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210章 吃人的雕像
    断龙石砸下,封死了退路。三名修士立马运使手段想要将其斩开,可却发现砸下来的断龙石居然不是凡物,铸体境的全力轰击之下居然只是打掉一些石屑,想要斩开完全不可能。

    “小心!”

    吕红衣猛地拉着身边的一个亡煞宗弟子往边上飞扑。堪堪躲过一道直斩而下的刀芒。

    “啊!”

    异变发生太快。在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断龙石上的瞬间,耸立在人群中的十二尊雕像突然火了过来,挥动手里的长兵当头就朝最近的亡煞宗弟子斩来。势大力沉而且极其突然。一下就将三名猝不及防的弟子斩成两片,身死当场。

    而这还没有完。被砍成两片的尸体掉落地上的同时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眨眼肢解,整块变成碎末再变成猩红的粘液,凭空悬浮,分成均匀的十二分,齐齐落入所有雕像的嘴里。眨眼后,只有几滴血迹残留地上,尸体便消失不见。

    如此,大家看明白之前的申齐到底去了哪里。

    铸体境修士啊!肉身强度绝对不下余普通铁器,居然还是一刀两断。这些雕像挥动兵器的力道可想而知。

    “快!各自结阵,往前路靠拢!”

    吕红衣的决断很及时。本来有些慌乱的亡煞宗弟子听到指挥便连忙就近结阵。各出手段,迅速稳住了阵脚。

    有了准备,发现这些雕像其实并不是很难对付。它们的动作虽然快,但是却不够灵活。力道巨大,但结阵之后还是可以挡下。所以,死掉三人之后,再没有人被杀掉。

    “去死吧!”

    一名弟子抓住机会,双手凝聚起黑色阴煞在法诀的加持下抡出两道黑色半月斩,带着极强的锋锐斩中了一只雕像的脖子。偌大的脑袋应声而断。可雕像的身体却根本没有停下,依旧如故。

    等着逼退了几个亡煞宗弟子之后,这只无头雕像才不慌不忙的捡起自己的脑袋往脖子上一杵,又按了回去!

    打不死!?

    不但打不死。在交锋的短短十几息的时间内,所有人都明显感觉到这些雕像的速度和力量都在快速的提升。结合之前自己体内元气外泄的发现。所有人都想到了一点:这方墓室里的阵法正在吸收他们的元气源源不断的补充到这些雕像当中。此消彼长下,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这些雕像耗死。

    “快点过来!”吕红衣心中焦急。这出墓室是万万留不得的。退路又被断龙石封死。想要活命或者说暂时留得命在唯一的出路就只有继续往前深入。

    当最后一个活着的亡煞宗弟子踏入前进的通道的时,身后的那些雕像只是堵在门口无声的咆哮,但却没有追出来。看上去它们的活动范围只有那一处墓室。

    重新踏入通道。后面没有追上来。所有人的心里都松了口气。但又更加忐忑。因为现在看起来他们已经没了退路。

    重新点上火把照亮。一行十五人继续前进。神态分外紧张。行得一小时,前面多了一条岔道。

    分?还是继续一起?

    没纠结太久。要死死一起,要活一起活。在这里分开就意味着力量也被分开,谁也没有把握在下次遇到凶险之时还能活下命来。

    吕红衣冷着脸,左右看了看,指着右边的通道说:“我亡煞宗以右为尊,就算是死路我也认了!走!”

    踏入右边的岔路,最后一人进入的同时又一条断龙石砸了下来,再次把退路封死。

    “这特么的什么墓穴!不让进特么还开着门?”

    这句话道出了很多弟子心头的疑惑。说是墓穴,可却中门大开。等人进来了才又堵住退路。怎么看都有些像是在“关门打狗”。

    “你们看,这里也有壁画!”

    的确有,内容又变了。画面上也是一条狭窄的通道,也是一群人在通道内行走。往下,通道内似乎是燃起了大火,把这些闯入的人全都烧成了飞灰。而一个巨大的鬼物头颅一直高挂在壁画的上方,面带冷笑,阴沉的看着下方。

    “这,这是在说我们吗?”

    “狗屁!险地又如何?来之前谁都知道凶险。闯而已!”

    不管这壁画是不是在提醒什么,或者预示什么。都没有选择,只能往前。

    前行速度极慢。半小时也才走了不到百丈,通道人不见尽头,而且明显感觉到是在往下。因为地气越来越重。

    再走十来丈,眼前突然毫无征兆猛地炸开一团烈火。当先一名弟子也算反应迅速。但依旧被火焰烧到一条腿。脸色惨然。

    “铿锵!”

    自己挥刀将自己的左腿斩断。这才让那诡异的火不至于蔓延到别的地方。

    那火感觉不到温度,扑不灭,却又似乎有灵性,片刻烧掉那条短腿之后还知道回缩,眨眼消失在地面砖石的缝隙里。

    剑如蛟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呢喃了一句:“绵璃丹火!?”

    声音不响,但却被所有人听在耳里。

    绵璃丹火的大名即便不会炼丹的亡煞宗弟子也是听说过的。这是丹盟对外公布的世间十大丹火之一!排名第五!

    “剑锋主,你确定那是绵璃丹火?没看错?”

    “不会错的。那就是绵璃丹火。”

    一边说,一边掏出一枚断续丹喂那受伤的弟子服下。

    “丹火也会主动攻击人?”吕红衣道出了心中疑惑。

    剑如蛟对此也很不解:“的确。就绵璃丹火而言它跟绝大多数丹火一样都是属于“死火”除非受到控制不然不会自己肆掠。可这古墓中应该不会活人才对,又是如何操纵绵璃丹火突袭我们的呢?”

    猛然,剑如蛟响起前面看到的那副壁画,想起了壁画上那面带冷笑的巨大怪物头颅。

    丹火是用来炼丹的,但不用来炼丹,光靠它们的温度和灵性也能算是极其难对付的凶狠手段。想要克服可不容易。

    “吕峰主放心。只要是丹火,我便有办法过去。只不过需要大家配合。听我命令。”

    “如何配合,你说。”

    “我会用我的丹火把你们一个个的裹住。如此一来,这里的绵璃丹火便会被我的丹火排斥。便伤不了你们了。所以你们要完全听我安排,完全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