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难以言表的抉择
    小金灵说出了解开张浩和大虎的办法,布天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瞪着大眼质疑的说道“小丫头,你不会是在开主人的玩笑吧,你让主人,亲他们,主人可没有这个嗜好。”

    小金灵嘻笑着说道“那没办法啊,只有这样才能让大虎哥哥和张浩哥哥‘变’会来,要不他们一辈子只能这个样子的了。对了,忘记告诉您了,他们俩可是跟咱们不一样的,这要是长时间定住的话,他们全身的血液就会慢慢的凝固,要是再过几个小时您还不给他们‘解开’到时候可真的救不过来了。到那时候可就晚了。”

    布天翻着白眼说道“你甭吓唬我,就是那样我也不亲-男人。”

    布天说完,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再言语了,小金灵摇摇头,走到小银灵身边,“小灵子,走,我们出去探探路,让主人一个人考虑考虑,到底要不要‘救醒’他的两个好兄弟。”

    小金灵收了张浩和大虎放在地上的那些银色‘盔甲’,拉起小银灵出了墓穴,布天竖着耳朵听着两个小丫头的脚步声,听着小金灵和小银灵渐渐地走远了,这才站起身来走到大虎和张浩面前。

    “奶奶个腿的,老子这嘴是用来亲姑娘的,没想到,今天还得来亲你们来,成心占老子便宜是吧,咳,得,常言说的好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子今天就破例委屈一下自己吧。”布天叹道。

    刚下了决心,布天又犯难了,不知道是先亲大虎好呢,还是先亲张浩好呢,先亲大虎完了再亲张浩,可是万一亲完大虎,再亲张浩的时候要是让大虎看见了那该有多不好啊,想到这里布天不由得泛起了难,挫折手指来回的走着,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棘手的难题。

    正左右为难的时候,山洞那头传来了小金灵的声音,“主人,时间不多了,您要是再不给他们两个‘解开’那就真没时间了。您还是快点吧,外面天都亮了。”

    布天正要回话,这时候小银灵有扯着嗓子喊道“主人,您是不是不知道先亲大虎还是先亲张浩啊,没关系,先亲哪一个都行,亲完了他们会缓一会儿才能醒过来的,您不用担心他们那个会看到您的,嘻嘻。”

    布天老脸一红,扯着嗓子喊道“你们不早说,诚心看主人笑话是吧。”

    山洞那头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嬉笑声。

    布天狠了狠心,先走到大虎面前,刚要亲上去,一下看见大虎那张是笑非笑的一张脸,“奶奶个腿的,你是不是能听到我说话,是的话你就眨眨眼睛。”大虎还是是笑非笑的,也没有眨眼睛。布天用手在大虎脸的前面扫了扫,大虎还是那个样子,眼睛眯着,是笑非笑的的样子。

    “哦,听不到的,奶奶个腿的,吓死老子了。”布天暗骂道。

    “大虎平常最听话,就先亲他。”说着,布天闭上自己的眼睛,慢慢的靠近大虎,‘深情’的在大虎那肥厚的嘴唇上‘一吻’,突然一道电光在从布天的嘴唇上一闪,布天吓得立刻‘分开’了大虎的嘴唇,“我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有电啊。”布天错愕的看着大虎,只见那道电光沿着大虎的嘴唇一直上了大虎的眉心才消失不见了。

    “哦,原来是这样的,这也许就是‘鉴天宝珠’的能量吧。”

    “呀,得赶快再亲张浩,要不然大虎醒了就不好了。”

    布天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急忙又亲了张浩一嘴,刚亲完,就干呕这说道“奶奶个腿的,吃了多少大蒜,这都一天了还这么呛鼻子,真是不像话。”

    这时候,大虎伸着懒腰说道“睡了一觉可真舒服啊,咦,老大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喜了’。”

    “滚一边去,还不是因为你······”

    布天忽然想到不能说是因为亲了张浩一下被张浩的口气熏得,急忙干咳两下说道“还不是让你放的屁给熏的,你都在外面偷吃什么了,放的屁臭死了。”

    大虎耸着鼻子闻着,狐疑的说道“没有臭味啊,再说我也没放屁啊,怎么说是我方的屁熏的你,你冤枉我。”

    这时,张浩也醒了过来。张浩活动了一下身体说道“老大,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正和大虎说这话,突然眼前一蒙,什么都不知道了,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布天一惊,没想到张浩还记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张浩的话,正为难的时候大虎开口说道“什么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丫的一直在跟我犟嘴,我出手打了你一拳,谁知道你那么不经打,一下就晕了过去,老大以为我把你打死了,上来也给了一巴掌,我也就跟着晕了,就这事,有什么不明白的。”

    布天突然发现,大虎不是看着那么的粗蛮了,似乎什么都明白,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看着大虎说的那么的随性,布天忽然间有种感觉,这个大虎不是看着那么简单的。

    “行了,我还没说你俩呢,就为了几件破盔甲挣得两红脖子粗的,至于吗。走了走了,我们该回家了,都出来一天多了,家里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呢。”布天冷着脸说道。

    出了墓穴,布天把那枚石簪又放回‘凤凰’的眼睛里,巨大沉重的石门又‘轰隆隆’的合在了一起,就像刚开始的时候一样,跟谁也没有动过似的一模一样,石门上的哪一龙一凤又恢复到模糊不清的样子。

    大虎怔怔的看着,惊奇的说道“真是神奇啊,它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到底是怎么弄的啊。”

    见大虎傻愣着看着石门不动,张浩没好气的说道“咋地,你是想研究透了这扇是门再回去吗?那好,你自己就呆在这里好好研究研究,我们可要回去了。”说完,大步的向山洞外面走去。

    看见张浩和布天都已经走出了几十米的距离,大虎一路小跑的追了上来,“唉,你们等等我,谁要留在这里了,我都一天没吃东西了,肚子早就饿扁了。”

    “你就知道吃,不研究你的石门了。”张浩道。

    “不研究了,还是回家要紧,也不知道咱们藏东西的地方有没有被人发现,要是门人发现,咱那食盒里还有好多吃的呢,就怕被上山游玩的人发现,那就不好了。”大虎言道。

    说者无亦听者有心,布天一听大虎说的话,急忙回头冷着一张脸说道“你们把咱们带上山的东西扔在山上了?”

    大虎傻愣着说道“没有扔,还放在原来的地方。”

    布天沉声说道“这还不叫扔吗,那几样东西万一不小心被上山游玩的人看到,你们说怎么办。”

    张浩一见布天不高兴了,紧忙解释道“老大,您先被生气,东西我都藏好了,吃的和用的分开藏得,不会被发现的,您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布天一听,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瞥了一眼大虎说道“就知道瞎咧咧,多跟耗子学学,长点心吧。”

    大虎撅着嘴巴,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低声嘀咕着,“人家还没说完就吼人家,就知道欺负我。”

    布天回头一瞪眼,“你在那嘀咕什么呢,还不跟上。”

    大虎吓得一激灵,急忙紧走几步跟上了布天。

    又回到了开始‘练枪’的那个地方,大虎三步紧着两步跑到一块大石头后面,鼓捣了一阵子,搬出来一个箱子,急不可待的打开了箱子,“唉,吃的东西还在,一点都没坏,你们要不要吃啊。”大虎一边往嘴里塞着面包,一边冲着小金灵和小银灵说道。

    “啊,还有好吃的啊,我以为都让你们吃完了。”小银灵蹦跳着跑到大虎身边说道。

    张浩也从一块大石头低下挖出来一个白色的袋子,拿到布天面前,“老大,东西还在,一件也没少。”

    布天瞥了一眼袋子,“赶紧装箱子里,把吃的都分着吃了,休息一会儿我们就回去,再等几个小时就会有上山的人了,还是谨慎一点好。”布天沉声说道。

    “知道了,我这就去跟他们说。”

    ······

    银白色的曙光渐渐地显露出绯红,墨蓝色沉重的天幕正一点一点的向背后徐徐撤去,东方那瑰丽的朝霞正冉冉升起。新的一天又一次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等到太阳再一次笼罩大地的时候,布天他们已经在回山庄的路上了,那片峡谷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快到山庄的时候,张浩突然问道“老大,东西是您带回去还是拿回诊所。”

    “哦,你不说我还忘了,这样,等会儿到了山庄,你们拿是东西绕道后们去,不要被外人看到你们进了山庄。”

    “知道了老大。”

    快到山庄大门口的时候,布天从车窗里远远地看见李倩站在哪里焦急地向公路这边望着,一看见布天的车驶了过来,李倩急忙就迎了上来。

    “小天,你可算回来了,家里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