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08章 应变
    剑如蛟悲催的发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似乎就跟“奴人”这两个字分不开了。以前在田屋当奴人,整日劳作不休。好不容易翻身农奴把歌唱成了一名修士,可谁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又成了鞍前马后的奴人。甚至比起他在田屋的时候还不如。

    每天天不亮,剑如蛟就必须要走差不多二三十里的路,进林子里去打猎。打到的猎物还必须是活的,大小不论,全都送回来给那诡异的女人当血食。自己只能可怜的烤上半只兽腿无盐无味的充饥。

    然后每隔三天就要去一趟三山坊市购买凶兽尸体回来,同样是被那女人拿来当成血食。

    “前辈,真没钱买了啊。上次都是我去人家店里赊的。这次要是还空手去讨铁定没人给啊。说不定我还得被扣下来。”

    剑如蛟是真没钱了。他的钱大多都是剑家放着,而他现在又不能回去。身上连一两碎银子都没了。并且还在别人店里欠了五千金。

    “没钱了?你手里的那把魂器不错,卖掉至少五万金甚至更多。怎么说会没钱了呢?”

    女人的一席话听得剑如蛟肺都快气炸了。这还真把他当奴隶了?吃他的用他的居然还要他把秋叶剑给当了。

    “前辈,要不这样,你现在就杀了我。我手里的剑不就成了你的了吗?你自己直接拿去卖掉就行了。岂不是方便些?”

    女人停下了修行,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戏谑的笑道:“怎么?你以为我不敢杀你?还是说你也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了?不怕死的人我见得多了,就你?也配?”话音一落,万蚁噬心再次将剑如蛟给笼罩了。瞬间就被痛得摔倒在地上,卷曲着身子不停打颤。

    “小子,中了我的万蚁噬心你以为你还能跟我讨教还价?别说让你卖剑了,就算要你卖血,卖身你都得去!听清楚了,三天后,我要看到价值五万金的凶兽尸体摆在我面前。”

    剑如蛟咬着牙足足痛了一个小时才被放过。他不怕死?当然怕,就是因为怕死他才会一往无前的披荆斩棘,为的就是掌控住自己的小命,不被人肆意践踏。现在好了,人家料定了他不会自杀,然后拿着那恐怖的“万蚁噬心”当要挟。完全一副吃定了他的模样。

    “真要卖了秋叶剑?不行!老子作为一个剑客,怎么能把剑拿去卖了!要死,老子也要拉着你个狗曰的一起死!”

    死亡了威胁加上切身的恨意,剑如蛟的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他知道那女人是在压榨他为其办事。不用说,当他的价值被压榨干净了等待他的只能如那些凶兽一般称为一句干尸。

    到了那家售卖凶兽的店铺,剑如蛟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张大哥,我又来了!”

    张大哥,张开伟。就是剑如蛟第一次道三山坊市认识的那个中年人。那之后他一直在这人的店里买凶兽尸体。之前赊账也是在这人手里赊的。

    “剑如蛟兄弟,这次还是跟上次一样?只买一品凶兽的尸体?”

    剑如蛟点头道:“是的张大哥。不过这次要买五万金的货,你这里能凑齐吗?”

    “五万金?要这么多?我这里可没有这么多的一品凶兽。”

    “二三品的也可以。活的都行。”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没问题了。不过,剑如蛟兄弟,这次的数额有些大,可不能再赊账了。请你也体谅体谅哥哥。”

    剑如蛟脸色如常。点头道:“张大哥放心,我自然不会让张大哥难做的。不过不瞒张大哥,我身上没钱了,我想拿这东西跟张大哥抵账。”一边说,一边拿出两张白纸递了过去。

    “这是?诗?!剑如蛟兄弟,这是你新写的?厉害!好!好诗啊!”张开伟的水平有限,不似那些所谓的雅士。不过也知道这两首诗很好,极好,甚至他感觉并不比当初剑如蛟在红月楼的时候写给琴雨师的那首《一剪梅》差。

    “张大哥,这两首诗你可以拿到红月楼去卖,就说是我欠你人情送你的。一首诗低于六万金不要卖。”

    张开伟连连摇头,想要把手里的诗还回去。连道:“剑如蛟兄弟,这东西远不止五万金,用不着这样的,真不至于。”

    “别!张大哥,在商言商,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啊?那你说。”

    “张大哥,这一次我要买的是五万金的活着的凶兽。不过我要你帮我找来这三山坊市里最毒且无色无痕的毒药将这些我买的凶兽毒死。毒死之后你再将尸体给我。”

    “啊?买活的,又毒死?兄弟,这毒死的凶兽的血肉里可全是毒啊,就不能用了。你确定要这样?”

    “是的,我确定。不过张大哥一定要用无色无痕的毒药,尸体上要看不出是被毒死的样子。而且毒性越猛越好。”

    张开伟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想明白了。点点头不再多问。让剑如蛟在他店里等着,便急匆匆的出了门。

    一般的毒药对于修士而言跟糖豆没区别,吃再多也没用。剑如蛟自己没有门路,只能求助张开伟。

    两小时后。张开伟一脸笑意的转了回来。小心的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瓶,对剑如蛟道:“兄弟,这东西可不好搞。幸亏哥哥还认识几个能人才搞到这么一瓶。”

    “这是毒?”

    “对。三山坊市地下黑市里搞来的。“碎魄散”,无色无味,就算引气境修士吞了一星半点也会当场毙命。这东西没解药,因为发作太快,有解药也没时间吃。”

    “这么猛?”剑如蛟两眼放光。引气境的修士都是沾着就死?这毒性够逆天啊。

    “当然。而且这东西还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凶兽吃了之后毒性会被它们体内的血肉气血所掩盖,就算割开查探也没用,毒性会融合在它们的血肉里不分彼此。怎么样,可还合你心意?”

    “太合适了!谢谢张大哥!”

    在剑如蛟的亲眼见证下,张开明只用了三滴“碎魂散”便毒死了三头二品凶兽和一头三品凶兽。而且剑如蛟反复查探也没能发现这些死掉的凶兽有一点中毒的迹象。心里一下就笑开了花。

    “狗曰的死婊子,老子这次看你死不死!”

    辞别了张开伟。剑如蛟马不停蹄的往回赶。心里不断的盘算所有细节。眼看要到了,又将手里的秋叶剑藏了起来,再在脸上摆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悲愤和颓然的表情。深吸一口气,提着包,走进了山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