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又是皮三木
    柴老头听着声音很熟悉,急忙坐直身子仔细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你是,布先生。”

    布天吸了一口‘糖水’人畜无害的笑道“怎么,这才几日不见,柴爷就不认识我了,也对,柴爷最近公务繁忙,没有时间记得我这样的‘无名小卒’,有情可原,有情可原。不过,柴爷不记得我,我记得您就行了,这不,想柴爷了,想请柴爷到我哪里做做,喝喝茶,吃个便饭什么,不知道柴爷肯不肯赏这个脸给在下。”

    大虎走过去,盯着柴爷,笑眯眯的,不紧不慢的拔出了桌子上的那把‘卡卓刀’。一边往外拔,一边还嘀咕着说道“这刀还真他娘的给力,就不知道砍人的‘葫芦瓢’给不给力。”说着,大虎拔出弯刀,向桌子上的那些啤的,白的,红的酒瓶子砍去,刀刃扫过之处,所有的酒瓶上半部分齐声落下,各种酒水瞬间洒的满桌都是,有一些流到了柴爷的脚下。

    布天嬉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柴爷,我这个兄弟刚从‘五台山’回来,就是个杀猪杀牛的,没什么文化,就喜欢玩玩儿刀什么的,一天要是不让他砍点什么东西,他就会发疯。疯起来连我都拉不住,您别见怪啊,回头我说他。”

    柴老头讪笑着说道“不怪,不怪。年轻人嘛,火气有点大,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说着,柴老头就慢漫的站起身来,眼神四处的转悠着,像是再找什么东西似的,一只手却趁机摸到了身后。

    布天吸着‘棒棒糖’的糖水,满不在乎的坐到了沙发上,不紧不慢的说道“柴爷,千万不要有什么想法,我这个兄弟要是看见你拿出来什么吓人的玩儿,他可会发疯的,要是不小心在把你的胳膊腿儿砍了一个,那就不好了。”

    一听布天这么说,柴老头顿时憋茄子了,本打算来个出其不意,没想到人家早就看出了他的用意。既然来暗的不行那就干脆来明的,正想着要把出身后‘家伙’的柴老头忽然看见了小金灵和小银灵两人正冲着自己微笑。柴老头正想也*的笑一下,突然瞪着眼睛愣住了。只见小银灵手里正把玩着一把银色的‘*’。柴老头瞪大眼睛一看,不由得向身后摸去,这一摸,大惊失色,自己的那把老古董‘左轮’早已不翼而飞,而小银灵手里玩着的那把‘左轮’这是自己多年来防身的‘家伙’。到了这里,柴老头完全的没了注意,像斗败了的‘绿毛公鸡’,耷拉着个脑袋坐在那里,好一会儿才打起精神说道“不知道布先生找小老儿有什么事情吗?”

    布天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细细的品味着,“嗯,不错,这酒挺好喝的,甜甜的酸酸的,比您上次送给我的那几瓶‘拉菲’都好喝。唉,老爷子,这是什么酒啊。”

    柴老头讪笑着说道“不是什么名贵的酒,就是几种饮料兑了一些稍微高一点的‘五粮液,茅台’什么的。女人和的玩意儿。喝着玩的。您要是喜欢我叫他们现在就兑了来。”

    布天笑笑说道“不用了,这些就够了。不用麻烦了。”

    布天悠闲地喝着‘饮料酒’,也不说话,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柴老头见布天也不言语,自己问了几遍,布天只是一笑了之,就是不说找他有什么事。几个人就这么干坐着。

    突然,包间的门开了,走进来两个穿黑西装的‘大汉’。柴老头一下就来了精神,以为是自己的人来了,忙不慌得嘿嘿笑道“布先生,您要是没有什么事情,那老夫就不奉陪了,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着,站起身来就准备向外走。

    “妈了巴子的,我老大让你走了吗,再敢乱动我削死你。”大虎装腔作势的说道。

    柴老头嘻笑着说道“你老大,哈哈,这地方我先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能奈我何。”

    说完,打不垮出酒桌,正想着向外走一步的时候,布天说活了,“干嘛那么急啊,我的话还没说呢,在坐会儿,一会儿我们一块儿出去。”

    柴老头咧嘴一笑,“你的话?你的话我才没工夫听呢,起开,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布天哈哈笑道“哟呵,你能怎么不客气,吃法的家伙式都不在自己手里了,还这么嚣张。来,你不客气一个给小爷我看看。”

    柴老头也哈哈笑道“那好,我就不客气一个给你看看。”说完,冲着刚进来的那两人‘大汉’一摆手说道“你们俩,给他们看看老爷我是怎么不客气的。”

    柴老头说完,笑眯眯的看着布天,过了一会儿,那俩‘大汉’没什么反应,柴老头不高兴了,大声的说道“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把家伙亮出来。”

    那两个‘大汉’错愕的看着柴老头‘发疯’,心里还嘀咕,这老家伙是不是喝大了,怎么冲我们发号施令起来,妈的,要不是看他一把年纪,准把他脑瓜子打放屁了。

    柴老头见那俩人还是没有反应,根本就没拿它当回事,这才发觉这俩人好像不是自己带来的那些人其中的两个,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暗道不好,看来自己带来的那些人已经被这些人给解决了?

    这时候其中的一名‘大汉’说道“先生,事情已经办妥了,还顺便捞了点油水,这件事没事先跟你说,只是‘秃子’队长说您一定不会反对的,所以我们几个顺便就······”

    布天微笑着说道“是不是顺便‘搂草打兔子了’。”

    ‘大汉’急忙点头说道“是是是,先生都知道了。队长说的真对,先生真的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布天老脸一愣,“多少?”

    ‘大汉’道“七七八八的家在一块儿,能有一百多万吧。”

    布天皱眉道“才这么多啊,不行,太少了,再去仔仔细细的给老子找,有多少要多少。”

    大汉答道“是先生,我这就跟弟兄们说,只要是能换钱的全部都带走,”

    坐在那里发呆的柴老头这才明白,敢情刚才进来的这两个人是人家自己的人马,听那人的意思,好像来了不少的人,还要把这间会所连锅端了。要真是这样那可‘歪茄子了’,这间号称东海市最豪华的私人会所之一可是自己看的场子,万一车折自己手里,那‘青木集团’的老总还不把自己大卸八块。

    柴老头紧张的满头是虚汗,很是性感的咬着嘴唇,小眼珠子转来转去,想着应急的对策。一只手慢慢的伸进了放手机的口袋,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的翻自己的口袋就是没找着他的手机。柴老头此时想死的心都有,抬头看去,正好又看见小银灵手里正玩着手机,正是自己的那部。

    小银灵似乎发现柴老头再看自己,晃着手里的手机嬉笑着说道“老头,你可这不害臊啊,手机了净是一些女孩儿光屁屁的照片,你真是老不害臊,不要脸。”

    柴老头真的绷不住了,扑通一声坐在了满是酒水的地上,哭丧着脸说道“布先生,你找小老儿到底有什么事,您就说吗,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都告诉您,您不要在这个样子不说话了好吗。”

    布天撇嘴笑道“你老可想好了,真的让我问话了吗?我要是问了你要是回答的我不满意,那还不如不问,我们就这么再坐会儿,等我的兄弟办完事,你就和我们一起走。”

    柴老头一听,急忙说道“想好了,想好了,您尽管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全都告诉您,绝不敷衍于您。”

    布天冷笑一声“呵呵,说是这么说,等会儿我要问的话,你指定是答不上来,我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

    柴老头急忙说道“答得上来,答得上来,您是不是想问您山庄问口的那场车祸。”

    一听到这里,布天‘啪的一声’捏碎了手里的酒杯,虎目园瞪的看着柴老头,“说!敢有一句不实,我就让我这位兄弟活劈了你。”

    柴老头吓得一激灵,还是头一次看见布天这个样子,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说道“我说,绝不敢有半句隐瞒,其实那场车祸是‘青木集团’的‘制药师傅’皮老头受益陆不凡做的。皮老头说,只要让你的哪几个‘相好’的死上一个,到时候您就会悲痛欲绝,到时候就轻而易举的从你手里把‘云天制药’给夺过来。到那时,陆不凡就是‘云天’当家人了。皮老头受益的是陆老爷子的亲孙女,他不知道陆不凡就是‘陆影’亲爹,所以后来不知道陆不凡是怎么把那两个叫‘刘睿’的女孩骗到了‘云天制药’去。为这事儿,姓皮的老头还找过陆不凡,说他婆婆妈妈不是干大事的,没有做到‘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样弄了不但夺不会来‘云天’,反而会激起你的报复。”

    柴老头说完看着布天,又小声的说道“您要知道的是不是这件事啊。”

    布天努力的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笑了笑说道“你能告诉我,那个叫‘皮三木’的是什么时候去的‘青木集团’又是谁引荐的。”

    柴老头低头想了想,忽然说道“哦,我想起来了,好像是一个姓风的老爷子,那老家伙好像和皮老头很熟的样子。就是那老头带皮三木去的‘青木集团’。”

    布天眉头一皱,紧握拳头,低声的说道“风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