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38章 暗箭难防
    剑如蛟心中更是警惕。开口回道:“秦大人说笑了。当日那李昊虽然得罪过我,我也的确对其心有怨气,这是人之常情。可真要说到找其报复却是没有想过的。”

    秦默对剑如蛟的话不置可否,又是一顿沉默。半天才悠悠的说道:“你没想过报仇?那你说说,你上次接到精英阁的外勤任务为何出去足足近两月才回返?任务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吧?说说你那段时间身在何处。”

    越问越不对劲了。剑如蛟感觉现在秦默已经是在审自己了。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有什么好审的?就因为跟李昊有关联?

    “秦大人,这是我自己的私事似乎不需要给刑堂报备吧?”

    那一趟任务牵扯到了很多东西,剑如蛟可不想被外人知晓。单是一部《荒丹诀》就不知会惹来多少麻烦。

    秦默依旧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又道:“不说没关系。说说别的。嗯,这样东西你该认识吧?”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乾坤袋里取了一把染血的木剑出来。木剑断了,只有剑尖的一部分,大概半尺长短。

    剑如蛟眼睛微眯,他一眼便认出秦默手里的这小半截木剑是他的。是他以前在田屋的时候因为没有兵刃削来应急的。只是后来被田屋的一个熟人讨要走了,说是当做纪念。当时剑如蛟有了秋叶剑加之那人在田屋时是对自己少有的几个和善的熟人。心里也有些感慨便答应了。却不想会以这种形式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见剑如蛟不说话,秦默又道:“我们问过几个武仆院的武者,都是跟你交过手相对熟悉你的人。这木剑上的很多痕迹他们都还记得,说这木剑是你之前的兵刃。你也是拿着这把木剑夺下了抬等大会的头名。怎么这就不认得了?”

    剑如蛟感觉到了秦默语气上的变化。对方从一开始似乎就是在给他挖坑,等着他往里跳。

    摇头道:“秦大人。这半截木头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呵呵,那你的那把木剑呢?可还在?拿出来我瞧瞧?”

    “我原本的木剑早在离开田屋之时便送人了。”

    “送给谁的?”

    “田屋的一个熟人,叫李柱。”

    秦默朝身后的一人摆了摆手,后者立马快步离开了。看样子是去求证剑如蛟的话。

    趁着机会,剑如蛟忍不住开口朝秦默问道:“秦大人。能问问那李昊到底怎么了吗?”

    秦默定定的看着剑如蛟,好一会儿才道:“李昊啊?嘿,死了,被人杀了。嗯,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很巧,跟你那次外出任务的时间重叠上了。”

    剑如蛟眉头紧锁。心里莫名感到一些焦躁。现在他知道为何刑堂会突然宣他过来了。李昊的情况他之前在武仆院的时候听过。据说李昊因为得罪了大管家剑钢,被拿掉了田屋总管事之后调任到了三山坊市,充任剑家在那里的一间灵草铺的副管事。却没想到就这么死了。而且死掉的时候正好还是自己外出任务的那段时间?最关键的是,那把木剑,看情形那木剑应该也是在李昊的死亡现场发现的?有这么巧的事?

    难怪秦默会问他这些话。“恨不恨李昊”、“想不想报复他”、“任务时间还去了哪儿”。这已经是把他当成杀死李昊的嫌疑人了!

    这里面的根由如何剑如蛟不知道。但是李昊好歹也是剑家的一个管事,地位虽然不高可也不是无足轻重。被人杀了自然要彻查。按照剑如蛟对剑家规矩的了解,一旦查到是谁干的,剑家必定要下重手灭掉对方的。因为事关剑家的颜面。

    一小时过后,查证的那人回来了。这才打破偏厅里的沉默。

    “回大人。田屋的确有个叫李柱的农夫。可是这人在一月前便病死了。我找过田屋的管事,李柱的遗物是由田屋负责收拢再转交其家人的。登记的物件里并没有剑如蛟所说的木剑。又问了李柱相熟的几人也没听说过李柱有过这么一柄木剑。”

    秦默微微的点了点头。看着剑如蛟道:“你也是聪明人。现在的情况相信你也猜到了。咱们也就别绕弯子了。我就直接问,李昊是不是被你杀的?”

    剑如蛟绷着脸摇头否认:“不是。”

    “好!你说不是,但是我们刑堂的证据却全都落在了你的身上。其它的我就不问了,你就说说你那次任务到底还去了什么地方吧。要是能找到人证,我们自然不会妄下结论。”

    剑如蛟又是摇头却什么也没说。那次任务牵扯太多太深。先是他偷梁换柱的敷衍了任务,然后又牵扯到了亡煞宗的吕红衣,再有就是《荒丹诀》,甚至还牵扯到他打开《荒丹诀》的秘密也就是他体内的荒天剑。这些东西哪能让别人知道?

    秦默也不再劝。起身道:“机会给你了,你自己不说可就怨不得我们不讲情面了。”扭头对身后的那人道:“送甲字房看押。即刻报精英阁和内府,申请对剑如蛟的正常刑讯手续。”

    剑如蛟被带了出去。转到了地下,关进了一间特别的牢房。

    还以为所谓“甲字房”是指条件好的牢房。现在剑如蛟才知道跟“条件”半点关系都没有。指的应该是看押级别。

    整个牢房不但在地下,甚至是整体用精铁铸造。光是牢门就厚达半尺!没有窗户,连床都没有。牢房内除了一个入厕的小槽子,什么都没有,霉腐的气味儿很不好闻。

    身上的所有东西除了衣服之外全都被收走了。剑如蛟只能盘膝坐在地上。脑子里想着脱身的办法。

    不用猜。剑如蛟也知道到是谁在背后整自己。整个剑家除了剑严之外不可能还有别人。只是没想到这一次不是“明枪”而是“暗箭”。一环扣一环的硬是将李昊的死栽到了他的头上。

    “你说什么?!剑如蛟被下狱了?!”剑钢急匆匆找到剑啸天,将刑堂送到内府的情况通报递了过去。

    剑啸天飞快的看完之后啪的一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起身走了两步。转头对剑钢道:“你跟剑如蛟熟悉,你现在去刑堂当面问问他,李昊到底是不是他下的手!”

    “回家主。老奴之前已经去了,可被刑堂的秦默给挡了回来。说剑如蛟如今是重犯不能见人。”

    剑啸天冷哼一声,又道:“刑堂堂主剑白笙呢?让他马上过来见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