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69章 无归城攻略 3
    大厅中央有一座一丈高台,时间到了,一个笑眯眯的肥胖中年人便走了上去。对着四周先拱了拱手。然后才扬声道:“多谢,多谢诸位莅临争艳楼。今日是难得的花魁斗,斗艳,斗乐,斗诗。谁胜谁负全凭诸位评判!不过在花魁斗正式开始之前,为感谢今日前来捧场的诸位,我想先请诸位听上一曲。”

    言罢便抽身退下,上来五个手持乐器的美艳女子。当中一人一身白裙,面纱遮面,对着台下做了一个万福,然后在一张琴前款款坐下。

    台下人先是一愣,便有人惊讶的喊了出来:“琴仙子!是琴仙子!”

    轰!整个争艳楼一下就炸了锅。没人想到居然开场出来献曲的会是名满帝国的琴中仙子琴雨师!

    唯独只有坐在角落里的剑如蛟皱着眉,暗道:怎么到哪里都能碰上这女人啊?

    琴声一起,周围的呼喊声便瞬间没了。整个争艳楼一下就从喧哗变得寂静。让剑如蛟不由的咂舌这女人的号召力当真了得。

    “红藕香残玉簟秋......”琴声悠悠的过了几息,然后哀婉的词曲就从琴雨师的嘴里飘了出来。直听得争艳楼里的众人如痴如醉。甚至那些不知音律的莽汉也静静的聆听,似乎被带进了曲中的世界。

    剑如蛟估计是唯一还在自饮自酌的人,这首词本就是他带到这个世界来的,他也听过原来的配乐。琴雨师的声音的确是没话说的,配上她的那种音攻的法门,更如天籁。但这曲子嘛可就二三流的水平。跟整首词的意境并不是很配。两项相加,剑如蛟心里也就给了一个七十分的评价。

    一首曲子唱完,满场掌声雷动。特别是那些自负风流的人士,更是激动地浑身元气暴乱,满面通红。就像是喝醉了酒。

    琴雨师起身连连道谢,周围叫好声却是持续了足足半柱香才褪去。

    “雨师谢谢诸位厚爱。今日是争艳楼的姐妹们的大日子,雨师在这里恳求诸位一定多多捧场才是。”说完就是一个万福。

    琴雨师想要下去,可台下、楼上的人却不甘,纷纷求她再唱一曲。

    “雨师倒是想唱,但是却是没了好的词儿了。不瞒诸位笑话,自从得到这首《一剪梅》之后雨师已经没了心气儿再唱别的词儿了。”

    琴雨师的这个评价极高。但周围所有所谓的雅士都无言以对。不管喜不喜欢这首词,但是没人能否认这首词的水平。那真是高啊,他们心里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万万写不出这种词来的。

    琴雨师一句话就把所有人说得哑口无言。意思清楚,她不是不唱,而是没有像《一剪梅》一样的好词让她唱了。

    胖胖的争艳楼管事笑眯眯的又走了上来,他一出现,琴雨师便顺势下了台子,不过没走,去了楼上的一个专门给她留下的隔间。

    “诸位,琴仙子的技艺大家已经欣赏了。不过接下来才是今天的主题。还请诸位多多捧场!”

    剑如蛟心里没什么兴趣。所谓的花魁斗,其实跟前世电视上的选秀节目差不多。只不过花魁斗的参赛选手换成了各个青楼培养的头牌妓子罢了。

    而胖子管事一再强调“请诸位多多捧场”说白了就是要大家多多掏钱!

    第一个上场的是个艳名叫“秋燕”的妓子。身段惹火,模样也是极其诱人,单单那厚厚的红唇就够引人遐想了。

    先是一曲舞,然后是歌。最后还写了一联诗。不说有多好吧,总还看着不错,最起码配上她的身段和模样剑如蛟看着都有些下腹发烫。

    一个接着一个,就像是一台晚会。十二个美女轮番上场,各展神通。

    剑如蛟的心头压着事儿,眼睛极少在舞台上停留,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楼上的几个隔间。

    秀完了,就到了重头戏:压花魁!

    拿什么压?钱!

    你看中了哪个花魁就往她身上砸钱。谁拿下第一就能摘下花魁,今夜便能锦被翻浪。甚至要是你喜欢还能再下重金将其收入怀中。

    十二个花魁,斗艳,谁输谁赢?谁身上压的钱多谁就能拿下今日的魁首!

    说的好听,其实在剑如蛟看来也就是一群钱多得没处烧的大佬们炫耀的游戏。说得好听是花魁,本质上却依旧是妓子。风光之后如何下场或许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三十万金!好,这边的大爷压了三十万金!哦!那边的刘雅士压了四十万金!......”

    一如拍卖场一般。十二个光鲜亮丽的女子就是等待拍卖的货物。尽管她们都是修士。

    一番较劲之后第一个出场的那叫“秋燕”的妓子身上压花最多。八十五万金!出价的是三楼的一位黄杉公子。

    “三颗三品丹。”

    台上的胖子管事正要宣布结果,却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从一楼大厅的一个角落里传了出来。循声望去,见一单桌,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人正举着手里的出价牌。

    “哈哈哈哈!”

    一阵哄笑响彻大厅。三品丹?也敢拿出来现?该是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傻子吧?

    胖子管事也疑惑。花魁斗,不是一般修士可以参与的。动辄几十万的黄金不是谁都拿得出来玩女人的。而且这也不是单单钱的问题。所以,每次花魁斗都是楼上的诸位“大人物”在较劲。从没有那个大厅里坐着的客人插过足。而且他刚才听到了什么“三品丹,三颗?”这人确定不是来捣乱的?

    “这位小兄弟。你确定是三颗三品丹?现在的压花可是八十五万金。”

    剑如蛟耸耸肩。点头道:“所以我才出了五颗丹。算九十万金吧。”

    这下所有人都没笑了。因为他们都觉得笑一个死人没什么必要。敢明目张胆在争艳楼闹事的人即便是个傻子也只有死路一条。

    “小兄弟,你那是何种丹,三颗便值九十万金?”胖管事的语气已经很冷了。若不是场合让他压着怒意,他现在已经一巴掌拍过去了。

    “三颗九十万金算是看在争艳楼的面子上已经打了折了。至于什么丹药管事大人可以自己查看。”说完,剑如蛟就拿了一个小瓶子出来,放到身边的小二手里让其送上台去。

    好大的口气。大厅里的有些人不禁咋舌。三颗三品丹作价九十万金还是看在争艳楼的面子上打了折的?这要是不打折要多少金?这小子不但傻,胆子大,还是个疯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