色的斧子慢慢的漂浮到蜷缩的蛟兽面前,一道黑光闪过,森白色的斧子一瞬间变成七尺长的巨斧。蛟兽前爪握紧巨斧,狂笑道“好你个不知死的臭精灵,既然你不想活了,老龙我今天就送你去和你的那个人类主人团聚,受死吧。”

    蛟兽咆哮着,三个指头的前爪举起森白的巨斧向着小金灵劈去,一道黑色的流光迎面向小金灵袭来···

    ······

    布天正苦思冥想怎样避开那些血红色的管子取到闪烁橙色光芒的‘元丹’,突然又是一阵‘波涛汹涌’,粘稠的液体又一次向他涌来,闪转腾挪间似乎看见那些血红色的管子一下暗淡了不少,仿佛一些黑红色的液体在血红色的管子里流淌,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一样。

    身处蛟兽腹内的布天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之间那股浓烈的腥臭之气仿佛更浓烈了一些,不明所以的布天还以为蛟兽在加紧‘消化自己’警惕的盯着那些粘稠的液体是否增多,看了一会儿也没发生什么,那些粘稠的液体也没有继续向自己涌来,晃了晃昏沉的脑袋,布天决定时不我待现在就动手取下那个‘橙色的珠子’。

    轻轻一跃,布天攀上那些血红色的管子,手持青灵剑,一剑斩向橙色珠子外面包裹的一条血红色管子,管子断裂,黑红色的血水流了出来···

    ······

    小金灵血契手中银剑,灵力过度外泄,又得不到外界的及时补充,身体有丝许的虚弱。要不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灵气枯竭,小金灵不可能只发出一次的雷霆之击,现在只能等身体里的灵力更稳固一些,再给蛟兽一次雷霆之击。

    就在小金灵恢复灵力的时候,蛟兽竟然召唤出自己的兵刃,狰狞着向小金灵扑来。此时,小金灵正在恢复当中,没有一丝力气迎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条可恶的‘臭虫’想自己扑来···

    命在旦夕的小金灵暗暗地积蓄力量,仇恨的眼睛看着向自己冲来的蛟兽,手握银剑,准备和那条‘臭虫’来个‘玉石俱焚’。

    在小金灵心里反正主人已经不在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可留恋得了,还不如和眼前这条‘臭虫’同归于尽为主人报仇,一解心头之恨。

    黑色的雾气环绕着狰狞的蛟兽,像是地狱来的恶鬼,阵阵阴风呼啸着扑向孱弱的小金灵···

    千钧一发之间,突然远处飞来一支长长的‘竹枪’,削尖的竹子刺破阵阵阴风,箭一样的向蛟兽的眼睛袭来;

    措不及防之下,蛟兽的左眼被长长的‘竹枪’刺了个正着。

    ‘嗷呜···’

    一声哀嚎,蛟兽迟滞不进,调转说的的头颅看向‘竹枪’飞来的地方···

    一个凡人老头站在两棵巨树之间,两棵巨树被老头从两边绑上绳索,做成一张巨型‘车弩’!老头又搭好了一支‘竹枪’正霍霍的瞄准看向这里的蛟兽。

    又是一声响彻云霄的嘶吼,蛟兽拔下眼睛上的‘竹枪’晃着大脑袋狂笑道“蝼蚁人类,也竟敢伤我,嫌自己命长是吧。好,老龙这就送你上路。”

    话一说完,蛟兽一甩秃了尖儿的尾巴,一阵黑色旋风平地刮起,黑色旋风夹杂着木枝石块旋转着向老头的地方刮去。

    不管三七二十一,朵儿爷爷瞄准蛟兽的另一只眼睛,一扳机簧,竹子做的巨型箭矢,电光火石般的擦过黑色旋风的边缘,呼啸着射向蛟兽的另一只眼睛。

    “呀···啊,蝼蚁人类还敢施威,可恼,可恨。”

    蛟兽边嚎叫,边向一旁扭动巨大的脑袋,规避着射向自己的‘竹枪’张开血盆大嘴喷出一团黑色烟雾,吹向黑色的旋风。正向朵儿爷爷刮去的黑色旋风,突然一下子增大了许多,更加凶猛的‘吹向’朵儿爷爷方向。

    黑色的旋风里老人越来越近,眼看着朵儿爷爷危在旦夕,小金灵强打精神,在灵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纵身跃起,一剑劈向黑色的旋风。

    冲天剑气刹那之间劈开狰狞的黑色的旋风,黑色的旋风化为一阵烟雾飘散,老人家得救了,可小金灵浑身颤抖着倒下了,嘴角一丝金色的液体,隐约可见。

    蛟兽大喜,没想到得来全不很费功夫,自己还没动手,小精灵自己力卸倒下了。

    蛟兽淫笑着举起森白的巨斧,走到了到小金灵面前···

    “你这是何苦呢,本来应享仙家之荣,却甘愿为蝼蚁般的人类为奴,可谈可悲呀!就劳烦老龙我送你上路吧。”

    “哈哈,可悲的是你自己,你还不知道你已经惹下了滔天大祸,你们蛟兽一族会因为你的株连,上界大神一定会发雷霆之怒,一举灭掉你们蛟兽一族,你就等着‘天雷分尸’‘地火焚骨’吧。”

    蛟兽似乎被小金灵的话吓到了,抓着巨斧的前爪莫名的停在哪里,傻愣愣的看着小金灵,半天没动静。

    ‘趁你病要你命’小金灵见蛟兽被自己的话似乎吓住了,重新握紧手中银剑,拼进仅存的一丝灵力刺向蛟兽···

    蛟兽愣神之间,忽然觉得一股凌厉的杀伐之气迎面扑来,低头一看,银色的剑气直指咽喉袭来,哪管他什么天神灭族不灭族,举起手中的巨斧向小金灵劈去···

    又是一声响彻云霄的霹雳之声,这次银剑没能挡得住巨斧的重击,黑色的烟雾瞬间淹没了银色的剑气,小金灵闷哼一声翻滚着跌落尘埃,嘴角殷红一片。

    蛟兽降下硕大的头颅靠近地上的小金灵,“找死吗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拼命,是我要灰飞烟灭还是你自己要灰飞烟灭,明明知道这个空间灵气匮乏,还这么喊打喊杀的,老龙本不想杀你,可是你一遍一遍的没完没了要杀我而后快,不就是吃了你的主人吗,用得着这样吗,区区一个人类而已。”

    顿了顿,蛟兽重新举起巨斧,狰狞的笑着道“小金灵,承你所说,老龙即以犯下滔天大祸,那我就拉你一块上路,到了下面,老龙好好地享受你一下,哈哈!”

    蛟兽发出‘桀桀’淫笑声,巨斧向着小金灵那较小的身躯砍了下来···

    就在千钧一发之间,忽听--‘砰的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爆开的声音,一团腥臭的血柱在蛟兽的肚子中间冲天而起,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怀里抱着一个闪亮着橘红色光芒的珠子,慢慢的从蛟兽的肚子里爬了出来···

    “奶奶个腿的,臭死我了,小心,小心再小心,还是被那些‘管子’里的臭血弄了一身,脏死了。”布天满腹牢骚的说道。

    “嗷呜···”一声惨叫,蛟兽又一次的从半空中跌落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扬起一阵飞砂,像是被抽走骨头一样瘫软在那里。

    怨恨的绿眼睛一只,死死的盯着布天手里的‘珠子’···

    “嚎个屁呀,都快嗝儿屁照亮了,还叫,在叫我打你信不信。”说完转身寻找小金灵,想让她看看自己从蛟兽肚子了弄出来的是不是他说的那个什么···‘元丹’。

    忽然看见小金灵趴在那里不动,嘴里满是鲜血,有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急忙跑上前去,一搭小金灵的皓腕,布天眉头紧锁,这是灵力严重枯竭的症状,布天急忙从怀里拿出自己私藏的一小瓶‘灵泉水’慢慢的给小金灵灌了下去···

    嘤咛一声,小金灵慢慢的睁开眼睛···“主人,您没死···”

    晶莹的泪珠儿顺着眼角瞬间就流了下来。

    “你个傻丫头,是不是以为主人被那条臭虫活吞了,还以为主人死了,就奋不顾身的拼命,为我报仇,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告诉主人是不是那条臭大虫欺负你的。”

    小金灵看见主人有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被主人这样的抱着,高兴加羞涩早就忘了什么大虫不大虫的了。只是随声附和柔柔的说道“嗯,是他打我来着,他偷袭我,要不我早就解决它了。”

    布天一听,眼睛瞥向瘫软一坨的蛟兽,慢慢的放下小金灵,就要去教训教训那一条臭虫,一下又被小金灵拉住了。

    “元丹!主人,你取了蛟兽的‘元丹’?”

    布天点点头;

    小金灵这才发现布天满身是血,腰上还别着自己给主人的那把‘青灵剑’,再看不远处已经瘫软成一坨屎样子的蛟兽,这才肯定是自己的主人杀死并取了那条臭大虫的‘元丹’

    ‘你先自己玩儿会儿,我去替你好好的教训一下那条臭虫。’布天把手里的‘元丹’递给小金灵说道。

    布天微笑着走进蛟兽,人粗无害的看着瘫软在那里蛟兽,嘿嘿的笑着,人畜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