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94章 意外
    “你说什么?!”

    剑啸天脸色暴怒的腾身而起,双目瞪圆,死死的盯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一名剑家子弟。

    “家主,从王家传回来的消息的确如此。不过我们已经派人去确认了,最快要到晚上才会有确切消息传回来。不过,不过属下认为王家不至于拿这件事开玩笑。”

    剑啸天咆哮道:“滚!去查!活要见尸死要见人!查不清楚你就别回来了!”说完就是一脚,踢得跪于身前的弟子直接飞出门外。不过看样子却没什么大碍,血都没吐一口,爬起来就跑。

    剑钢早早的就守在门外,此时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束手而立,没有说话。

    剑啸天怒意升腾的来回走动,瞥了一眼剑钢,惊异的问道:“咦?剑钢,你突破了?”

    剑钢微微拱手,道:“是的家主。昨晚忽然心血来潮,打破了压制。”

    “好好好!没想到沉寂十数年之后你居然还能再有精进,很好!哎,本该跟你痛饮一番以作庆贺,可之前你也在外面听到了,剑石可能出事了。你觉得王家传回来的消息可信吗?”

    剑钢沉声道:“老奴也不愿相信是真的。可是的确如那弟子所言,王家再不济也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剑石应该是真的陨落了。”

    剑啸天一下面色变得落寞。挥挥手屏退了剑钢。一人独坐,脑子里不由的想到了那道清瘦的身影,思绪也跟着飘得远了。

    晚上,三骑快马风尘仆仆的进了剑家庄子。带回来的是一套血迹斑斑的长衫,还有一枚铭牌。

    “什么?剑石死了?”剑家大长老剑严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惊讶无比。要知道剑石虽然现在是半隐退的状态,可一身修为却一点不亚于他。只不过出去追杀一股山匪罢了,怎会就这么死了?

    “老五,我记得跟剑石一同去的还有王家的王德义是不是?剑石死了那王德义呢?也死了?”

    陈铁兵回道:“没有。不过也是身受重伤。据说回到王家之后就晕迷不醒。”

    “两个引气境中期巅峰的修士,剿灭一伙山匪居然会一死一重伤?难道说那山匪中还有比他们两联手都还要厉害的高手?”

    陈铁兵:“这就不得而知了。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估计只有等王德义醒过来才能揭晓。不过要我看,死了一个剑石其实对剑家的总体影响并不大。反倒是对于大哥在剑家的形式有些好处,毕竟剑石死了,家主一系的人现在就少了一员大将。”

    剑严摆摆手。道:“剑石虽然亲厚家主,但是却是个淡薄名利的人。性子随和,与人为善。跟我的关系一直都不错。他的死我不能当做不知道。让你的人也查查,有什么消息可以跟家主那边互通。我觉得这事儿不简单。”

    陈铁兵:“好的大哥,我会安排下去的。不过剑石死了,还牵扯了一事。”

    剑严:“哦?还有什么事?”

    “大哥可还记得之前家主让那妖孽剑如蛟拜师的事?剑如蛟当时可是说了,他认定的师傅是剑石,现在剑石身死,那他的师傅又悬而未决了。你看咱们是不是也去争取一下?毕竟那剑如蛟的天赋当真是妖孽。”

    剑严不置可否,反而沉默了良久才看着陈铁兵严肃的问道:“你觉得我儿乘风的死会不会跟那剑如蛟有关系?”

    陈铁兵吓了一跳,惊讶道:“不可能吧?剑如蛟当初在田屋的时候可还是一个普通人,顶多就是一个武者而已,他能杀得了乘风?”

    “你别忘了,他是个妖孽天才。而且乘风当初还处置过他,想要干扰他参加抬等大会,他们之间算是大仇。且他虽然在田屋的时候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他那个时候已经领悟了剑意。以他当时的体型完全可以从你所说的那个小窗户爬进乘风的屋子,趁乘风醉酒之际用剑意下杀手,你认为如何?”

    不得不说陈铁兵被说得愣住了。短短的几句话,条理清晰,而且逻辑上也没有毛病。这种可能性的确有。但有可能并不代表就是真的。他觉得要是为了一个凭想象出来的“可能”就放掉甚至是敌对一个妖孽般的天才实在有些不分轻重了。可是有些话他不好说出口。

    剑严叹了口气,接着道:“我也是最近几日想到的。可惜,要是早一点想到的话就能直接拿下剑如蛟亲自审问便是。现在让他多了一个妖孽天才的名声,还入了剑啸天的法眼,再想轻易动他已经不可能了。”

    “大哥,就因为一个“可能性”便排斥剑如蛟,这,这合适吗?”

    剑严:“有什么不合适的?天赋再高他现在也只是开脉境的蝼蚁罢了。想要变得举足轻重那也得有命成长起来才行。你觉得一旦被王家和司徒家知道了他的底细,他还能活多久?只怕到时候就算剑啸天想要护他也难以周全。

    好了。这件事你心里有数就行了。其他的你不用管。”

    另一边。得知剑石意外身死的剑晨来来回回的在屋里渡步,然后犹豫了好久才咬咬牙,迈步出了门。一个人径直朝精英阁行去。

    刚到一处院落门口,剑晨就感觉一股森然剑气从院子里传了出来。心里一动,收回了准备敲门的手。身形往上腾起,稳稳的站在院子的围墙上。低头就见一道飘忽的身影在院子里上下腾挪,一柄长剑舞动得周围一片萧瑟秋意。

    剑晨敏锐的发现,面前的这股元气幻象当中还藏着一种极端矛盾的气息。心里知道这应该就是之前在擂台上见过了那股剑意了。

    剑晨看了一刻钟时间,才放开自己身上的气息。几乎同时,下面醉心练剑的少年人猛的抬起了头来。

    “剑晨长老?!”

    飘身落在院中。剑晨和蔼的笑了笑。说:“刚才在门外感觉到了你的剑气,心里好奇便偷偷看了两眼。你不会怪我吧?”

    剑如蛟挠了挠头,说:“剑晨长老说笑了。您愿意看尽管看,不过要是能指点小子两句就最好不过了。”

    “哈哈哈,小子倒是机灵。指点你几句自然没问题。走吧先进屋,我来找你是有事给你说的。”

    刚进屋坐下。剑晨就一脸遗憾的看着剑如蛟开口道:“剑如蛟,你可知你的老师剑石出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