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37章 刑堂
    三日后,剑如蛟拿着一壶玉清子酒,到了剑家庄子大门前送走了醉金刚和剑无悔。此后连着一个月都算过得安稳。外面吵得沸沸扬扬的“国战”也被他有意识的忽略掉了。整日不是修行就是炼丹。没有必要连自己的院子都不愿出。

    剑如蛟自得安稳,可是整个剑家却变得异常的敏感起来。三成的力量被调走,让剑家的大佬们一下觉得少了安全感。时不时的就会一反常态的在庄子内四处溜达,眼神犀利,稍有看着不轨之人便会被拦下盘查。子弟间也少了走动,一个个都绷着脸,都感到了风雨欲来的莫名危机。

    这一日。剑如蛟练完剑诀,洗漱了一番,正准备出门找些吃食。突然听见山顶上传来一声呼啸。啸声悠长,雄浑,隐隐有种掩饰不住的兴奋夹在啸声当中。

    剑如蛟微微皱了皱眉。这里是精英阁,乃是剑家所有年轻一辈精英的修行之地。是禁制如此大啸影响他人修行的。

    心里虽恼,但也倒是不会真跑去跟人家较真。剑如蛟现在是能有多低调他就尽量多低调。

    剑严害他之心已经很明白了,就他现在的实力断然没有跟对方硬怼的本钱。不过从剑严还没有直接找shàngmén来看,剑严应该是有所顾忌的,或是因为剑啸天或是因为手里没有确凿证据。不过不能掉以轻心,暂时的安稳很可能是敌人正在酝酿狂风暴雨的反击。这种时候更不能冲动,授人以柄。

    刚出了门,就看见一群黑衣的武士快速的从山下鱼贯而上。武士的胸前都有一个金色的“剑”字。这是剑家最为精锐的护卫,专门守卫家主的“剑卫”。

    “剑卫为何出现在这儿?”剑如蛟脚下不停,心里却在嘀咕。微微思索,暗道:难道是因为之前的那一声大啸?发出啸声之人是谁?能引来这么多的“剑卫”?

    不明所以,但是也不准备去探听。自顾自的来到饭堂,要了些清淡的食物,又从乾坤袋里拿了一壶酒出来,找了个角落,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平日里很安静的饭堂突然热闹开了。因为一个消息。

    “听说了没?少主突破到了引气境!”

    “不是吧?这么快?”

    “那还有假!之前的那道啸声你们都听见了吧?那就是少主突破之后发出来的。”

    “哈哈!少主果然不愧是我剑家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不到三十岁便已经踏入了引气境。我记得这好像是续家主之后第一个在三十岁前踏入引气境的剑家人吧?”

    少主?

    剑如蛟想不听都不行。整个饭堂都炸了锅。不管是不是真心实意,反正每个子弟都是满脸笑容的说着高兴话。似乎都在为剑家能有一个如此惊艳的接班人而感到骄傲。

    剑家的少主是谁剑如蛟自然知道。而且在去迷雾澡泽之前他还跟对方打过两回交道。不过倒是第一次知道剑候原来还有“剑家年轻一辈第一天才”的名号。

    “原来是剑候突破到了引气境,难怪敢在精英阁里放声长啸,也难怪会有剑卫出现,应该是前去护卫吧?只是不知剑候为何要选择在精英阁里突破?剑家难道没有更安全的地方?”

    吃完饭。剑如蛟将喝剩下的酒收了起来。准备离开。起身却发现身前多了两人,正抱着手臂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你就是剑如蛟?”

    “我是,两位有事?”

    两人的修为应该不高。至少在剑如蛟看来是如此。不过两人的胸前有一个显眼的“刑”字。这种打扮在剑家只能是刑堂之人。

    “你认不认识李昊?”

    李昊?!

    剑如蛟脑子里一闪,瞬间一个手拿短鞭,身形肥胖,一脸戏虐的一个人影就在脑海里出现了。

    这人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要说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个仇人就是这个李昊。当日他还是田屋里的一个小小农夫的时候此人就几次三番的作梗想要取他性命。甚至他被逼杀掉剑乘风起因也是因为这个李昊。只不过后来诸事繁杂,他才不得不将这段仇怨暂且记下。没想到突然会有人在他面前提起来。

    “认识。”

    “认识就好。我们受刑堂管事的吩咐,前来宣你去刑堂一趟。”两人一边说一边亮出一块刑堂的公务腰牌。

    剑如蛟心里疑惑,但是刑堂的人找shàngmén来不想去也得跟着去。不去就是藐视剑家法度,后果谁都扛不起。

    路上剑如蛟试图试探刑堂宣自己的原因,可这笑容满面的两人却根本不说话。也不收金票。完全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倒是让剑如蛟心里有些忐忑。

    不管哪个世界,作为刑罚机构,都不是什么美好的所在。

    一栋坐落在偏僻角落的灰色殿宇。周围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殿宇的门口站了两个高大的武士,神情肃然,身上自有一股威势。

    查验了手续。三人才走进殿门。

    进了殿。两人领着剑如蛟到了一处偏厅。里面只有两张椅子和一张桌子,还有两盏油灯。有些暗。

    剑如蛟被独自留在偏厅里,等了一会儿,进来一个留着长须的中年人。之前的那两个刑堂弟子也跟在这人身后。

    “你就是剑如蛟?”中年人的声音很沉,还有些沙哑。听着有种凶厉的感觉。

    “是的大人。不知大人如何称呼?”

    “我叫秦默。是刑堂刑讯组的管事。这次宣你来是想了解一些关于李昊的事情。嗯,你是怎么认识李昊的?”

    听名字“刑讯组”就知道对方是管什么的了。这种人估计在剑家都属于鬼见愁的人物。怎么找上自己了?了解李昊?跟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回秦大人,小子一年多前还是田屋的一介农夫,李昊当时任田屋总管事,小子正是在其手下。”

    秦默嗯了一声,稍作沉默,又问:“听说你一年前尚有头疾,神智痴傻,那李昊当时可对你有过照拂?”

    照拂?没被弄死就算是运气好了。

    “没有过。”

    “那可对你有过欺凌?”

    剑如蛟心里飞快的思索。李昊对他的态度田屋的所有人都知道。没什么不能说的。当即回道:“有过。”

    “那你可恨他?”

    剑如蛟皱着眉,没有回答,反问道:“不知秦大人为何有此问?”

    “呵呵,很简单。你当日头疾尚在,心智不全,不过应该还有记忆。受人欺凌,心里难道就没有恨意?现在修行有得,实力远胜那李昊,可有想过一雪前耻报了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