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52章 先祖的考验
    剑如蛟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猜测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并且失去了一身能力。扑鼻的腥臭味,低沉的嘶吼声,恐怖的压迫感,让剑如蛟把神经绷到最紧。

    巨虎似乎在好奇眼前这看起来瘦弱的猎物刚才是怎么躲开自己的。渡着步,围着剑如蛟打转。

    剑如蛟也死死的盯着巨虎,双手依旧捏成剑指不变。

    “吼!”片刻后巨虎彻底没了耐性,很愤怒自己居然会跟这么弱小的猎物纠缠这么久。一声吼叫的同时又是一个飞扑,弹出四寸长的利爪,不准备再给猎物半点机会。

    咫尺的距离,在巨虎的爆发下几乎就是眨眼而已,浓浓的腥臭夹杂着死亡的气息瞬间将剑如蛟笼罩。

    感受到如今的身体状况自己根本不可能避开,真真切切的和死亡如此的近。不过出乎意外的是,剑如蛟的心底却异常的平静,无悲无喜。

    不急不慢的抬起双手剑指,一股微弱的力量,萤火一样从两手的指尖徐徐冒了出来,带着黑色,又裹着白色。

    “刺啦!刺啦!”

    电光火石之间,大量热腾腾的血液喷淋,一颗合抱的巨大虎头被掀飞开去,满眼全是猩红一片。

    剑如蛟被巨虎的身体撞到,足足滑出去十多米才停下。胸口剧痛。费力的从巨虎尸体下面爬出来。低头一看,六条交错的爪印,深达一寸,要是再往下面一点点,他就被刨开了。

    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剑如蛟笑了,笑声由小变大,最后似乎声震四野。

    “嗡!”

    又是一阵意识模糊。下一刻睁开眼,剑如蛟发现自己正半躺在丹房里。周围的一切如旧,似乎他刚才经历的千钧一发都是梦中。

    “果然都是幻象?”剑如蛟咧着嘴嘀咕道。可下一秒,他却脸色陡变。

    一把扯开上衣,低头一看,六条寸深相互交错的爪印历历在目。鲜血都还没止住,正涓涓的往外渗。

    幻象?可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心里惊异,只觉浑身有些发僵。

    忽然,体内那五条之前被贯通的先天血脉猛的震动起来,剑如蛟下意识的沉心查探,不料一股意念居然从那五条先天血脉中探出直接冲进了他的脑子里。

    片刻后,剑如蛟长长的吐了口气。接收到那股意念之后他便明白了自己刚才经历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心里莫名的说不上什么滋味。

    刚才的的确是幻象,但是却是被他的魂魄当成真实的“幻象”。换言之,他在这种幻象中经历的一切,最终都会一点不落的反映到现实中来。所以,他在幻象中受了伤,现实里他也会出现同样的伤势。

    那不是普通的幻象,由来却是因为他体内的先天血脉。当他打通了五条血脉之后,勾起了血脉中深层的源自先祖的一些难以磨灭的记忆。这些记忆就成了他要面对幻象,重新经历先祖经历过的这些片段。

    “这算不算是考验?”剑如蛟一阵无语。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先祖们其实也是够狠的。居然会在血脉里藏着这么一手。

    通过了考验,你就继续修行。通不过那就死吧。

    不过相对于巨大的风险,剑如蛟也不是没有收获。他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然后抬起手,心念一动,手指尖便吞吐出一道细长的黑白异芒。异芒甚至灵动的绕着他的手指流动,犹如活物。

    这是生死剑意。第一次,剑如蛟感觉自己可以对其掌控如臂使指。

    兴之所至,剑如蛟双手连连挥出,一道道黑白剑之意志宛如丝带,居然从他的指尖脱离,不断的在丹房里游走。锋锐的气息瞬间弥漫。

    “咔嚓!”

    本想控制着游离出来的剑之意志缠住并抬起桌上的一个杯子,却没能成功。剑之意志贴上去的瞬间,杯子就碎成了几截,断口光华如被利器斩断一样。

    “还是差一点。剑之意志的锋芒还是太露了。要是能将其锋芒全部藏起来,或许就能抬起杯子了。”

    剑如蛟不得不琢磨自己的剑之意志。因为他明白自己如果想要继续修炼,那必将不断的经历之前那种极端劣势的生死搏杀。他能依靠的只有剑意。

    “咔咔咔”声不断在丹房内响起。没多久,房间里所有无关痛痒的物品都被剑如蛟给弄成了碎片。不过却还是让他找到了一点窍门。至少最后破碎的那只杯子,在剑之意志的缠绕下坚持了两息才碎掉。

    几天后。玉府三番两次重新给添置的杯子终于被剑如蛟的剑之意志稳稳的缠住并抬了起来。先是一寸,然后一尺,最后被托着肆意的在房间里翻飞。

    “成了!”剑如蛟很兴奋的挥了挥手臂。几天的摸索总算有了成绩。

    他乐呵呵的想象,跟人对敌的时候,自己手一挥,剑之意志直接缠住对方兵刃然后灵蛇般的盘绕而上会是什么样的一番场景。

    收起剑之意志,剑如蛟推门出了丹房。昨日丹盟派人来说了,剑如蛟核心成员的手续已经发回来。让他抽时间去拿。这事儿旁人不能代劳。剑如蛟必须亲自去才行。

    这是剑如蛟十几天来第一次出玉府的大门。

    断续丹的消息已经被丹盟公布出来了。不过要如何才能换取丹方丹盟却并没有公布。似乎短时间内没有这种打算。

    不过这跟剑如蛟已经没太大的关系了。他在丹盟公布了消息之后便将断续丹的丹方和一应炼制手法卖给了玉府。至于玉府拿来是献给重山帝国官方还是自己留着发财就不是剑如蛟该管的了。

    他准备今天拿了丹盟核心成员的手续和凭证就返回剑家。毕竟他现在可是“受罚”期间。剑啸天维护他,他也不能耗着不回去让剑啸天难做。

    钟易崖还是那么热情,脸上多了一抹红光,看起来心情出奇的好。

    一阵寒暄之后,剑如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块暗金色的腰牌。腰牌上有他的元气烙印。正面是一个火焰形的浮雕。这就是丹盟核心成员才有的“丹火铭牌”。

    从丹盟告辞。剑如蛟又去了玉府给玉树生道了别。却没见到玉钟灵。本想一走了之,却又觉得不妥。问了何远山,得知玉钟灵在丹药铺里。想着也近还是当面道别的好,免得下次见面那女人又不依不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