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74章 落脚
    李明人不错。从他第一次见面就出言劝剑如蛟怕他上了醉金刚的当就能看出来。而且之前交手的时候也是忍着没用杀招,就算最后输了也没用。

    对于好人,剑如蛟可不想把人家从屋里赶走。乐呵呵的聊了两句说全当是切磋不是挑战。然后拉着醉金刚继续往山上走。

    “有没有开了三十条先天血脉的人?”剑如蛟问道。

    醉金刚耸耸肩,指了指前面,说道:“前面就有。不过那家伙脾气不好,心黑手辣,动手就喜欢废了对手。而且还是个小心眼。你确定自己干得过?别送上门去被人废了可就尴尬了。”

    剑如蛟肯定道:“放心吧,没事儿的。”

    见剑如蛟决定了,醉金刚也没再劝。他其实也很想知道剑如蛟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之前挑的李明,他也是好心,李明的性子温和,虽然看上去迂腐了些,可跟李明动手没危险啊。他也不希望剑如蛟早早的就被人给废了。不过也正因为刚才李明的那一出,醉金刚心里暗道这剑如蛟很不简单。他都有些看不透。

    “到了,还是我帮你叫吧。记住啊,这次可别又弄个切磋来糊弄事儿了。我可没时间陪着你慢慢挑。”

    “我知道了。”

    又是醉金刚的大嗓门,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呼喝之后,院子里走出来一个小个子。身高看上去不足一米六,面容看着很沧桑,少说也有三十好几了吧?皮肤黝黑,双手各拿着一把类似分水刺一样的兵器,正阴沉沉的看着剑如蛟和醉金刚。

    醉金刚估计也是不喜这个小个子,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屑,喝骂道:“狗曰的陈柏霖,你特么的瞪老子干嘛?再敢瞪,信不信老子把你那对狗眼抠出来扔茅坑里?”

    可见这醉金刚的确跟他自己吹嘘一样,端的是横惯了,在精英阁应该是个狠角色。这么一顿脏话骂过去,那看着阴森森的陈柏霖居然还不敢还嘴,只是两边太阳穴直跳,估计也是气得够呛。

    “你来干什么?”陈柏霖的嗓子似乎受了伤,声音很刺耳,就跟指甲在玻璃上刮一样,让人牙酸。

    醉金刚:“我来看你怎么被人赶出房子!这位小兄弟看上了你的房子。你要么接受他的挑战,要么卷铺盖滚蛋。自己选吧。”

    陈柏霖往前走了一步,然后杀气腾腾的看着醉金刚身边的剑如蛟一言不发。

    醉金刚嘿嘿一笑,退了开去,就等着看好戏。

    剑如蛟刚把秋叶剑拔出来,迎面就是一阵腥风袭来!陈柏霖居然一声不响的就出手了,而且完全没有任何征兆,说是偷袭也不算过分。

    剑如蛟心里暗骂,手上却没丝毫慌乱。秋叶剑一道圆弧划出,牢笼一样死死的将陈柏霖的两柄分水刺罩在里面,将其所有杀机尽灭。

    “你用毒?!”剑如蛟可不会没注意到对方兵器上飘散开的腥臭味。

    陈柏霖依旧一言不发。倒是边上的醉金刚嘿嘿提醒道:“没事儿,不是致命的毒。不过啊,要是被划破点油皮估计你得上吐下泻两个月,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还得变成瞎子。”

    “哼!”估计是心里不爽醉金刚提醒剑如蛟,陈柏霖冷哼一声,双手一绞力,力道陡增,两把分水刺上下翻飞快到极处,每一下都是朝要害招呼,狠辣无比。

    剑如蛟不屑陈柏霖这番手段。先不说别的,单是在兵器上抹毒的做法就足够阴了。

    “唰!”

    一片片落叶幻象再现,这一次,这些落叶上多了一道道黑白相间的异色。变得诡异起来。不但边上看戏的醉金刚觉得稀奇,场上的陈柏霖更是眉头紧皱。

    不得不说相比起之前的李明,陈柏霖不但出手凶狠,而且威能也要强得多。单是调动起来的天地元气就比李明要精纯至少三成。不过给剑如蛟的感觉也就这样。他的生死剑意可以完完全全的压制住对方。

    半柱香过后,陈柏霖脸上就开始见汗了。他也尝到了之前李明的那种如陷泥泽的憋屈感。空有一番力气,刚使出来就被那无处不在且还无法驱散的诡异力量消磨掉了三四成。剩下来的力量也歪歪扭扭的难以按照本来的轨迹攻击。时间一长难免又要露出破绽。

    “瞬刺!”

    一声低喝,陈柏霖脚下突然爆出一道炸响,身形凭空狂飙,如离膛的子弹,猝不及防之下居然突破了剑如蛟的太极磨盘,端着两把分水刺,一上一下照着剑如蛟的咽喉和下阴就捅了过来!

    这份速度实在太快,比起剑如蛟之前遇到的所有对手都要快!快得多!

    根本就来不及闪避,剑如蛟手里的秋叶剑微微往回一缩,剑锋斜着往下拖拉,只要陈柏霖敢继续刺他,那他的剑能抹了陈柏霖的脖子!

    “好小子!够狠!这次陈柏霖算是遇上硬角色了。”醉金刚见状暗自嘀咕。

    这是硬碰硬的打法。避不了也挡不住的时候那就硬碰!你要杀了我,那我也可以弄死你!就看谁扛不住。

    陈柏霖也是吓了一跳。他这一刺要刺中了,有八成把握要了剑如蛟的命。可剑如蛟往回拖的那一剑一旦中了,却是百分百要他脑袋分家。这笔账他不用想也算得清楚。脚下连忙一错位,如泥鳅一样从正前方扭到了剑如蛟身侧。两把分水刺又是上下分击,一往剑如蛟的太阳穴,一往剑如蛟的腰部。

    以前都是剑如蛟突袭别人,这是他头一次被人抓住一个疏忽连消带打的欺负得够呛。

    “生死圆轮!”

    这就怒了。光是挨打可不是剑如蛟的风格。这种被人近身之后的连绵要害攻击可不是那么好防的,稍有不慎便是一击毙命。必须要扭转才行。

    剑意不是招式。也不是剑诀。不需要任何的准备或者起手。甚至连剑都不是必须的。剑意是一种更偏向于道的玄妙力量。瞬发瞬至。

    不单单是陈柏霖感觉到了生死剑意暴起的极端气息,就连边上的醉金刚也感觉到了,只不过没有直面剑意的陈柏霖感觉明显而已。

    几乎就是生死剑意乍现的同时,陈柏霖只觉浑身一僵,莫名的力量生生将他的身形扯住,双手足足慢了半息的时间!

    半息,对于这种近身突袭来说足以改变一切!

    陈柏霖心底刚刚冒起一片寒意就感觉双手手腕一痛,两把分水刺便扎进了自己的腿里!

    “嘭!”

    陈柏霖被一脚踢飞,重重的撞在七八米开外的院墙上。一大口鲜血喷出来半米多远。气若游丝。也不知道是内伤所致还是他大腿上分水刺抹的毒所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