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86章 三山坊市 11
    剑如蛟虽然被琴雨师勾得有些心跳加速,但脑子还是清醒的。跟你又不熟,凭什么你一句话老子就得乖乖的拿诗给你?出场费还要不要了?

    华夏的千年文华啊,不出点代价就想拿走?可能吗?谁有那闲心给你捧臭脚啊?

    再说了,剑如蛟也算看出来了。这琴雨师虽然诡异,可是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他用强。大不了等会他直接回剑家,不信对方还能追到剑家去。

    袁煞听后苦笑。他现在真是对这个叫剑如蛟的少年人越来越感兴趣了。居然会有人在面对琴雨师的时候张口闭口要钱的。这感觉很是新奇,特别是从这样的少年人嘴里说出来就更有意思了。

    袁煞苦笑,周围的雅士们却全都炸了毛。一个个指着剑如蛟呵斥不断,就差没动手了。倒是琴雨师只是微微愣了一下,似乎并没有生气。

    “小哥儿,五万金一首诗虽然不是什么天价,可你确定你的诗值这么多钱吗?”

    剑如蛟面不改色,只要周围的这些捧臭脚的不当场动手,他就没什么好怕的。买卖嘛,讲究你情我愿,他剑如蛟又有什么错呢?

    “值不值琴大家的眼光当然自会晓得。不过现在小子却是不敢卖诗给你了。”说着还特意的对着周围一种呵斥他的雅士们作揖。意思是这下你们满意了吧?我被你们吓到了,不敢要钱了。

    琴雨师咯咯一笑,说:“小哥儿说笑了,诸位雅士只是为雨师着急罢了,哪有逼迫你的意思?小小年纪心思倒是不少。放心吧,只要你的诗真的能让我满意,五万金我买了,没人会为难你的。”

    剑如蛟看了看偃旗息鼓的众位雅士。心里暗笑。现在琴雨师发了话,这些捧臭脚的果然闭了嘴。

    “那好,不知琴大家的有别的要求?只需要足够细腻的诗就可以吗?能不能具体点?”

    琴雨师闻言有些不信,说:“小哥儿,你能按照我的要求巨细的来写诗?”

    怪不得琴雨师诧异。要知道写诗不是作文章,要求越是细致就越是制约诗者的发挥空间,就越难做出佳作。剑如蛟现在居然要给你定制?有这个可能吗?

    “哼!大言不惭!”

    “狂妄!”

    “剑家的年轻一辈都是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吗?事无巨细的写诗?也亏他说得出口!”

    剑如蛟直接无视了这些捧臭脚的雅士。一个个一大把年纪了,平日里都是各势力的大佬,谁想为了一个妓子,居然激动成这样。

    这下轮到琴雨师为难了。她四处求诗却从未想过自己要的诗词具体应该是什么摸样。只是喜欢细腻的诗词,合不合心意都是看过之后才知道。现在叫她细说,她如何说得出来?再说了,她也从没听说过有谁写诗能这么写诗的。

    剑如蛟无语了。他发现琴雨师居然一脸茫然。你到处跑求人给你写诗,结果你自己想要什么样的诗你心里都没个模子?

    “既然琴大家为难。那小子就只能试着揣摩着写一首看成不成吧。”

    琴雨师点头。当即便有侍者将早已准备好的纸笔放在了桌案上。

    剑如蛟提笔,心里寻思:这琴雨师看样子应该还没男人。就算有,必定也是偷偷摸摸的才对。要不然她哪儿来这么多雅士给她捧臭脚?而且作为一个妓子,甭管现在身份如何,以前肯定都是吃过苦的。估计还不少。加上又是玩儿音乐的,内心绝对相当文艺。有了!不过,要是把这首诗拿出来却就卖了五万金是不是亏得慌啊?

    琴雨师见剑如蛟迟迟不动笔,忍不住问道:“怎么小哥儿?可还差点什么?”

    正在思考的剑如蛟下意识就脱口而出:“还能差什么?就差点钱,老觉得五万金还是亏了。”

    这就怒了。不但琴雨师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了怒意,边上的雅士们更是直接气炸了肺。

    “好小子!你居然还讹上了?!”

    “剑如蛟是吧?好得很,敢在我们面前玩儿这一套你真是活腻味了!”

    琴雨师好歹还能控制住情绪,不过语气也没之前那么好了。问道:“小哥儿,这是什么意思?这诗还没写出来,就要加价?不合规矩吧?还是以为我非要你的诗不可了?”

    哟呵?还怼上了?不要?不要正好。以为小爷真愿意给你写诗啊?还不是被这些捧臭脚的家伙给逼的?

    “啊?哦!那就太好了。既然琴大家瞧不上小子的诗,那小子正好藏拙。告辞了,告辞了!”剑如蛟说着拉起醉金刚就要开溜。

    “想走?!戏弄了这么多人就想拍拍屁股溜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一众被激怒的雅士哪能就这么放剑如蛟走?浑身气势一起,三个堂堂引气境的强者就跟墙一样挡在剑如蛟身前。想闯过去?门都没有!

    剑如蛟郁闷的耸了耸肩,开口道:“琴大家,诸位前辈。这本就是生意。我写诗,琴大家买。我觉得亏了,自然就不愿意了。何必这么为难小子我啊?”

    众人直接被气乐了。见过胆子大的还没见过胆子这么大的,一个小小的开脉境修士,在众多引气境强者围视之下居然还一副“我也没有办法”的样子,张口闭口居然说起了“生意”。

    “好!小子,你自己说的,加价,加多少?”

    剑如蛟连忙道:“不多,再加五万就足够了。”

    翻了一倍还叫不多?这小子钻钱眼里了吧?

    “行!这五万金我出了。不过,要是你小子写出来的诗不够好或者不如琴仙子的意,你就算回了剑家我也能把你揪出来打断你的腿!记住了!”

    剑如蛟自然点头表示不会敷衍了事。至于说对方敢去剑家断他的腿,他自是不信的。剑家真要是这么窝囊,早不知道被人灭了几十次了,那还会延续至今?

    谈好了价钱。剑如蛟便抓起笔,纸上龙飞蛇舞。字也就普普通通,没人在意。不过当一字一字的出落于纸面之后,周围除了一道道沉重的吸气声之外再听不见别的声音了。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