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213章 主墓室
    那印玺魂器在吕红衣的手里,她受了伤,闻言连忙把印玺拿出来递给一名弟子,后者接住一把将印玺按在暗门的凹口里。然后试了试,接着猛的往右边一扭。便听到咔咔咔的机关声响起。暗门徐徐打开,露出一条继续往下的台阶。

    “快走!”

    还有命在的八人根本不及多想,直接跳下了暗门。最后一个下去的是剑如蛟。下去的瞬间抽掉了那方印玺,暗门便慢慢合拢,依稀还能听见从上面传来的怪物嘶吼声。

    台阶并不长,也就不到五十级。然后就是一扇高耸的大门,要抬起下巴才能看到门顶。

    大门虚掩,看得所有人都眉头狂跳。

    又是虚掩?这到底是不是墓穴啊?开着门就是故意要人进来的吗?即便剑如蛟此时也是心里发麻。这处墓穴实在是过于诡异了些。

    没人问是不是进去。直接推开了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巨大的空间。光亮所及居然看起来似乎是一座地下宫殿!

    金碧辉煌用在这座地下宫殿当中都显得极其贫乏。放眼望去,就剑如蛟的见识也发现这宫殿里用来装饰的栏杆、地砖似乎都是品级不错的魂器材料。墙上更是用各种异石镶嵌出了一幅幅美轮美奂的壁画。灵晶之类的东西在这里只配用来当地砖上的点缀。

    剑如蛟咽口水的时候听到身边齐齐的也同样在咽着口水。在场的所有人何曾见到过这种奢侈以极的场面?那种根本无法想象建造这么一座宫殿要花掉多少资源。估计卖了亡煞宗也不够吧?

    震惊归震惊。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妄动。甚至连大门都没有迈进去。只是就地打坐疗伤。

    二十人到这三花世界,这才过去不到十天。便只剩下了八人。而且其中还有三人带伤。

    好歹这次准备充足。伤患都有丹药医治。只要不是致命的或者毁根基的伤,都算不上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每人的消耗都是极重。特别是心理上的持续高度紧张让人感觉很是疲惫。

    “原地休息两日。”

    众人点头却不答话,各自抓紧时间回复体内的元气平复情绪。一晃便是两天过去。

    派出两人先进到宫殿中探路。来来回回两人在里面转悠了足足半小时才出来。没敢动任何东西。但却把里面所见的情况带回来不少。还仔细的将自己走过且没有遇到凶险的路线全都记了下来。

    “大殿的中央有一个三丈高的石棺。石棺周围有十二尊之前见过两次的那种人形怪物雕像。其余的地方全是按照现实中的宫殿模样建造的,连厕所都有。而且到处都是宝贝,灵晶遍地都是。之前的那两座墓室跟这里完全没得比。咱们应该是到了主墓室了。”

    “对。我也觉得。而且我基本上把这座墓室转了个遍,没有发现任何机关凶险。”

    吕红衣点点头。到都到这里了,只能进去瞧瞧。能拿到多少好处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在里面找到出去的路。

    踩在用魂器材料铺设的地砖上,看着地砖上那些灵晶点缀的花纹,剑如蛟有不由的在心里苦笑道:“走在这上面怎么老觉得心里亏得慌啊?如此糟蹋好东西,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沿着之前进来探路弟子绘制的路线,很快就看到了大殿中央的那座庞大的石棺。

    “那些灯是你们点燃的?”吕红衣指着石棺周围竖起的四根腰粗三丈高的石柱朝之前探路的弟子问道。

    “不是。我们看到的时候这四根柱子上就燃着火。”

    剑如蛟叹了口气,打断了吕红衣,说道:“那些不是凡火。已经在那石柱上燃了不知多少年了。”

    不是凡火?

    “莫非,那些,也,也是丹火?”吕红衣的声调都不自觉的拔高了几个分贝。指着远处的石柱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剑如蛟。

    “是的。都是丹火。金色的便是之前咱们在通道里遇到过的绵璃丹火。颜色再深一点的是“瑕赤丹火”,左下角颜色翻绿的是“木留丹火”,最后一种是带点淡蓝色的是“苍丹火”。这四种都是十大丹火里有名有姓的东西。别,不用再问了,我不会看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四种。”

    “你的意思是那石棺的主人用了四种十大丹火来当蜡烛?而且是给一个死人当蜡烛?”

    “我也不知道。不过至少看起来确是在拿丹火当蜡烛使。”

    一团拳头大小的丹火就能造就一名大丹师。何况是远处那人头大小的四团?!暴遣天物到了这种地步,吕红衣觉得这人幸好是死了,不然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宝物。

    先找了一些不太起眼的小东西收刮。比如墙角的那个用灵晶铸造的痰盂;又比如桌案上那只魂器镇纸;又或者墙上壁画上的几颗不知名宝石。

    折腾了足足两小时,八人虽然捡钱捡得满面通红,但眼底却依旧一副苦笑的眼神。

    比起宫殿中的宝物,他们这样东扣一点西挖一点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很有一种乞丐捡垃圾的既视感。

    虽然有些脸上无光,但八人都相当满足。不说收刮的魂器,单是得到的灵晶和宝石就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只要能活着出去,修行路上起码可以少奋斗三十年!

    可惜的是,这里没有一个地方看起来像是出口的。而且从逻辑上来讲墓穴的主墓室的会有出口存在吗?

    “不会出路又在那口石棺里面吧?”

    “按这墓主人的尿性,很难说。”

    “我总觉得这不像一座墓穴。哪有墓穴不放断龙石,不关墓门,等人进来了才把人堵里面的?”

    “你这么一说也真是。莫非是故意的?就是要人到这座主墓室里面来然后找不到出路,把希望放在之前的那座墓室一样,认为出路在石棺里面,然后继续开棺?”

    小声的议论却是所有人心中所想,包括剑如蛟。

    把后路给你断完,然后搞一个假墓室出来,让人知道石棺下还有出路。然后接着又是主墓室,同样的格局,不自觉的就会再次把逃生的可能盯在那口石棺上。

    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便会萌生一种猜测。这墓穴的主人似乎是在有意的引导外来者来到这里,然后打开自己的棺椁。

    可这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