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71章 无归城攻略 5
    亡煞宗,周长老。至少凝魂境强者。不开口的时候别人还敢争一下,他开了口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朝剑如蛟拱拱手转身就回了楼上。

    “既然如此,这最后一颗燃体丹便卖于周长老吧。”剑如蛟拿出最后一个瓶子递到周长老的手中。

    “哈哈哈!多谢小友了。这是金票,请小友收下。”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周长老笑眯眯的拿着瓶子也回了楼上。

    一个插曲结束。花魁斗还要继续。场面依旧热闹,但这些跟剑如蛟再没了关系。

    “公子。秋燕见过公子。”

    “灵玉(雪媚)见过公子。”

    温言软语的袭来,剑如蛟才想起自己可是独中三元拿下了三个花魁。现在人家找上来了。俏生生的贴着他坐在两边。三对水灵灵的眸子正羞涩的看着他。

    剑如蛟顿时感觉身子一僵,然后才慢慢放松。美女他也喜欢,何况是这种前世都难得一见的大美女,还是三个。这让他有些不太适应。旋即又想到晚上要跟三个美女大被同眠,更是下腹一阵燥热。

    十四五岁正是身体开始苏醒的年纪。加上他又不是什么初哥,知道个中妙趣。更是有些心辕马意。要不是从血腥厮杀中锻炼出来的定力还在勉强让他保持淡定,只怕要出丑。

    心里暗道:当真的实力代表一切。在田屋挨鞭子的时候可没想过会有这么香玉满怀的一天。

    三女开始是好奇,然后接着又是欢喜。她们看男人的眼光何其犀利。没几眼就看出剑如蛟是个愣头青,想来应该会怜惜她们的。可又想到要三人一起伺候他,却还是有些脸红。

    三女一男旖旎之间,争艳楼的花魁斗已经接近尾声。剩下的是来客的表演时间。各个早就等得不耐烦的风流雅士们摩拳擦掌,就待这个时候上去一展才学,看看能不能博得楼上的佳人一笑。

    楼上的佳人自然就是琴雨师。这是比整个争艳楼的妓子加起来还要让人垂涎的女人。

    剑如蛟发现刚才还在跟他碰来碰去的三女,在斗诗开始之后便有些心不在焉了。一个个美目不自觉的就往台上瞟。耳朵都快竖起来了。

    一首首在剑如蛟听来就是打油诗的歪诗却能在这里赢得满堂彩,甚至还能赢得美人瞩目。实在是觉得好笑。

    “你们很喜欢刚才那些诗吗?”

    三女有些犹豫,不过还是齐齐点头。心里不免有些忐忑。她们喜欢才子,喜欢充满幻想意境的华美诗篇。但她们却不知道身边的这位十三公子是不是也喜欢。

    剑如蛟笑着摇了摇头。对这个世界的诗迷们感到真切的悲哀。

    都是土鳖啊!打油诗都能听得如痴如醉?

    见剑如蛟摇头却不说话吧,三女连忙收会眼神,不敢再往台上看了。只不过耳朵在不在听却谁也不知道。

    “在下吴妙子。为秋燕姑娘作了一词,希望能搏秋燕姑娘一笑。”

    “嗡!”这声音一出大厅里可就热闹了。秋燕可是被压了花的。现在花主还在人家边上坐着,你这么一闹不是成心挑衅吗?有叫好的,有诧异的,有幸灾乐祸的不一而足。反正齐刷刷的数十道眼神就朝角落里的剑如蛟投了过来。

    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人向一个大学诗词教授讨论诗词?剑如蛟根本就当没听见,自顾自的继续喝酒。

    一首词念完更是一片掌声。词不错,而且绝对是现场作的。因为词里面提到了“丹”提到了“白衣”。明显就是在指桑骂槐的说剑如蛟屁本事没有,靠着先人的积累败家,强行掳走了秋燕的首花。同时又说秋燕应该跟自己这种文华风流的才子一起才叫登对。总体来说还不错,讽刺意味浓一些而已。

    被架到火上烤的秋燕坐立不安。自己是爱才子,也爱诗,但你表白也得分场合不是?如此一来让她如何自处?真要是惹恼了这位十三公子,单是争艳楼就不会放过她。

    谁也没想到,剑如蛟依旧没理。时不时的跟三个女人说笑两句,似乎直接把对方的讽刺当了耳旁风。

    三楼的亡煞宗周长老呵呵的笑了两声,对身的一个少年道:“此子定力不错。有些风度。寻常年轻人可不一定能如他这般云淡风轻呢。”

    本以为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剑如蛟闷着不吭声却被有些人当成了可欺。接二连三的有自告奋勇的所谓雅士登台献词献诗。无一例外都是在向剑如蛟压中的三个花魁表白心意。含蓄点的也就是表白而已,嚣张的可就又把剑如蛟拿出来一番鄙夷,而且越来越直接,到第六首的时候,就差没指名道姓了。

    三女如坐针毯,要是她们能动手的话一定会打死那些不顾场合白痴。这哪里是在向她们表白心意的,这是怕害不死她们啊!

    周长老已经走到窗边了,他很想看看接下来下面的那位十三公子该如何应对。要知道一次两次的避让是在显示风度。但一味的只知道退,那就不是风度而是怯懦了。虽然管中窥豹只见一斑,可也能反映这个神秘的十三公子到底有多少底气。

    心里不气那是假的,但是更多的却是哭笑不得。就像被一群小学生挑战一样。

    怼回去?有失身份。算了,还是让你们见识见识真正的诗词是什么样的吧。

    起身。面无表情的上了舞台。也不多言,拿起桌上的笔就开始写。

    字,还是一般般,算不得多好,而且似乎是一首长词,写了半柱香才写完。然后搁笔,从容的走了下去,自始至终一句话没说。

    侍者小心的吸干纸上的墨迹。然后高高举起。边上的胖管事只看了一眼便心头大震,下意识的运起元气就大声的朗诵起来。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风颠,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岳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声音落下,周围全是吸气的声。

    一首唐伯虎的《桃花庵歌》技惊四座。一股只愿游戏天地不愿蝇营狗苟的清高气节直冲心肺。

    剑如蛟没用别的诗词独选了唐寅的这首脍炙人口的《桃花庵歌》就是要装_逼。论起装_逼,谁还能比得过唐寅?你们不是写打油诗来鄙视老子吗?老子不怼你们,那是不想跟你们一般见识,不值当。但不能当老子好欺负。这一轮强行装_逼之后,看谁还敢跳出来碍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