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09章 失手
    一进山洞,剑如蛟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而且他敏锐的闻到洞里多了一股腥味儿。这腥味儿他很熟悉,不是兽类的血腥味儿而是人的。

    “嘭!”山洞的右边山壁上突然炸开一个大坑,女人的身影从大坑里走了出来。

    “东西买回来多少?”女人直接看向剑如蛟手里的大包问道。

    “三只二品凶兽,一只三品凶兽。”剑如蛟也不多话,一边说一边就把大包打开拿出里面的凶兽尸体堆在对方面前。就跟他以前做的没什么区别。不过心里却是暗道:洞里的血腥味是这女人身上散出来的,她又受伤了?又跟人动了手?

    “很好。你现在出去,警惕周围,一旦有人靠近立马杀了。”

    “好。”

    剑如蛟巴不得离这女人远点。心里很期待这女人吸食了满含“碎魄散”的凶兽尸体会死得有多难看。

    出了山洞。剑如蛟飞身上了一棵大树。居高俯瞰才发现,离山洞百米的一片山林已经被毁得不像样子了。用寸草不生来形容都不过分。几乎连地皮都被生生挂掉了三尺一样。

    “之前那边不是这个样子的。明显是我走之后有人在那里交过手才会破坏成这样。其中一方应该就是那死婊子。另一方又是谁?之前那婊子说过她是受伤才来到白山郡的,明显是有人在追杀她,难不成那些追杀她的人追上来了?”

    正想着,突然山洞里炸响一道愤怒的大吼。然后剑如蛟就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如箭一样朝自己后背射了过来。心里大惊,要知道他现在可离着山洞足足有六七十米远!

    “剑如蛟!你敢害我?!我要你死!”

    剑如蛟看清了身后。那女人居然鼓荡着恐怖的气息,凌空虚渡,眨眼间便飞身到了自己身后不足三米的地方。一爪探来,如山的重压直接将剑如蛟的身形死死压住。

    “麻蛋!这女人不怕“碎魄散”?!”

    张开伟给剑如蛟说过,引气境的修士只要沾上一点碎魄散就会当即被毒死。而眼前这女人不但没死还有力气扑过来。显然对方的修为不止引气境。

    “麻蛋,居然真的是铸体境!”

    身形动不了,剑如蛟只能勉强将体内的剑意融合着天地元气在自己身前仓促凝聚出一面护盾。

    “嘭!”

    女人一爪撕开了剑如蛟的护盾,抓在他的胸口上。巨大的力量让胸口的衣物和血肉瞬间撕裂,碎肉、鲜血四溅。身体从半空中狠狠的砸在地上,足足陷进去一尺来深。

    就这一下,剑如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对方重伤在身,加上还中了自己的暗算,居然依旧能毫不费力的将他碾压至此。仅仅一击,他胸口的骨头就断得差不多了。内府受到重创,体内天地元气凌乱,止不住的大口大口的往外咳血。

    “小小蝼蚁居然也敢忤逆我?剑如蛟,你自己找死!”

    事到如此,剑如蛟自然全都放开了。吐了口血,喘了两口气之后,一脸嘲弄的看着怒意翻腾的女人骂道:“臭婊子,也不照照镜子,就你那模样也好意思说别人是蝼蚁?丧家犬一样被人撵得到处跑,要不是老子帮你你特么早就死阴沟里了。不知报恩也就罢了,还特么以为自己多了不起。有种你杀了老子啊。”

    女人脸色煞白。气得双手打颤。一声尖啸,抬手就要扭下剑如蛟的脑袋。她恨急了眼前这小子。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伤势,谁知又中了毒,之前恢复的血气被迫只能用来压制住体内的毒性。想要再恢复。只能先把毒解了才行。对她来说,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根本没可能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驱毒。可以说,剑如蛟的这一番折腾直接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这就要死了?也不知道死后能不能回到地球去?”剑如蛟看着女人的手掌捏向自己的脖子。心里一片平静。他一直怕死,也不想死,可没想到真死到临头了却反倒是一点也不惊慌。

    “嘭!”

    一声爆响,恐怖的气劲直接将剑如蛟掀飞出去十多米,撞在一棵树上才停下。

    后背传来的剧痛让剑如蛟欣喜异常。知道痛,那就说明自己还没死。

    “那女人脑子坏了?这样都不杀了老子?”

    剑如蛟心里暗道。谁想,却看到场上凭空多了一人。那女人此时却是背对着他,一身戒备的面对突然出现的人。刚才本想弄死他的那一掌,却是对着突然出现的这人扇了过去。

    尽管剑如蛟现在浑身像散了架一般难受,内府也火辣辣的刺痛,时不时的还在吐血。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吐槽道:“这特么的什么品位啊?红色的外套里面穿了一件绿色的紧身衣?!光头光脚?脸上还纹了一只黑色的蝎子?还穿了鼻环?这哪儿来的非主流啊?”

    吐槽归吐槽,可剑如蛟还是发现了这位突然出现的非主流跟那女人之间毫不掩饰的杀意。心道:“这人看上去也够邪乎的,而且能让那女人如临大敌应该也不好对付吧?”心里琢磨着该怎么逃离这里。他怕等会儿那两人动起手来一个波及就把自己给震死了。

    “季飞川,你来得倒是快!怎么,也想拿我回去邀功?”女人先开了口。果然是认识那光头非主流的。

    光头冷哼一声,右手一展,一根链子锤便砸落地面。沉声道:“吕红衣,你违反宗规擅闯禁地盗走宗门秘宝。邢堂已经下了诛杀令,凡是黑煞宗的弟子都有权利杀你清理门户。你我也算相熟,交出《荒丹诀》,我给你留个全尸!”

    剑如蛟听到那季飞川如此说,心里便更鄙视那叫吕红衣的女人了。

    “没句真话。不是说那《荒丹诀》是你逃到白山郡才得到了吗?现在又特么成了黑煞宗的秘宝了?还是你特么的偷出来的!不过那丹诀想来必定不凡,不然岂能被一个宗门称为“秘宝”?”

    吕红衣哈哈一笑,指着光头的季飞川喝道:“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我被那群无耻之徒暗算身受重伤,你岂敢这么跟我说话?要我交出《荒丹诀》你是妄想!”

    “你说的不错。你要不是受了重伤伤到了根本,又丢了掉了自己所有的尸煞,我季飞川的确不敢跟你碰面。现在嘛,我要杀你却是易如反掌!”话音还未落下,手里的链子锤便闪电般的跳起,带着暴虐的气势,摧枯拉朽般的砸向吕红衣的脑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