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20章 四方汇集
    迷雾澡泽。坐落在白山郡的西南方向。地形奇特,夹在一片群山的中间,方圆数百里,如一个低洼的盆地。终年笼罩着一层厚厚的迷雾。雾气有毒,剧烈无比,引气境后期以下的修士进去最多半柱香便会毒发身亡。据说就算是引气境后期的修士进去也坚持不了多久。

    每隔五年,迷雾澡泽里的毒雾会沉入地下大概十天左右,而这也是进入迷雾澡泽的最佳时间。

    凶险往往和际遇并存。迷雾澡泽虽然凶险异常,但是里面却有让人眼红的各种灵草。这些灵草无惧毒雾,又没有活物打扰,很多灵草的年份都远超常态。百年年份的灵草在澡泽里都不稀罕,上千年的都有。

    每一次迷雾澡泽开启对于白山郡的修士来说都是大事。随随便便从里面兜几株灵草出来都能大赚特赚。

    不过迷雾澡泽跟散修没有关系。剑家。司徒家、王家再加上白山郡宫,四个势力直接垄断了每次的开启的收获。散修根本别想在毒雾散去的十天中靠近这里。

    除开白山郡宫这个属于官面的势力外,剩下的三个修士世家已经将迷雾澡泽当成了自己谋取资源的重要途径,甚至还是打击对手根基的角斗场。

    四个势力,五十年前定下约定。以迷雾澡泽为场地,各派不超过一百名三十五岁以下的子弟进入,期间生死各凭本事。十日之后,剩下人数最多的一方势力为第一名,可以不需要向白山郡官府上交份子。而其余的势力则需要拿出所得的四成上交官府。当然,对于本就是官面势力的白山郡宫来说,交与不交都一样,迷雾澡泽只是他们锤炼子弟的一个试炼场地而已。

    一大早,一群青色长衫的队伍越过山峦,腾挪间停在了山下盆地边上的一块巨型石碑跟前。

    石碑足有十米高,两米多宽,一尺厚。上面刻字。

    “这就是契约石碑吗?比我想象中的要小多了。”青衫队伍中一个年约十五的女孩一脸“瞧不上”的表情,指着石碑说道。

    “哈哈,小师妹,契约石碑也就是个形式上的东西,能有这么大已经算是不错了。”

    女孩是第一次来,很好奇,从上到下的把石碑上的文字看了一遍,似乎很疑惑,转头又问:“咦,这石碑上为什么没有我白山郡宫的落款?哼,难道说这三家修士家族把我们给排挤在外了?”

    “哈哈哈!”

    “小师妹真幽默!”

    “不行了,小师妹,你绝对是故意的,想要故意笑死我们是不是?”

    女孩被众人起哄,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小脸一红。不过她的性子火辣,红着脸却也大声的对着笑话自己的人怼了回去。完全就是一副小辣椒的模样。

    “小师妹,这契约石碑本就是那三家人自己签的。我白山郡宫什么身份,怎会掉价去跟他们签契约?这迷雾澡泽只要在白山郡内,我白山郡宫自是想进就进,不用看任何人脸色的。”

    这时,一个老者走上前来,和蔼的拍了拍女孩的脑袋。笑眯眯的说道:“素儿,你年纪小,见识经验也不够,这次进入迷雾澡泽万万不可离开你大师兄三丈范围之外,还有啊,遇上另外三家的人,不可亲近,更不能......”

    “知道啦师父!您这一路上都说了一百遍了,素儿记住啦!”

    “嘿,你这孩子!”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多久,一群黑衣打扮的修士便出现在了视野中。不知为何,女孩看到这些人心里莫名有些发慌。

    “师父,这些黑衣服的家伙是哪家的?看着不似好人!”

    老者冷哼了一声,道:“素儿说得倒是不错。来人是司徒家的人。这一窝都是坏鸟。”

    老者话音刚落,那群黑衣人便也到了石碑跟前。为首的一个壮汉远远的就在朝老者所在的白山郡宫方向拱手了。近了些便当先开口笑道:“哈哈哈,没想到白山郡宫这次会是岳老您亲自带队!”言罢又对身后的一众子弟喝道:“这位老先生便是我时常跟你们提起的白山郡宫的前辈高人岳成,岳老。还不拜见岳老?”

    “拜见岳成前辈!”

    近百人,齐齐的对着老者鞠躬拜见,整齐划一,声势颇大。

    岳成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得意或者受用的意思,反而皱着眉,眼神里满是厌恶。

    “行了行了。司徒家主,如此大礼我岳老头可不敢当。”

    “哈哈,岳老您说笑了,以您的修为地位,这些后辈再大的礼您也受得起的。”

    “好啦好啦。老头我这边还有些事儿就不跟你聊了。你各自去找地方休息休息,等剑家和王家的人到了咱们就开启封阵。”

    甩狗皮膏药般的赶走了对方,岳成心里忍不住的一阵恶心。

    “师父,那人似乎在讨好您,为何您不怎么待见他呢?他就是司徒家的家主吗?”

    岳成摆摆手,没有回答女孩的话,似乎不愿提及这个司徒家。

    女孩跺了跺脚,嘟着嘴,见自家师父不理自己,便转身到人群里找到了一个干瘦的青年。

    “二师兄,你不是号称消息通吗?给我说说这司徒家好不好?为什么师父说他们都是一群坏鸟啊?”

    干瘦青年摸了摸鼻子,温言道:“小师妹。这司徒家是近些年才突然崛起的修士家族。野心很大,算是白山郡里最不安分的世家了。而且仗着有些背景,行事极为嚣张,有时候甚至连咱们白山郡宫也不太放在眼里。刚才那人叫司徒恒,是司徒家的家主。别看他笑呵呵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其实啊,此人最是心黑手辣,喜欢背地里使下三滥的手段阴人。上行下效,所以整个司徒家的风气都不干净,子弟们各个阴险毒辣,胆大包天。师父他老人家作为白山郡的守备长老,自然不待见这些到处惹麻烦的家伙。”

    两人正说着,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左右两个方向各有一群人翻过山峦急速赶到。

    干瘦青年指了指左边,对女孩道:“左边那些穿白色长衫的便是剑家人。白山郡的老牌修士家族,不过如今有些没落了。右边那些穿红色劲装的是王家人。嘿嘿,看样子三家这次来的人都不少啊!”

    女孩也连连点头,说:“对啊,二师兄,你看他们三家少说各自都有四五十人,咱们堂堂白山郡宫怎么才来二十五人啊?万一这些人起了歹意岂不是要坏事儿?”

    “小师妹放心。修士争斗又不是打仗,单是比人多是没用的。等进到迷雾澡泽里你就知道为什么我白山郡宫能凌驾这些修士家族之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