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12章 自救
    时隔一个多月,剑如蛟终于再次回到了剑家。交了任务凭证,核销了任务,以为会被盘问为何用了如此多的时间,可发现根本没有人过问。心里盘算的诸多借口全没用上。

    不论如何。这些日子过得实在是惊心动魄,险死还生。如不是有那么点运气在的话,可就真回不来了。

    交了任务,先是去大吃了一顿了,然后就在自己的屋里踏踏实实的饱睡了一觉。直接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

    没有出过门就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多么险恶。先是被剑雄派人追杀而后又因为自己的贪念把自己陷入死地,能活下来全是侥幸外加一点点运气。特别是那吕红衣的阴狠狡诈,想起就让剑如蛟浑身不自在。

    “还是实力太弱了。要是当时我能有开脉境圆满或者更高一些的修为,只怕结果就会不一样了。”

    收拾了一番,剑如蛟就坐在院子里的树下仔仔细细的将自己这一趟出去的得失全部理了一遍。哪些地方以后要更加注意,哪些地方需要改正,都一一牢记心里。生死之间得到的教训岂能白白忽视?

    “当务之急除了尽可能的提升修为之外,还需要赚钱,购买更多的脉络草。其次就是要弄清楚身上的“万蚁噬心”是怎么个来历,想办法将其驱除。最后就是要想办法打开那本《荒丹诀》。狗曰的吕红衣想算计老子,等老子把手头的事情理顺了,以后自然有报仇的时候!嘿嘿,还有剑雄那傻缺,居然敢安排人来堵我。走着瞧吧。”

    单单靠自己的感知或者天地元气根本探查不到袁煞所说的藏在他体内的“阴气”。剑如蛟试了很多回结果都一样。后来用了体内的金色小剑才发现一些端倪。

    每当万蚁噬心发作的时候,剑如蛟就会感觉到体内的金色小剑会跟着散开,如同察觉到了威胁在四处巡视。这说明金色小剑是可以发现那诡异的“阴气”的。没能驱除,原因估计是那“阴气”太滑逃脱了而已。

    之前在外没机会让剑如蛟安心实验。现在回到了剑家自然没了顾虑。

    “万蚁噬心每次发作都是全身起反应,所以这“阴气”很可能不单单是藏在先天血脉或者我的经脉当中,极有可能是藏在血管或者血肉当中,这样才有可能几次三番的躲过金色小剑的围剿。那老子这次就发动所有的金色小剑,把肉身包括经脉等等每一个角落都筛一遍,就不信还能让你跑了!”

    这是发了狠了。金色小剑可不是什么温柔的东西。不论是用它开辟丹田又或者是冲击穴位都是暴虐异常,每次都让剑如蛟痛不欲生。可比起长年累月的受万蚁噬心的威胁,剑如蛟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长痛不如短痛。

    一番准备之后,开始自己第一次自虐般的实验。

    先是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将体内的金色小剑全部调动起来,数百把小剑如金色的剑之风暴一般看得剑如蛟不由的一头冷汗。这么多金色小剑等会一起冲击他的肉身该有多痛?不敢继续想了,怕自己胆怯。

    咬着牙,从上到下,从头顶开始,指挥着金色剑之风暴开始将自己的肉身包括经脉、先天血脉一同刷下去。仅仅瞬间剑如蛟就感觉自己非常想一死了之。实在是太痛了。甚至单从“痛”来比较的话比起万蚁噬心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天一夜!整整一天一夜!剑如蛟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扛下来的。每当他想要休息或者放弃的时候,心底总会有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在呐喊,让他坚持住,说是前头这么多的苦头都吃了要是半途而废的话岂不是亏大了?还说他险死还生为的不就是活下去吗?痛是痛了点,可总不比被人生生玩死玩残要好吧?

    到了最后,剑如蛟的意识其实早就模糊了。全靠本能在催动着那一片金色风暴。

    苦尽甘来不是没有道理的。吃足了苦头,除了让剑如蛟心里更加愤恨吕红衣之外,也得到了最渴望的收获。那股藏起来的“阴气”被他找到了,并且在数百金色小剑的围堵下再也没地方逃了。最后被金色小剑一拥而上生生撕成颗粒驱赶到了体外,然后消弭无踪。

    阴气被驱除的下一秒,金色小剑便因为少了剑如蛟的催动,自顾自的重新返回了本来的循环当中。而剑如蛟则是彻底的晕迷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剑如蛟也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只觉得浑身无力发软。想站起身来都似乎很费劲儿。身上还莫名其妙的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色杂质。

    身体这不是虚弱,而是来自肉身的疲乏。那些金色小剑虽然清理掉了隐藏在体内的阴气,甚至还替剑如蛟又来了一次全方位的洗精伐髓,但是其本质却依旧是锋芒毕露的“剑”,给你好处的同时,其本质也伤害到了肉身。

    想清楚了,剑如蛟休息了一阵,才重新坐起来。苦笑一阵,自语道:“这次身体亏得厉害。是不是也学学醉金刚去吃一些凶兽血肉补补血气?”

    可一转念又想起自己并没有多少钱可供他挥霍。难道再去卖诗词?不说他自己都觉得亏得慌,卖多了岂不是让前世的华章掉价?

    “算了。还是慢慢养吧。反正也要潜修一段时间,不急这些时日。”

    回到剑家已经五天了。令剑如蛟有些奇怪的是他没看到醉金刚,还特意去找过。问了人才知道醉金刚也出去做任务了。才走没两天。

    唯一能算是朋友的人也不在,剑如蛟便没了休整的心情。买了大堆干粮。把自己关在屋里,拿出剩下的两株三叶脉络草,开始了又一次的修行。

    另一边。精英阁的一座院落内,剑雄正垂手肃立在边上,身前是他的爷爷,剑家大长老剑严。

    剑严语气少有的温和,眼神看着剑雄也满是慈爱。轻声开口道:“雄儿,听说你前段时间安排了几个精英阁的弟子去截杀外出做任务的剑如蛟?”

    剑雄身子一颤,不过还是老实回道:“是的爷爷。不过我安排的人一个都没回来。失手了。”

    “那些人都是什么修为?”

    “四个开脉境后期,一个开脉境后期接近圆满。孙儿想不明白以剑如蛟开脉中期的修为怎么可能从他们手里逃脱。”

    剑严摇摇头,说:“雄儿。你真以为那剑如蛟还是开脉境中期?”

    剑雄闻言猛的抬起头里,一脸不可置信。“这这怎么可能?”

    “在如此妖孽般的天才面前没什么是不可能的。而且你父亲的死,也跟那剑如蛟脱不了干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