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216章 残魂
    按照之前的层层把守,这面具应该是极为恐怖的东西才对,绝对不可能如现在这般安安静静的待着不动。唯一的解释就是它还没有破开所有的束缚,所以,不是它不想动,而是它动不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剑如蛟咬了咬牙,飞身朝那面具掠了过去。等其余众人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只离那张面具不到十丈了!

    “剑锋主!快回来!”

    不理身后的呼喊,剑如蛟放慢速速,一点一点的继续往前挪。九丈、八丈、七丈最后在只有不到五丈的时候剑如蛟才停下来。因为再往前走就是四根燃着丹火的石柱的范围内了。之前被切成碎块的十二尊怪物就是在进入这个范围才被攻击的。

    围着转了一圈,不但走动被那面具无视,就连大声说话也没有半点反应。剑如蛟笑了笑,他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这面具的束缚并没有被彻底打开。最后的关键应该就在周围耸立的四根石柱上。

    后面的吕红衣等人也发现这番奇怪的一幕。壮着胆子也跟了上来。见到剑如蛟嘴角带笑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开口询问。

    剑如蛟的一番解释全听明白的一个都没有。丹火的属性之类的他们都是第一次听说。更别说什么“五行”的概念了。这甚至根本就不是五岳大陆的理论。而是来自剑如蛟前世地球的理念。

    不过众人还是听懂两点,一就是这张面具并没有被完全释放出来,还被周围的四团丹火形成的不知名手段禁锢着。二就是剑如蛟有办法彻底放出这张面具。

    那么问题来了,放出来之后是大家一起被这张面具一体杀绝还是运气爆棚逃出生天?

    谁愿意赌?

    “麻蛋!要是是个活人就好了,起码能沟通,谈谈条件。这特么的一个死物,根本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谈条件?死物?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剑如蛟可不会觉得这面具是一件死物。若是死物的话怎么可能被如此高规格的对待?

    面具应该是可以沟通的。可现在看来至少在石柱禁锢的范围外却是沟通不了的。想要沟通也只能进到里面去才行。

    剑如蛟繁复思量。最后心里发狠,不等吕红衣等人反应,他便抬脚踏了进去。

    猛然间,一如到了另一个世界。有些像他修行时被带进的先祖记忆那种逼真的幻境。

    眼前已经不是刚才的墓穴了。放眼望去却是一个辉煌的皇宫,依稀可以发现跟外面的地宫很像。而宫殿的尽头是一张巨大且极尽奢华的椅子,椅子上此时正坐着一人,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着他。

    定了定心神。剑如蛟明白椅子上的那人应该就是那面具的灵智了。甚至很可能就是壁画上那个面具的主人,那个被人害死的勇者。当然,应该只是属于魂魄一类的存在。

    那人一身华服,样貌跟五月大陆的人差别不大,只是耳朵有些长有些尖。身材也是异乎寻常的高大,近三米。

    等剑如蛟走近些,那人突然开口说话,声音低沉,带着一股压抑的气势,剑如蛟差一点就被压得跪下了。最后还是靠着脑中的荒天剑才堪堪挡住威压没有丢人。

    语言不是五岳大陆的,剑如蛟也听不懂。朝着那人比了比手势,示意自己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那人先是一愣,然后抬手一道绿色光带打出,不等剑如蛟做出半点反应就缠在了他的额头上。

    “小子,不必惊慌,这是连魂的手段,如此一来你我便能直接用魂魄对话不再受语言不通的阻碍了。”

    剑如蛟闻言也没再挣扎,躬身朝着座上之人行礼道:“晚辈剑如蛟见过这位前辈。不知前辈可是外面地宫中的那张鬼头面具?”

    “鬼头?嘿嘿,小子,那东西叫“战魔”可不是什么鬼头,象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乃是我大武星国的一种图腾。而我,也不是那张面具,只是被困在这里面的残魂。”

    残魂自言自语,似乎在倾诉,又似乎在给剑如蛟解释。他说他叫霸狭,是大武星国的国主。掌控十数个大小世界,权柄滔天。后来被朋友设计陷害不幸生死。临危之际将自己的残魂藏在这张面具当中才得以逃脱。后来他的亲信将这张面具葬在地宫内。

    “可为何这地宫似乎走了两个极端。一方面您的属下似乎不想有人来打扰您的长眠,另一方面似乎又特意留下线索想要后人把你放出去?”

    “他们都没有错。不想让我出去的是因为怕我的残魂被怨念侵蚀彻底魔化成“凶魂”残害生灵。想我出去的,是信我没有被怨念侵蚀没有魔化,想我能重新回去带领他们重振旗鼓。但不管魔不魔化,想要温养到我的残魂能够再现天日的那一天都需要极其漫长的岁月,他们没人能等这么久。所以,把这个选择交给了运气。听天由命而已。

    嘿嘿,小子,看你跟我星国中人模样迥异,你是哪方世界的修士?是游历到了我们这里凑巧发现这座地宫还是我大武星国已经被你的世界占领了下来?”

    剑如蛟摇头,说:“前辈,晚辈是五岳大陆亡煞宗的弟子。不曾去过您的大武星国,也从未听说过。这座地宫所在是一个破碎世界,您的地宫就在这破碎世界里。晚辈是在这方破碎世界历练时无意闯入这里的。”

    “你说什么?!破碎世界?!”

    剑如蛟点点头没有接话。他能理解这位霸狭的反应。谁一困无数年,恍然回首,却听到自己的世界已经没了,成了破碎世界,这换谁都不可能立马接受。因为这意味着无数年来的执念、牵挂、仇怨,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毫无意义。

    沉默良久,霸狭才开口问道:“你来找我可是想要从这地宫中出去?”

    “是的前辈。晚辈和同门都被困在这里,希望前辈能放晚辈们一条生路。作为报答晚辈可以想办法让前辈从这面具中脱困。”

    “你?如此说来你是丹师?有丹火?拿出来给我瞧瞧。”

    剑如蛟点头。随手唤出一丝寂灭丹火,然后一闪又收了回去。

    “不错!虽然是种不知名的丹火,但看得出这种丹火极不简单。你的确有能力放我出去。”

    “那前辈是同意了?”

    “哼!我说说过同意二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