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00章 除恶
    路匪,抢劫过往行人财务,无本钱买卖。有点底线的就光劫财,没底线的还会害命。不过不管哪种路匪都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存在。

    剑如蛟一声呼喝之后,两边的山林里便一窝蜂的冲出来八个人。身材各个壮硕,行走间脚步沉稳,手里都拿着兵器,不是普通人,也不是修士,全都是武者。

    “小子,怎么发现我们的?”

    领头的一人穿着一身墨绿色的短打,手上一把大刀,浑身肌肉撑起,脸上带着狠辣的笑,一步一步的朝剑如蛟走进。颇有些气势。

    “你们的人身上有股臭味儿,稍微近一点自然就闻到了。难道你们自己闻不见吗?”

    剑如蛟说话时一本正经,似乎真是因为这样发现这些路匪的。弄得三两个路匪下意识的揪起身上的衣服闻了闻。

    “闻个屁啊!这小子耍你呢!隔了特么几十米能闻到你身上的味儿?你以为你身上抹了屎啊?”

    领头的骂了回身骂了几句,看了看剑如蛟,又看了看车上的棺材。直撇嘴。还以为能碰上肥羊,结果来的却是一口棺材。

    “小子,胆子还行,敢调笑我手下的兄弟。识相点,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再把棺材打开给咱们瞧瞧,真要是装的死人,我就看在你们是运尸的份上,留你们一命。”

    剑如蛟耸耸肩。摇头道:“我身上的钱不少,不过不能给你们。而且这口棺材你们也不能动。动了就得死。”

    剑如蛟的眼神冷了下来。一伙路匪而已,手上不知沾了多少过往客商的血,没遇见就算了,遇见了怎么可能留下他们命来?一开始剑如蛟就有杀机。

    “好小子!够倔!老子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要了咱们兄弟的命。上!砍死他们!”

    领头的人一声令下,其余的路匪嗷嗷的就提刀杀了上来。还别说,期间两三人居然还会点身法。动作看起来不比剑家的武者差多少。而且相互间还懂一些合击之法,看似杂乱一拥而上,实则堵住了剑如蛟和刘大石所有的抽身路线。

    “铿锵!”

    一道寒芒乍现,刹时间,方圆十几米的范围内似乎温度陡然下降了七八度,一股寒意瞬间笼罩而下。所有人只觉眼前一花。

    “噗呲、噗呲......”

    一连数响过后,寒芒消散,只余下一颗颗被剑气掀飞到半空中正在砸落的人头,还有一具具慢慢软倒下去却不停喷涌鲜血的尸体。

    场面只有浓浓的血腥味填充,静悄悄的,满目猩红。

    八个路匪,扑上来的一共七人,剑如蛟出了三剑,没用剑诀,剑招也没用,就是简简单单的出剑、收剑。但是这份速度,武者在他的眼里已经跟普通人没有半点区别了。

    “你!你,你是,修,修士?!”

    领头的不傻,三剑杀了七人,干净利落不带半点烟火气,这种恐怖的剑技已经不是武者能够办到的了,只能是修士。心里发苦且绝望,对剑如蛟更是怒意滔天,心道:你好好的修士怎么穿得跟落魄户一般?这不是成心欺负人吗?

    “猜对了。不过没有奖励。你还是要死。”话音刚落,剑如蛟手中长剑再起,眨眼不到便领着寒芒跨越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照着对方的脖子一剑挥下。

    “你不能杀我,我是黑石堡的人!!”眼看着寒芒临体,自己就要脑袋分家了,领头的路匪吓得肝胆俱裂,张口一声暴喝。

    “你是黑石堡的人?”剑如蛟心里一愣,然后手中长剑一顿,轻飘飘的落在对方的脖子上,动静之间居然行云流水毫无生涩之感。

    “是是是,我大哥是黑石堡的四当家,也是修士,在伏牛山一带很有名气的。饶了我,我以后再不来这五道口了,我把我全部身家都送你。求求你,饶了我。”领头的一动不敢动,可嘴里却可劲儿的求饶。

    “黑石堡在伏牛山一带?!”

    “是的大人,就在伏牛山东面的一座山头上,山下有一条河,很好认的。”

    “你说谎!黑石堡已经被灭了!”剑如蛟语气突然一凌,手中长剑作势就要往下拉。吓得领头的路匪裤裆一热,尿了。

    哭喊道:“大人,我没骗你啊。我大哥五天前还派人来给我传过讯,让我这段时间多敛些财物,说下月是大当家的寿辰,好去拜寿的。黑石堡没灭啊,真的没灭。您要是不信我怀里有书信的,您看看就知道。”

    剑如蛟闻言也不客气,剑芒一闪,领头人的上身的衣物便碎成小片,一些杂物落在地上。还真有一封书信。

    信的内容很短,大意的确就如这领头的路匪所言。落款的日期也是几日前,没错。

    翻检了一下地上的杂物,剑如蛟指着一块黑铁牌子问道:“这牌子是干什么的?”

    “这是入门令牌,进入黑石堡的时候要查验的。没令牌的人会被当成奸细直接杀掉。”

    剑如蛟捡起地上的一些零散金票,然后收起书信和牌子。想了想又道:“你大哥让你多敛财,这么说那黑石堡的大当家很贪财咯?”

    “啊?哦哦,对的,的确贪财。的确贪财。”

    见剑如蛟收起了剑,领头的路匪暗自松了口气。对剑如蛟的问话可谓有问必答,没有半点隐瞒。只求剑如蛟能放了自己。

    “好了,该问的我都问了。你可以死了。”剑如蛟突然一指点到对方的心口。

    “嘭!”一声闷响。那领头的路匪心口被一指开了一个大洞,身死当场,脸上还保留着前一刻的惊骇和恐惧没有来得及散去。

    扫了一眼周围的场面。剑如蛟回身对一脸呆滞的刘大石笑了笑。“好了大石,把手里的刀放下吧,咱们继续赶路。”

    “啊?哦!好的大人!不过,这,这里不需要收拾收拾吗?”

    “大石倒是好心。不过一群路匪罢了,恶事做尽,暴尸荒野我看很合适。就让他们在这儿躺着吧,晚点自有野兽来收拾干净的。”

    骑上马,再次跟刘大石上了路。只不过不管剑如蛟也好还是刘大石,他们都没有发现,先前的那场杀戮溅起的许些血珠飞到了车后的棺材上。斑斑点点的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进棺材里面,片刻后便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