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99章 棺材里的心跳声
    林子挺大,活物也不少。刘大石拿了张弓出去,转悠了半天空手回来。还很不好意思。

    剑如蛟笑笑连说没关系。荒郊野外的天色也暗了,即便是的猎户也不能百分百的说出门就能逮到猎物。一晚上而已,将就吃点干粮就行了。

    烤的饼子,热乎了之后软软的,带股麦香味。剑如蛟吃了两个。刘大石一口气咽了五个下去。水一喝,肚子鼓起来老高。

    “大人,你说,这人死了不就地埋了,拉这么远这不折腾吗?躺在里面一路颠簸的怕是也不好受吧?而且你闻见没?隔着棺材都是一股臭味,还不知道里面烂成什么样了呢。”

    剑如蛟一口水差点喷出来。才吃了东西就聊这么重口的话题不合适吧?

    “大石啊,这怎么能算折腾呢?客死异乡这不吉利嘛。有条件的当然愿意埋在家乡了。行了,吃完了就赶紧睡吧。晚上用不着你守夜,明天天亮咱们就走。”

    刘大石还要争,说该他守夜,剑如蛟睡觉。后来被剑如蛟一顿劝,讪讪的裹上一条薄毯卷在火堆边上睡了。不到五分钟便鼾声渐起。

    剑如蛟没睡意。就算有他也不会睡。荒郊野外的睡不踏实。打坐也能休息,还能防备周围。

    看了一会儿地图,上面有些标识,是福寿堂的那老头标出来的,据说是他从镇上镖局里得来的消息,标注的地方曾经有人在那儿被劫过道。

    剑如蛟所在的剑家属于白山郡下面的“宛城”地界,而那伏牛山所在的地方属于凉城。两个城交界,但相比之下宛城要比凉城繁华得多。不但有三家修士家族坐镇,还有三山坊市,最起码地域内的安全有保证。山匪路霸之类在宛城根本就没生存空间。凉城可就没这么安全了。不说匪患横行吧,但老百姓等闲时候是万不敢出远门的。

    收好地图。剑如蛟在火堆边上盘膝坐了下来。准备打坐恢复点天地元气。白天那场厮杀让他消耗掉了不少。

    不知过了多久。剑如蛟似乎听见几声奇怪的声音。不是脚步声,也不是兽吼,有些沉闷,又很低。

    站起身来,拿着秋叶剑便到周围二十米范围内溜了一圈。除了看到两只老鼠般大小的小兽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听错了?”

    剑如蛟疑惑的放下剑坐回了火堆边上。不过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心神分了大部分在外面,二十五米范围内,风吹草动他都能立马感应到。

    “噗通,噗通。”

    先前的异响时隔半小时后又出现了。这一次,剑如蛟没急着动弹,仔细的感应,他要确定这异响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一炷香的时间内,异响连着响了二十多下,时快时慢,没什么规律。不过剑如蛟却越听越是觉得这声音似乎是心跳声。而且传来的方位就在附近。

    剑如蛟不动声色,心里算计,暗道:“这声音是左边传来的。可那边并没感觉到有人或者什么动物啊?”

    剑如蛟猛的一睁眼,那异响便没了。起身往直前察觉的方向走。又转了一圈依旧一无所获。

    也不打坐了,剑如蛟就这么坐在火堆边,闭目养神。很快那声音又来了,这次比之前似乎大声了一点。

    “没感应错,就是那个方向传来的。可那边除了树连个老鼠都没有。哪儿来的声音?而且那声音似乎不简单,听了让人有种轻微的疲倦感。难道是如那琴雨师一般的音攻手段?”

    不对!

    剑如蛟脑子里猛然想起,然后双目睁大,死死的盯着左边的林子。

    林子静悄悄的,连风都没怎么起,树下栓着车,画面寂静。

    “仓晨放在后面的林子里吃草去了。车却是栓在树边的!那边并不是什么都没有,有车,还有那口棺材!”剑如蛟心里闪过一道明悟。他似乎想到那异响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了。

    棺材!

    剑如蛟提剑,走到棺材近处,凭他的眼力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可之前的异响又是怎么回事?

    剑如蛟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鬼”,但他无惧。鬼又如何?他连穿越这种事情都遇到过了,还有什么不敢面对的?再说了,他现在可不是普通人,一身本事还能怕了一条鬼物?

    “我不管你是死是活,是人是鬼。这趟是我的任务,我不希望你在到伏牛山之前给我惹麻烦。不然我就打开棺材把你扔阴沟里!”

    剑如蛟猛的一巴掌拍在棺材上,脸凑到棺材跟前,一字一句的警告。他不想莫名其妙的惹麻烦,希望里面的东西能听明白。不然他真不建议送一口空的棺材到那伏牛山。

    “噗通!”又是一声闷响。这一次,剑如蛟清清楚楚的听到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就是心跳声。

    “到伏牛山之前你要是敢惹事,我就说到做到。不信的话咱们就走着瞧。”

    说完最后一句,剑如蛟便转身回了火堆边上。再次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话起了作用。反正后面半夜那诡异的心跳声再没出现过了。

    一大早,天色刚刚有点泛白刘大石便醒了。跟剑如蛟打过招呼之后便开始收拾东西。动作相当麻利,没二十分钟,一切便妥当了。

    “大人,都好了,咱们出发吧!”

    “好,走。”

    走了一个小时,天色就全方亮了。前面有一个山坳,官道从山坳的中间穿过。那边是刘大石之前说的“五道口”了。过了五道口就出了宛城的地界进入了凉城范围。

    见刘大石从车下拽出来一把短刀别在腰间,剑如蛟正要问,便发现对方脸色颇为严肃,眼神时不时的四下查探。心里便明白了。这是担心万一遇上路匪,有刀子在手心里也踏实些。

    “大人,当心了,我有个发小去年的时候就是在过五道口被人劫了道,嘀咕了两句就被当场砍死了。”

    剑如蛟呵呵笑道:“放心吧。只要修为没高过我太多,护你周全还是没问题的。走吧。”

    五道口,顾名思义,要过五道山口,前后距离足有二十里。里面山势崎岖,树木茂密,站在山坳里根本看不到山上林子里是什么模样。很适合藏人,打埋伏。剑如蛟觉得要是自己是劫道的也会喜欢这个地方。

    连着过了三个山口,刘大石的已经有些松气了。正要说话,却被剑如蛟一把拉住。

    剑如蛟有些新奇,活这么两世人了还没见过劫道的人长啥样呢。没想到今天倒是能开开眼了。

    “出来吧,都露陷了还藏着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