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89章 旁门异术
    白林的心里有些莫名其妙。他不明白剑啸天为何突然如此这般。他把剑如蛟所选的法门告诉剑啸天是想要剑啸天出面再去劝劝剑如蛟。一个如此难得的苗子,白林不想让其走任何的弯路。他觉得剑如蛟所选的那些法门并不适合剑如蛟,修习下去恐怕白白浪费时间。不过剑啸天的反应让他很是不解。

    剑啸天背着手来回渡步,面色怪异,似笑非笑。似乎在考量什么。

    半晌过后,剑啸天顿住脚步,看着白林道:“剑如蛟选的法门你就不要再管了。而且对外要是有人问起剑如蛟选法门的事你也要守口如瓶,不要吐露半字。明白吗?”

    白林还要再问,却发现剑啸天的眼神甚是凌厉,心下一颤,逐压下心头疑惑,沉声道:“属下明白。”

    白林走后,剑啸天重新坐下,身后的屋子里,剑钢鬼魅般的冒了出来。

    “剑钢,没想到那本残篇过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有人选了。而且还是剑如蛟那个妖孽小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可能练成。”

    剑钢笑道:“老奴倒是看好剑如蛟那小子,以他的天赋应该能行。就是不知道他为何放弃身法法门不选反而选了《观相术》。”

    “《观相术》是旁门异术,跟主流的修行法门大相径庭。不过却另辟蹊径,当有可取之处。你可还记得三十年前的那人?也是一身旁门异术,威能奇诡强绝,差一点可就让我剑家万劫不复了。不过旁门异术修行要求苛刻,习练极难,那本《观相术》也是闲置多年五人问津,就看那小子能否继续妖孽下去吧。”

    剑钢又道:“老奴有些不明白家主为何要对白林下禁口令?几门三四品法门还不至于有谁从中作梗吧?”

    “剑如蛟现在表现出来的天赋堪称世所罕见,只要不陨落必然会成为我剑家的顶梁柱。现在还好,剑如蛟藏在我剑家还未被外人察觉,锋芒还远没引起心怀叵测之人的警惕。但日后他却必定会成为别人的眼中之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能帮他藏一些手段就帮一把。

    对了。剑如蛟身份的问题我准备最近召集所有长老开一次族老会。趁着剑石回来之前把剑如蛟的身份改过来。你去跟咱们这边的几个长老通通气。倒时免得仓促。”

    “好的家主。我会亲自去知会几位长老的。”

    剑啸天说完顿了顿又道:“另外,猴儿上次遇险的事情查得怎样了?满月楼那边有没有消息?”

    剑钢:“满月楼倒是收了钱,可是到现在还没有音讯。不过据大少爷所说,当时他和家里的两个精英阁弟子是在执行完任务回来的路上遇上凶险的。五个黑衣蒙面强人伏击了他们。那两个精英阁弟子当场被杀死,大少爷靠着您给的“天机雷”才留下命来。后来却又被追上,被逼得跳了崖。不过大少爷运气好,被一棵大树所救。后来为了掩饰,杀了一个崖底采药的普通人,然后给尸体换上自己的衣服模糊了样貌再伪装成摔死的模样。方才让对方误以为得手,大少爷才彻底脱身。大少爷至始至终都没有瞧见伏击之人的样子,也没有听见对方说一个字。

    老奴判断,袭击大少爷的人应该是专业的杀手。而且应该有内应,不然不可能如此精确的掌握大少爷的归程时间和路线。甚至那内应很可能就是跟大少爷一同外出的两人中的一个。只不过最后这个内应被杀了灭口。”

    剑啸天:“有了怀疑那就去查。这件事不论查多久也必须要有个结果!”

    “老奴明白。”

    “还有。以后接触剑如蛟的事儿就交给候儿去吧。”

    ......

    剑如蛟拿着三本法门回了院子。急不可耐的开始翻看。他最好奇的就是那本四品旁门异术《观相术》。要不是今天见到,他还不知道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种修行法门。光是书面上简单的描述,就知道这部《观相术》跟他之前见过的所有法门都不同。

    这不是一门用来施展攻击的法门,而是一种类似于辅助类的手段。

    “观人之相,而知其善恶好歹、有无纠葛。观地之相,而知地势所依、地之富贫。观天之相,而知晴雨风雪、福祸旦夕。”

    这段开篇之言,让剑如蛟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跟自己前世地球上的所谓“看相、风水、算卦”有些类似。不过等他仔细将《观相术》的总纲看完之后才发现,类似是有些类似,可却艰深玄奥太多了。就算是总纲他也有很多地方看不怎么明白。

    “观人,除了看样貌五官之外,还要洞悉其身上的气?气之轻盈则性之所善?气之污秽则性之所恶?这什么意思?气又是何物?”

    翻过总纲,接下来就是一篇类似于心法口诀的东西。确定这篇口诀没有什么禁忌或者特别的注释之后,剑如蛟盘膝坐下,开始在心中默念。

    十遍二十遍之后,渐渐地,剑如蛟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微微颤动了一下,然后一丝丝温热的气流涌入了自己的眼睛。不过却又一闪而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剑如蛟停了口诀。

    “我大概默念了两百次口诀,那种温热的感觉一共出现了十次。也就是说平均二十次会出现一次。每次温热过后我总觉得眼睛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在镜子前照了几十遍,剑如蛟却没发现自己的眼睛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修习的口诀是不是见了效。心里没底。

    “我是不是该找个人问问,我现在这种练法到底对不对?”第一次,剑如蛟发现全靠自己摸索修行的确容易摸不准方向。甚至他连对错也弄不明白。

    “白林是经堂堂主,应该会知道些旁门异术的门道吧?要不找他问问?”

    正苦恼。屋外却一阵骂声传来。

    “剑如蛟,给爷爷滚出来!”

    这声音之前剑如蛟没听过,应该是不认识的人。指名道姓的要他滚出去?

    麻烦不会平白无故的找上你,必是有原因的。剑如蛟没急着出去,心里思索了一阵。然后暗道:莫非是醉金刚之前说的那些准备收拾我好去拍剑雄马屁的狗腿子?

    思来想去,剑如蛟也就觉得能让自己在精英阁都躲不掉的麻烦也就只有来自剑雄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