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11章 避祸
    剑如蛟一路上连着换了三辆车。甚至还硬生生的走了一截羊肠小道抄近路。等他到了双凤镇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了。

    没敢去客栈,找了一个最下贱的窑子。要了一个估计五十岁的老妈子。

    “听好。我不要你跟我干那事,我对你也没兴趣。不过该给的钱我会加倍给你。”说着就从怀里将最后的几锭碎银子全掏了出来,递到老妈子的手里。

    “去找你信得过的人,那人必须要会接骨。但不能去医馆,也不能找医者。药材也不能在医馆里抓。办好了,这些银子都是你的。当然,你这间屋子也暂时归我了。这件事你得守好秘密。并且要快,懂吗?”

    老妈子拿着钱手就没松过。五两碎银子。抵得上她一年的卖肉钱了。当下连连点头,根本就没半点拒绝的意思。

    “我懂。我有个相好,是个猎户,一般都在山里,很少来镇上,镇上也没熟人。懂接骨也会采药。应该能治好你。”

    “山里?我等不了这么久。”

    “放心吧小爷。他昨天来过,说是打的猎物还没卖完,今天应该还在客栈住着。我去找他,他一定来。”

    “去吧。”

    老妈子扭着水桶腰急急忙忙的就要走,却被剑如蛟再次叫住了。

    “小爷,还有事?”

    “你别这么急急忙忙的,让人看出端倪。平常什么样你等会儿出去就什么样。”

    “哦哦,知道了小爷。”

    等老妈子走了,剑如蛟这才放松下来,靠在床头。心里暗道侥幸。

    之前脱身的急切渴望让他忽略了吕红衣的狠辣手段。一个身上掉肉都不皱一下眉头的女人,对自己都狠成这样了,对别人能有个好?特别是剑如蛟之前还下毒害了她,她会好心的放剑如蛟离开?

    起初剑如蛟以为吕红衣是想让他带着《荒丹诀》藏起来。等她摆脱了追杀再回来拿。这样合情合理,毕竟把《荒丹诀》带在身上不稳妥,藏起来也容易被人拿走。交给一个被自己制住的人保管就好得多。万一自己死了,丹诀也不会落在追杀自己的人手里。

    后来剑如蛟警觉是因为座下的马。他忽然想到一个急于逃命的人,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有马不骑,却让给别人。这根本就不合逻辑了。一惊之下让剑如蛟明白了吕红衣的歹毒用心。

    狗屁的《荒丹诀》,吕红衣也许已经看过且记下了丹诀,也许她根本就没在乎过这东西。交给他,就是要他带着东西跑。好帮吕红衣引开追杀者。要是他没明白过来的话,现在估计已经被人擒下了。有《荒丹诀》在手,不管他说什么,对方都会固执的认为他是吕红衣的心腹,到时候除了死根本就没别的路可走。

    “反省!老子真该好好反省一下。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差点就挂了。全都是老子起了不该起的贪念。玛德。”

    体内的伤势还好,有金色小剑的帮助,那些受损的先天血脉很快就能恢复。麻烦的是他断掉的右手和左脚。骨头断了,就算接上,想要恢复如常即便是剑如蛟的恢复速度也得养一两个月才行。想要下地走动,也起码要十来天。他有些怕自己在双凤镇待久了出现变故。

    半小时后,老妈子带着一个络腮胡大汉回来了。

    “小爷。这位就是我跟您说的我那相好的。”

    剑如蛟点点头。开口道:“你会接骨?”

    汉子看起来有些木讷,也不知是不是来的路上被老妈子交代过,没问一句多话。直接小心的捧起剑如蛟的右腿和左手仔细的看了看。

    “我能接。不过手里没有药材。”

    “先把骨接好。药材不忙,你可以回山里拿。”

    “好。”

    接骨的手法算不得熟练,但是汉子的手很稳。动作也快。前后不到一小时,剑如蛟的手脚便被其重新接好。用了几根硬木固定。看上去跟前世地球上的手段差不多。

    一天后。汉子拿着草药回来了。一言不发的给剑如蛟上药、熬药。至始至终一句话都没多问。

    “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座山里?”

    “我叫阿牛。住四十里外的野山,那山没名字。”

    “那好,阿牛,我就直说了。这里对我来说不太安全。我想去你山上的住处落落脚。”

    那阿牛皱了皱眉,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不过我没钱给你。见你带刀,有门刀法不知能不能当做房钱?”

    当天夜里,剑如蛟便被阿牛背着离开了双凤镇。一路上了山。除了窑子里的老妈子,双凤镇上没谁还记得有这么一个浑身血迹断手断脚的少年人曾在镇上待过。

    两天后。先前那两个腰间别着“刑”字玉佩的黑衣人来到了双凤镇。两人的脸色都不好。追了足足五天,本以为能碰上,可却直接没了踪迹。思前想后,发现自己上了当。或许他们的目标杀了马之后并没有继续往前,而是改了方向。几经周折,他们寻到了双凤镇。

    到了镇上,这两人分头行动。一人去了医馆,另一人去了客栈。

    “这镇上一共三家医馆,我去问过了。最近半月在医馆里医治过断骨类外伤的人一共只有五个。五人都是当地的居民。不是吕红衣。”

    “客栈也没有接待过有腿伤的外乡人。也没有疑似吕红衣的人住过店。”

    两人交换了信息。都面无表情。眼睛里却闪着浓浓的怒火。虽然不愿承认,但是事实就是,他们把人追丢了。

    “师兄。现在怎么办?回去禀明情况还是继续追索?”

    “回去?回去受罚吗?吕红衣一路上连杀数十名宗门弟子,身上屡受重伤。现在实力十不存一。不可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她现在急需凶兽血气疗伤,咱们沿着之前的方向追,重点放在各大坊市周围。我就不信她能跑多远!”

    不知自己又避开了一次危机的剑如蛟,此时正在离双凤镇不远的一座无名山脚下缓慢的走动。他的脚伤在阿牛的草药下恢复得比预期快了不少。

    “阿牛。最多还有三天我就得离开了。这套《五虎断门刀法》你要每日勤练。他日成就一名武者当不在话下。”

    “小爷放心,阿牛定不会辱没了这门刀法。不知小爷能否告知名讳,阿牛当记下小爷授艺大恩!”

    剑如蛟摇了摇头。这几日接触,知道这汉子性子直,一门刀法在他看来不过寻常武艺,可在阿牛眼里却是了不得的大恩。

    “阿牛。我这次是来你这里避祸的。日后说不定会牵连到你。不知道我的名字是好事。不要问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