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78章 三山坊市 3
    剑如蛟很难想象脑子得多傻的人才会拿自己的命去当赌注。输了别的东西还能再翻本,输了命那可就万事皆休了。而且就算赢了又如何?别人输掉的性命你还能揣自己怀里不成?

    简直不可理解。

    醉金刚看到剑如蛟一脸疑惑,笑着解释道:“进笼子赌命的有三种人。一种是两人间有生死大仇,在这里了结恩怨,赢的一方可以得到赌坊的奖励,奖励可以是钱,也可以是修行资源。第二种人是赌坊自己培养的死士,为的就是厮杀求存。据说死士如果连赢二十场便能获得自由身。第三种人就是疯子,喜欢生死间的搏杀,不在乎杀人也不在乎被人杀掉。而赌坊就以此来开盘做局,吸收赌资。同时还会收取一定数额的门票。这门生意比起满月楼来都不差分毫。”

    剑如蛟点点头,这才合理。不过也是血腥了些,跟这个崇尚武力的世界倒是挺搭。

    “他们都是什么修为?”

    “一般都是开脉境修士。偶尔也会有引气境的高手。恩,我看看,这一场是两个开脉境后期的修士。哟呵,下一场是引气境修士!哈哈,怎么样,大爷介绍你来没介绍错吧?憋在家里你能看到引气境修士的生死搏杀?”

    剑如蛟仔细看才发现在笼子的右边有一块牌子,上面更新着生死斗的顺序以及双方的修为层次。下一场的确是两个引气境初期的修士。

    一声钟响,笼子里的两人即刻厮杀在一起,那场面就算隔得老远,也让剑如蛟感觉到一股股惨烈的气息。一人刀,一人剑,杀在一起气劲如浪般波澜开来。不过却被笼子边上突然出现的一层淡淡的蓝光阻挡,没能波及到台下。

    “那蓝光是什么?”

    “哦,那是阵法,具体什么阵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挺厉害的,引气境的高手也别想拍碎那光罩。”

    “阵法?为何我在剑家没见到过?”

    醉金刚看得起劲,不耐烦的挥挥手,说:“布置阵法很费钱的!剑家也就几处禁地有阵法而已。我都还没见过呢,你没见过有什么奇怪的。好了,你觉得这两人谁会赢啊?”

    剑如蛟仔细的看了看,然后道:“我觉得个子矮的那个会赢。”

    醉金刚摇头,说:“矮个子已经快到极限了,你看他脚下虚浮,脸色苍白,一退再退。只要他退到笼子边上就在劫难逃了。哎,没钱啊,要是有钱的话这一把我能稳赢。”

    “就你还稳赢?你没看出来那矮个子是装出来的吗?你见过谁脚下虚浮却还能稳稳的拿住剑且章法不乱的?”

    剑如蛟的经验或许不如醉金刚,可他的目力却犀利。尽管隔得很远,他却清清楚楚的看到笼子里那矮个子握剑的手,很稳,根本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不堪。这明显是在玩儿阴的,一旦那高个子觉得自己稳操胜券而掉以轻心的话,那就有可能被其阴死。

    醉金刚的目力不及剑如蛟,这么远他可看不清矮个子的手到底稳不稳。不过见剑如蛟说的言辞凿凿,心里其实也是信了。只不过嘴里却不服,噼噼啪啪的就开始长篇大论,大有一副以理服人的架势。

    正当两人说得热闹,一个声音突然从两人身后传来。

    “剑如蛟,你说的可是真的?”

    声音是个女的,响起的同时还有一阵淡淡的清香。

    剑如蛟一扭头,脸唰的一下就拉了下来。居然会在这里碰见这个女人。当即转身就准备离开。直觉告诉他再留下来会有麻烦。

    “哎哎哎,剑如蛟,你别急着走啊。人家玉大小姐可是在问你话呢。你这小子怎么没点礼貌啊?不好意思啊玉小姐,这小子见了美女就说不来话了。之前我们刚来的时候他看到红月楼里的姑娘......”

    “醉金刚!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剑如蛟气得够呛。这混蛋怎么什么都说啊?添油加醋的让人误会了多丢脸啊?

    醉金刚嘿嘿笑道:“行行行,不说了。你不好意思我就不说了啊。不过人家玉小姐可在问你话呢。赶紧说啊。”

    被醉金刚拉着,剑如蛟一时半会儿还真脱不了身,偏偏他暂时又干不过醉金刚。心里郁闷可想而知。

    “玉姑娘。我刚才说了,笼子里的那矮个子应该会赢。不过你要是想要下注的话我可什么都不保证。到时候输了可不怨我。”

    玉钟灵捂着嘴呵呵一笑,然后优雅的抬了抬手,一个侍者连忙走了过来。

    “买那个矮个子,一万金。”

    剑如蛟心里直撇嘴。暗骂:特么的这女的哪来这么多钱啊?一万金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不想多待。剑如蛟连连给醉金刚试了几次眼色。后者却一副看不明白的模样,还是死死拉住他就是不让走。

    醉金刚多贼啊?他发现玉钟灵一出现,剑如蛟就想跑,这里面似乎有故事啊!难得看到剑如蛟吃一回瘪,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其离开?再说了玉钟灵什么身份?他醉金刚可是巴不得混个脸熟呢。

    剑如蛟确定自己肯定被卖了。醉金刚这混蛋摆明了装傻。心里一阵哀叹。

    “剑如蛟,还没恭喜你拿下剑家大比第一呢。现在看样子还成了精英阁弟子了?”

    剑如蛟不理,醉金刚大嘴巴又来了。“哟呵,小子,玉小姐问你话你怎么不答啊?是不是又在想那红月楼的姑娘?哎,不是我说你......”

    如此无耻的人成了自己的同伴,剑如蛟还能说什么?只能打断道:“玉姑娘,我这些微末成绩怎好意思让你关心?倒是玉娘你似乎很中意赌之一字啊。”

    玉钟灵摇头道:“我可不喜欢赌。来这里也是被人拉过来的。不过没想到遇到你了,听了你刚才的话才下的注。我信你的眼光,正好也赚点脂粉钱嘛。”

    剑如蛟一阵无语,心道我说什么你就信啊?这女的别不是脑子有病吧?还是别理她了,赶紧走才行。

    心里念罢,狠狠的瞪了醉金刚一眼。那意思是:够了啊!再闹我可翻脸了!

    醉金刚讪讪的笑了笑,也不敢继续抓着剑如蛟了。他也怕剑如蛟当真不顾颜面。到时候大家都脸面都难堪。

    “玉妹,我找你半天了,你怎么出来了?嗯?这两个穷酸在骚扰你?”

    剑如蛟捂了捂额头,心道:特么的麻烦果然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