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84章 三山坊市 9
    被人阴了一把,按照剑如蛟的性格,在有把握的情况下自然不会就这么忍气吞声。你不是要我出丑吗?那行,那就试试到底是谁出丑。

    王庚见剑如蛟两人闷着不说话,心里直乐。估计是心虚。笑着添油加醋的又道:“对,王羽堂主说的对。明明就身具诗才却不愿为琴仙子作诗,难道是故作清高不愿与我等为伍?”

    王庚的名声虽然不算响亮,可也算是被人认得。说的话自然也更容易被人接受。虽然旁人不清楚也不怎么信剑如蛟和醉金刚是什么“高才”可事无绝对,万一是呢?这番举动还真有些像是不太愿意跟他们这些“雅士”为伍。

    “这位小兄弟。你要是真有诗才可作一首为琴仙子备选。实在为难亦可明言,在座的大都算是你的前辈,也不会过于为难你的。”

    这话倒是中肯。说话的人是个老者,剑如蛟见过。之前就是这老者宣布的琴雨师驾临。猜测应该是这红月楼的管事一类的人。

    “多谢前辈仗义执言。一些蝇营狗苟之辈暗藏祸心,对小子看不顺眼,想要借琴大家的东风要小子难堪。倒是让前辈费心了。不过虽然小子不敢自称什么“高才”但比起他来却是胜出不知凡几。就是不知道这位王家少爷可敢跟小子比比?”

    违心说自己拿不出诗来?认怂再灰溜溜的离开?或者是为了斗气甩出一篇华章打脸?这都不划算。没点好处怎对得起华夏千年文华好不容易在另一个世界亮相?出场费总该从厚了给吧?

    老者微微一笑,便不再多言走了开去。

    王庚不屑的笑了笑了,走到剑如蛟跟前,说:“好啊,你想要怎么比?”

    剑如蛟扬了扬手里的秋叶剑,说:“这是一把一品巅峰魂器。作价五万金吧,就当是彩头。咱们各写一首诗,交由中间人评判。如何?”

    剑如蛟身上只有秋叶剑还值些钱,立马就拿了出来,他不信王庚会忍住不上当。

    一些雅士听过之后直皱眉。觉得这等风雅之事何必扯上钱财?看剑如蛟的眼神一下就充满的鄙夷。

    王庚微微一愣。然后道:“你确定拿这把魂器跟我斗诗?别到时候输了赖账。”不单单是王庚觉得剑如蛟在虚张声势,打肿脸充胖子,就连醉金刚也是急得连连拉扯他的衣服,示意意识剑如蛟赶紧收回刚才的话。

    “赖账?我剑如蛟可不是你。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可以让刚才那位前辈当中间人。你我将赌注交于前辈便是。如何?可敢?”

    王庚听这话就不由有些犹豫了。剑如蛟说得笃定,似乎很有把握。找了中间人的话那就没机会赖账了。据他了解。剑如蛟不是奴人吗?而且以前还是种田的,按理说对诗文该是一窍不通才对。难道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情?

    剑如蛟面色淡定,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给醉金刚。然后笑眯眯的看着踌躇的王庚。现在麻烦到了对方头上。敢不敢接。

    旁边的王羽碰了碰王庚,眼神严厉。现在要是王庚怂了,那丢脸的就是他们王家了。传出去王家居然会在诗词上怕了剑家,要知道剑家可是诗词荒漠。到时候王家哪还有脸在雅士圈子里混?

    “王庚,你是不是身上没这么些金票?不妨事,我这里还有些。你且拿去跟剑家人比就是了。”

    有了王羽的支持,王庚一下有了底气。加上他实在不信一个种田的家伙能在诗词上胜过自己。要知道诗词可比修行更考验天赋。

    先前提醒剑如蛟的老者也乐呵呵的站了出来。不管如何,金林斗的规矩并没有说不准涉及赌注。热闹越大,他红月楼这次主办就越是成功。当下便取过剑如蛟的秋叶剑以及王庚的五万两金票。

    王庚见老者收了赌注。便转头对剑如蛟道:“我先前已经当众写了一首,就在这桌案上。你要是能胜过我那一首诗,便算你赢,胜不了的话那把魂器我可就笑纳了。”

    剑如蛟耸耸肩,走到桌案前,扫了一眼上面的诗句。然后诧异的看了看正自鸣得意的王庚。说实话他没想到这王庚写的东西还真不错,当然是用这个世界的标准来评价,至少比起那金林玉璧上的诗句也不遑多让。

    “怎么了?要是怕了那就认输吧,免得丢人现眼。不过你那把魂器我可就收下了。”

    剑如蛟嘿嘿笑了笑,根本没置气,跟一个井底之蛙有什么好气的。写了一首打油诗便以为自己了不起了?

    一把将桌案上王庚的诗词扫到地上,扫垃圾一样。然后抓起桌上的笔,铺开一张新纸,提笔就写。

    要说剑如蛟的字迹肯定算不上好。他也就是能写,写得不难看而已。不过速度很快。十来息之后,纸上便多了一片字迹。

    “自己看。看看比你那垃圾玩意儿强了多少?你写的那些也配叫诗?”

    王庚气得胸膛起伏,他可是刚才眼睁睁的看着剑如蛟扫落他的诗词,如果不是为了维系自己的风度,他早就发飙了。现在又听剑如蛟说自己的写的东西是垃圾不配称作诗。更是气得浑身哆嗦,恨不得一口咬死对方。

    周围围着看热闹的人不少,见剑如蛟如此狂妄心里甚是不喜。王庚的诗他们是看过的,是难得一见的佳作。他们之前还称赞过,现在却被剑如蛟贬得一文不值,算不算在打他们的脸?好几人快步走上前来,倒要看看剑如蛟写的又是什么。

    三两人怒气冲冲的围了上去。然后就没了动静。头也不抬,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然后后面的人忍不住了,又围了三两个上去,接着也不抬头了。就跟丢了魂儿一样。

    三番两次之后,剑如蛟的桌前围了足足十几个人,后面的人再想挤进去也挤不了了。

    “诸位,让一让。你们这么围着可是影响比斗的。我作为裁判总该要看看吧?让一让,诸位让一让。”

    老者的话明显管用得多。前面围着不愿散去的十来人总算是散了开去。不过他们却齐齐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都愣愣的看着剑如蛟表情骇然。

    老者拿起桌案上的字。先是一愣,然后猛的抬起头看了剑如蛟一眼。接着才深吸了口气,郎朗念起:“仗剑红尘已是癫,有酒平步上青天。游星戏斗弄日月,醉卧云端笑人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