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94章 回死峰
    血浪枯比起之前在山村里的时候身上的气势更重了。脸上即便带着笑意也给人一种沉沉的压迫感。

    “弟子剑如蛟参见宗主!”剑如蛟扬声拜见。很是规矩,心里也有些疑惑,不知血浪枯给自己的那块“长老铭牌”是不是给错了。

    “好好好!本想过两天宣你回来的,没想到你这么快便处理好了家中事务。很好。如此倒也正好把你那“回死峰”的事情一并了结了。”血浪枯一边说,一边让人递给剑如蛟一叠资料。

    剑如蛟接过,打开一看,上面全是人名档案,一共三十六人,各个详尽。却不知血浪枯给自己看这个干嘛。

    见剑如蛟一脸茫然,血浪枯哈哈大笑,点了点剑如蛟,笑道:“你呀你!你手里的身份铭牌你没看吗?进山门的时候就没人告诉你那是长老才有的身份铭牌吗?那回死峰就是你的驻地,明白了吧?”

    剑如蛟摇头,躬身道:“宗主,弟子还是不明白。弟子修为低下,何德何能可以当得起一峰之主?还望宗主收回成命。”

    血浪枯嘿嘿一笑,玩味儿的看着剑如蛟不做声。过了好半晌才开口问道:“你可知道成为一峰之主在我亡煞宗意味着什么吗?”

    “弟子不知。”

    “意味着权力!比一般帝国皇帝都大的权力!你可还想拒绝?”

    剑如蛟再次拱手,说:“弟子实力微末,实在难当大任,请宗主另选贤能!”

    他可不是在客气,而是真的不想当什么长老也不想当什么峰主。权力大是大,可那是表面上的东西,需要相匹配的实力在上面才坐得稳。就他如今的修为,在修士世家里还算不错,但到了宗门,也就一个内门弟子的水平。更别说宗门长老了。差得太远。

    血浪枯却不接话,另起一头道:“亡煞宗这些年来一直受困于功法缺陷不得寸进。你是最清楚的。要不是你炼出五品万毒丹,老夫也不可能踏入拓丹境。所以,由此可见丹药一途对我亡煞宗来说重若性命!

    回死峰一直都是宗门的炼丹之地。上面的弟子也都是丹师。不过素质却是日益衰落。这次老夫重回亡煞宗才知道,回死峰上居然已经找不出一个像样的丹师了。拢共五十七人,叛逆处死了二十一人,剩下的三十六人中最高品级才三品。如此实力甚至比不过一些一流的修士家族。这让宗门的颜面何存?

    而你,剑如蛟,你是宗门如今丹师品级最高的人,而且还是远古奇珍选择的传承者,不但丹诀手段远超寻常丹师,更是万千丹方铭记于心。你说说,换成你是宗主你又会如何选?难不成放着现成的五品丹师不用去让那些三品丹师执掌回死峰吗?”

    剑如蛟听完哑然。没想到血浪枯打的如此算盘。也没想到堂堂马上就要荣升一流宗门的亡煞宗居然连一个五品丹师都找不出来。窘迫到了这份田地。

    心知自己手里的“长老身份”是推脱不了了。再拒绝便是不识抬举,弄不好就恶了血浪枯。

    “弟子明白了。愿为宗主看守回死峰,定不让宗主失望!”

    血浪枯笑着点了点头。手一翻便拿了一方小印出来递给剑如蛟。道:“这是回死峰峰主的执掌魂器。你回去用精血祭炼便知道该如何使用了。这是件不可多得的魂器,你可以好好琢磨琢磨。好了,我让雨愁陪你去上任吧。”

    “谨遵宗主令!”

    拜别了血浪枯,跟着雨愁直接坐着一只小型的飞行凶兽落到了千丈外的回死峰上。

    跟剑如蛟之前所想完全不一样。这座山峰出奇的朴素。就连正中的大殿也是。周围的屋舍不多,而且都是简易的木房,比起剑如蛟以前在剑家精英阁的住处都多有不如。如果不是鼻尖传来的许些丹香的话,很难让人相信这里住的都是丹师。因为大陆的人都知道,丹师是最富有的一群人,也是最奢华的一群人,怎会住得如此简陋。

    “都出来,你们的新任峰主到了。”雨愁的声音不响,但却极具穿透性,就像有人在你耳边说话一样。话音落下不到五息,数十人便都从各自的屋子里跑了出来。

    好家伙!这都是一群大爷大伯啊!最年轻的也少说五十了吧?一个二个都邋里邋遢的,像流浪汉多过像丹师。出来后也是站没站相,东张西望的似乎是在找雨愁所说的峰主。

    “到处看什么看?这位是剑如蛟,剑长老,也是你们回死峰的新任峰主。还不快点过来拜见!”

    吃惊、愕然、愤怒、不屑、轻蔑、荒谬反正一股脑的全是这种负面的眼神齐刷刷的就落在了剑如蛟的身上。不过碍于雨愁的面子,这些大爷大伯都没当场闹腾,还算老实的一一过来参见,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不过那态度就可想而知了。

    雨愁似乎也拿这些皮懒的大爷大伯们没什么办法。脸上抽一抽的,估计也是被气得不轻。不过一想到这些人的德性再看看剑如蛟,他便笑了。然后交代了几句,拍了拍剑如蛟的肩膀转身便走了。

    雨愁前脚一走,这些大爷大伯们就一哄而散,正眼都没瞧剑如蛟一下。

    剑如蛟也不以为忤。初来乍到,加上年纪、资历、修为都不足以服众,出现如此场面很正常。

    自己优哉游哉的也不去大殿休息。背着手就开始到处转悠。

    这里看上去虽小,但却五脏俱全。连灵药埔都有。而且山上的杂役很多,不下千人。他们大部分的工作就是伺候药田里的灵药。还有就是帮着丹师打理一些生活起居的杂务。

    无意间剑如蛟走到了一间偏静的木屋。看木屋的样式里面应该也是住着一个丹师。此时正有一股丹香从木屋里飘出来,里面的人应该是在炼丹,闻起来已经到了快要成丹的步骤了。

    “嘭!”

    突如其来一声爆炸。接着一股烧焦的焦臭味飘了出来。剑如蛟微微一笑,心知这是炸丹了。对于手法不够纯熟的丹师来说,炸丹本就是常有的事情。

    心念一动,剑如蛟敲响木门。

    里面传来一声暴躁的呼喝:“谁啊!敲什么敲!滚一边去!烦着呢!”

    剑如蛟嘿了一声,扬声道:“本峰主查房,赶紧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