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89章 脱身
    拓丹境到底有多强,剑如蛟根本不清楚,他甚至连凝魂境有多强都不知道。只晓得一旦踏入拓丹境,那就意味着正式踏入大陆一流强者行列!

    亡煞宗这么多年为何只能在二流宗门徘徊,其根本原因就是亡煞宗没有一个得到一流宗门认可的高手!

    一般来说,拥有凝魂境强者的宗门可以踏入二流宗门的行列,但即便拥有一百个凝魂境的强者也还是只能是二流宗门。顶多算是二流顶级宗门。就像亡煞宗一样。即便可以叫板重山帝国又如何?还不是只能顶着二流宗门的招牌。

    可一旦一个二流宗门里出现了一个拓丹境的强者,那就不一样了,最起码这个宗门已经具备的晋升一流宗门的第一个条件!而这对于早就在二流顶级宗门待了数千年,积累了数千年的亡煞宗而言,那就意味可以一跃成为一流宗门!

    村子里早就热闹开了,特别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更是热泪盈眶喜极而泣。他们中大部分都是被废了肢体或者是废了修为的残缺之人,数十年下来,为了将有限的资源供给血浪枯重修,这些残缺之人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任何的修补自身的丹药。只能如此残破的待在村子里浑浑噩噩。

    如今血浪枯突破成功,踏入了无数修士都梦寐以求的拓丹境,拿回亡煞宗的统治权只是轻而易举的事。这就意味着所有为了血浪枯付出苦熬了几十年的老人们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可惜,并不是所有的老人都能等到这一天。

    关于复辟的计划,已经烂熟于血浪枯的心里了。他如今刚疗伤完,神采奕奕,早没了之前那种死气沉沉的垂暮之感。新的境界让本已经走到寿元尽头的血浪枯再次焕发新生,寿元大涨。只要不出意外,再活个一两百年都是没有问题的。

    剑如蛟在第一时间就被血浪枯请了过去。心里颇为忐忑。因为血浪枯现在要是反悔的话,他也只能选择鱼死网破。这不是他所希望的。

    “剑如蛟,本尊能顺利突破你当居首功!”

    “宗主严重了,这本是弟子分内之事,何功之有?”

    血浪枯心情大好,自然剑如蛟说什么他都听着高兴。大手一挥,边上的一个老者便拿来一部法门放在剑如蛟面前。

    “这是本门秘法是一部七品剑诀。听红衣说你是修剑的,而且小小年纪还领悟了剑意。想来这部剑诀应当合适你。当然,这并不能全你之功。不过后续的赏赐还得等老夫重新回到亡煞宗才能拿出手。”

    “宗主恩义,弟子铭记于心!”

    一番激昂的陈词之后,血浪枯宣布,十天之后便是他重回亡煞宗之时。而剑如蛟表示自己想要先回一趟剑家。

    血浪枯很大气,让剑如蛟只管回去,等他夺回亡煞宗之后再传他去山门。

    剑如蛟离开前拿回了自己的乾坤袋,里面东西倒是一样不少。被吕红衣送到山外,才撒开全速,一路狂奔,朝着永安郡内重山帝国大本营方向疾驰而去。

    这一个半月的时间永安郡的局势一波三折。

    先是亡煞宗和咏月帝国之间痴线裂痕,咏月帝国打算拉上亡煞宗一起攻击重山帝国的计划胎死腹中。

    接着就在所有人以为咏月帝国将要进入被动期的时候,不料咏月帝国却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突袭。以高强修士为矛头,大量中坚修士和普通士卒跟进,三天内便将僵持不下的永安郡五座要塞全部攻克!直逼重山帝国设在永安郡西边的大本营。

    面对来势汹汹的咏月帝国大军,重山帝国却诡异依旧执行避战的策略。干净利落的把大本营后撤了五百里。依托后面的三座大城重新拉开一条新的防线。

    战线进一步被拉大,咏月帝国的后勤再次受到挑战。一群数量过百不知何时绕到永安郡侧翼的“鸪兽”,袭击了咏月帝国的后勤运输营地。不但烧毁了半数以上的军需,还将用来长距离运输的“云高雀”杀伤殆尽。

    后勤重创,无疑给了咏月帝国大军重重一击。进退维谷之时,重山帝国的反击终于来了。

    就在剑如蛟被关在山村里的第二十天,重山帝国夹着雷霆万钧之势,斩开了咏月帝国的战线。一番厮杀之后,咏月帝国战死三名凝魂境强者,铸体境强者数十。败绩一现,大军立马山倒。仅仅五天便马不停蹄的退回了最开始在无归城的那条对持线后。

    一来一去,重山帝国虽然也损失了不少人手,但比起劳师远征的咏月帝国来说伤亡还不到一半。仅此一役,咏月帝国的锐气便被打掉了大半。战争的天平此刻已经倾斜向了重山帝国一边。

    大本营重新回到原点之后的第五天。剑如蛟策马赶了回来。一番印证之后他被直接带到了军情司严都司的营帐内。

    看着风尘仆仆的剑如蛟,严都司此时的心情完全不能用复杂来形容。这段时间帝国大胜连连一扫开战以来的颓势。可谓人心鼎盛一片敢战之声。但对于军情司来说则是既兴奋又郁闷。

    兴奋是因为这次暗中出手捣毁亡煞宗和咏月帝国联合的密探是他军情司的人。而郁闷的是,整个行动也仅仅跟他们军情司有这么一点关系而已。一份大而化之的破坏任务,不但没有任何的人员支持,连情报支持都少得可怜。需要密探不得不找上九皇子,才将计划贯彻。如果这位密探稍微差点本事的话,如今的大好局势会不会出现都未可知。

    九皇子给陛下的迷信中繁复提到一位叫“十三”的密探,赞扬之词毫不吝啬,而且还顺带把军情司给批了个体无完肤。什么“尸位素餐”“延误军机”“埋没人才”“敷衍了事”等等。让军情司上下被开革了不下百人。他也被降职留用,要不是前线一时间找不到顶替他的人,他现在估计已经在大牢里待着了。

    如今总算见到这位干了大事却一直了无音讯的密探“十三”,严都司甚至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属下剑如蛟见过都司!无归城任务结束,属下特来交令!”说着,剑如蛟就将令牌双手呈到严都司的桌案上,然后退回原位,躬身听训。

    严都司叹了口气,收回令牌。然后看着剑如蛟道:“你现在已经不是军情司的密探了。九皇子特请陛下下了旨,将你调任到了他的麾下。你现在自去吧,后续的事宜,九皇子会亲自给你面授机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