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48章 断续丹
    身为丹盟在白山郡唯一一处办事点的管事,钟易崖自己就是一个四品丹师。虽然他受天赋的限制今后已经不可能再往上进步了。但不管是手法还是经验眼光钟易崖都是不缺的。

    眼前的这个少年人,从一开始就让他眼前一亮。瞬间进入忘我的炼丹状态已经足以惊讶了。而更让他吃惊的是少年人手里的那套神异的炼丹手法和跟其年龄完全不相符的丹道经验。

    按照常理,经验这种东西都需要长时间的积累才会显现出来。可现在钟易崖却在一个年纪还不到十五岁的少年人身上看到了“丰富且老道”的经验展示。

    “这到底是什么丹诀?居然可以做到如此细微的把控!就是在丹盟里,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丹师也不多吧?”

    在钟易崖惊奇的眼神中,剑如蛟一刻不停的鼓荡着丹诀,两小时不到,一炉玄气丹便炼制完成。速度要比他之前用普通丹炉快了三分之一还多!

    随着一阵阵丹香飘散出来,钟易崖也定神走了过去。心里虽然惊异,但身为考官的职责还是不能懈怠了。

    低头一看,钟易崖又是微微一惊。丹炉里躺着十颗丹药。居然还是一炉满丹!

    用镊子取出一颗放在手里,钟易崖觉得就算是再苛刻的人也不能否认他手里的这颗温热的“玄气丹”是一颗极品丹药。

    不但用时只有规定的一半,而且还是满丹,甚至每一颗丹都是极品。

    “小子,你很不错!小小年纪居然能将丹诀发挥到如此地步,不得不说你是个天才!好了,现在咱们出去吧,你已经通过了一品丹师的考核。咱们去给你办手续。”

    剑如蛟却没动,他来这么一趟可不是只想考一品丹师的。既然来了,为何不直接考个二品资格?

    钟易崖闻言,诧异道:“小子,你确定你还要接着考二品丹师资格?你确定你的元气能支撑得起消耗?”

    “管事大人,小子确定。”

    钟易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剑如蛟,也不废话,一挥手,一大片药材便出现在旁边的桌子上。足有上百种。

    “这些药材都是炼制二品丹药的。你自己选要炼制什么丹药。只要你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成丹五枚就算通过。准备好了你就可以开始了。”

    剑如蛟先是清理了丹炉,然后看了看桌上的灵药,一番挑选之后,凑齐了“断续丹”的材料。

    断续丹,《荒丹诀》上记载的二品丹药中的一种。功效是可以让修士的断肢重生。不过缺陷也有,那就是用断续丹重新长出来的肢体灵活性会大减。

    深吸口气,剑如蛟再次进入了炼丹的忘我状态。一边运使丹诀操作丹炉,一边时不时的将某样灵药放进去。

    “须弥花、青玉子精华、山王草……这是什么丹方?”

    旁边一直密切关注的钟易崖很费解的看着剑如蛟将一样样的灵药加入到丹炉里。他发现自己居然看不出剑如蛟准备炼制的丹药是什么。

    要知道钟易崖可是堂堂四品炼丹师。白山郡里根本就找不出第二个比他等级更高的炼丹师了。加上他还就职于丹盟,各种丹方钟易崖早就铭记于心。还有哪种二品丹是他不知道的?

    也曾怀疑过剑如蛟是在乱来。可一转念自己又给否决了。一个如此有天赋并且可以在炼丹中达到忘我状态的炼丹师,即便还只是一个孩子,也不可能在炼丹的事情上胡来。

    时间一分分过去。

    三个半小时之后,剑如蛟嘭的一下拍开丹炉。一阵丹香再次弥漫整个房间。

    “真的炼成了?”钟易崖闻到了丹香,知道只有成丹才会有丹香。心里好奇剑如蛟到底炼的什么丹药,连忙凑了过去。

    丹炉里依旧躺着十颗丹药。又是一炉满丹。只是这丹药的模样有些少见,居然是绿色的。一般来说,只有毒丹才是这种颜色。难道剑如蛟炼制的是一种毒丹?

    钟易崖疑惑的拿起一颗丹药,放手里左看右看还是瞧不出这是何种丹药。心里疑惑,却不知该如何询问。人老了还是要点脸面的。

    剑如蛟见钟易崖拿着丹药端详良久又不说话,觉得很奇怪。不由的开口问道:“管事大人,这颗断续丹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钟易崖手一抖,猛地盯住剑如蛟,一脸呆滞的一字一句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这是断续丹?!”

    剑如蛟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心道:这不是断续丹还能是什么?你还能看不出来?

    嘴上却道:“是的管事大人。这丹药应该没问题的。不信您可以找人试试。”

    “对对对!必须要找人试试!”话一出口,钟易崖转身就不见了。可下一秒又转了会来。飞快的将丹炉里的剩下九颗丹药收起。然后留了一句:“你在前厅等我!”就再次跑不见了。

    什么意思啊?

    剑如蛟有些懵。只得依言出了丹房,回到之前的小厅等着。刚出来就看到何远山还有石轩站在厅里朝外面打望。

    “剑如蛟,你出啦?你知不知道钟管事干什么去了?”

    刚才钟易崖也是从前厅窜出去的,速度极快,何远山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方这般急切。

    “我也不知道啊。应该是找人试我炼的丹药去了吧?”

    何远山稀奇的问:“找人试你炼制的丹药?你炼的什么丹还需要钟管事亲自去找人试?小子,牛皮可不能乱吹!”

    “我可没吹牛,的确是钟管事自己说的要去找人试药的。不信等会儿钟管事回来你自己问他好了。”

    半小时不到,钟易崖一阵风的飘了回来。面色潮红,甚是激动。

    “好小子!果然不错!哈哈哈!”

    几人见钟易崖笑得畅快,心里更是疑惑了。不明白有什么事值得这么激动的。

    “老师。何事如此开心?”石轩忍不住开口问道。

    钟易崖拍了拍剑如蛟的肩膀,对自己徒弟道:“何事?断续丹重现在这小子手里,你说值不值得高兴?”

    “断续丹?!”

    “断续丹!”

    石轩和何远山齐声惊呼。吓得剑如蛟缩了缩脖子。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没当回事儿的断续丹似乎看起来很不简单。

    “老师,真的是断续丹吗?”

    “嗯!我刚才去了赌坊。找了一个断手的修士试过丹了。仅仅一刻钟就断肢重生。假不了的。”

    见三人齐齐的把眼光落在自己身上,剑如蛟突然有种被饿狼盯上的感觉。浑身冷嗖嗖的,下意识退了两步一脸戒备。

    “嘿!你们想干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