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60章 如流星般的一剑
    剑如蛟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目睹过的最火爆的争斗场面就是廖方舟当初在经堂的那次一挑几十个武士。当时如果不是陈铁兵及时赶到,廖方舟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刑堂的大牢里残喘了。

    本以为廖方舟的修为至少是开脉中后期,可事实却是廖方舟跟他现在一样,仅仅是开脉初期巅峰而已。

    剑如蛟至今忘不了廖方舟手里的那根长鞭摧枯拉朽的将一个个武士掀飞吐血的画面。

    提剑走上擂台,剑如蛟心里多有些澎湃。廖方舟的强大他见识过的,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要正面跟对方交手了。心里不紧张是假的,这是他目前为止遇上的最具威胁的对手。而且双方本就有龌龊,可以预料,等会儿必定不会半分手软。

    “比斗,开始!”

    裁判一声令下。之前一言不发的两人瞬间动了起来。

    剑如蛟脚下往边上一滑,避开廖方舟抽过来的长鞭。手里秋叶剑顺势一道圆弧划出,“太极磨盘”当头就朝着廖方舟碾了过去。

    剑如蛟是一点过程都不想浪费,上手就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太极磨盘。他不敢放任廖方舟施为,因为那很可能将会超出他的控制之外。

    不得不说剑如蛟之前对廖方舟的预计还是过于乐观了些。现在一接触才知道廖方舟那根长鞭上的力道有多么恐怖。那鞭子就如同一条巨蟒,每次扭动都将剑如蛟的太极磨盘震得几欲崩溃。

    剑如蛟面色如常,只要廖方舟没有第一时间震碎他的太极剑意志,那就说明对方的力道还在太极剑意志的牵引能力之内。他只需要继续保持太极磨盘的碾压就行。他不信以自己的天地元气储备会耗不死对方。

    廖方舟不善言辞,不过心里却着实被惊到了。她算是见识过剑如蛟蝼蚁时的模样,一根手指都能碾死的存在。可这才一转眼,一月不到的时间,剑如蛟居然就可以跟自己硬碰硬的对持这么久了?这要是再让其成长下去,她简直不敢想象。一想到自家弟弟跟对方的仇怨,她心里就是一冷。暗道:不能让他再成长下去了,必须杀了他!

    廖方舟的念头一起,杀气便瞬间弥散开来。紧接着一股较之之前大不相同的气势陡然从她手里的长鞭上迸发而出!

    “嘶!”一声咆哮,一道巨大的元气幻象腾空而起,阴影笼罩数十米方圆。抬头望去,竟是一条黑色巨蟒!正吐着舌头睁着双目,似乎要冲下来择人而噬!

    巨蟒幻象出现的刹那,台下的人一片惊呼。

    “天哪!那是什么?”

    “是四品鞭技《狂蟒诀》!完了,这次剑如蛟完了!”

    “廖方舟居然能将四品鞭技练到元气幻化的地步?!这天资还要不要人活了?”

    “四品鞭技对一品剑诀,这还比什么?也不知剑如蛟这次能不能保住性命。”

    “想保命?难!听说廖方舟的弟弟跟剑如蛟有仇,廖方舟现在祭出了狂蟒诀估计就是要帮自家弟弟了结仇怨。剑如蛟这次必死无疑!”

    看台上,剑啸天微微皱眉,然后看了一眼站在台下的剑钢,后者会意,不着痕迹的往擂台边上靠了过去。打算万一剑如蛟不敌时出手将其救下。剑家可不会看着剑如蛟就这么夭折在擂台上。

    剑如蛟如临大敌。廖方舟的狂蟒诀祭出的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太极剑意志受到了暴力挤压,一股超出了太极剑意志牵引极限的力道在他的太极磨盘中炸开,一下将之炸得四分五裂。

    “不好!”心里暗道一声,脚下跟着一阵爆退。身形如风如絮,轻飘飘的却又恰到好处的从一道道暴起的鞭影里闪了出来。

    差一点就冲上擂台救人的剑钢生生止住了脚步。双眼睁大,心里不可置信的叹道:那是风影诀?居然到了风随我动的境界?!这小子怎么练的?!

    台上的剑如蛟根本不知道他现在的身法镇住了多少人,只是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一道道如奔雷办卷向自己的暴虐鞭影。风影诀被他催动到了极致,整个人看上去极其虚幻,一如海浪中的一叶扁舟,起起伏伏的却又偏偏沉不了。

    “不行!不能这么继续被动下去。稍有不慎我就会被这鞭影击中,上面的力道我可承受不起,一击就得重伤。”

    剑如蛟脑子飞转。突然灵光一闪。他心里有了主意。

    脚下不停,手里的秋叶剑跟着也开始不停的挽起一朵朵剑花,一片片落叶幻象开始在他身边凝聚。不消片刻,随着剑如蛟的飘忽挪移,整个擂台上到处都遍布着这些看着弱不禁风的落叶幻象。

    “咦!剑如蛟这是在干什么?凝聚这么多落叶幻象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廖方舟轻而易举的震碎了?白白浪费自己的天地元气。”

    “不对!你们看,廖方舟的攻击似乎在慢慢的减弱!”

    台下的人看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看台上的剑家大佬们却是看得通透。

    “妖孽啊!当真是个妖孽!居然能在如此劣势的情况下想到利用落叶剑诀的元气幻象将自己的剑意沾染到对手的兵器上。四品的鞭技能震碎一品的落叶剑诀,可却震不碎剑意啊!”

    身为当事人的廖方舟最是能深刻体会到剑如蛟那一片片看似无害的落叶给自己带来的诡异影响。

    每震碎一片落叶幻象,她就明显感觉有一丝丝奇异的力量附在了自己的长鞭上,不消片刻,这些力量便汇聚成了一股巨大的威胁。不断的形成一股拉扯力,不单单拉扯她的长鞭,还在拉扯她祭出的天地元气。为了保持鞭技不乱,她现在需要付出数倍的天地元气才行。消耗之大,让廖方舟心里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不行!不能这么耗下去,豁出去了,也要杀了他!”廖方舟再次感觉到了剑如蛟的可怕。这种可怕不是对方那看得见的实力,而是那种无法预料的未知。她本能的觉得要是自己今日杀不掉剑如蛟,那改日,她弟弟定会死在对方手里。

    心里一发狠,手中长鞭突然倒卷,鞭影居然形成一道飓风,当头就将剑如蛟罩在其中。

    “死吧!”

    巨大的力量洪水般涌来,剑如蛟身形瞬间受制,一道寒芒呼的从鞭影中乍现。廖方舟居然舍弃了手中长鞭,利用鞭影的掩护,抽出一把匕首径直刺向剑如蛟的后心!

    来不及闪避了,也来不及抵挡。先前的飓风鞭影让剑如蛟的身形没了腾挪余地,也遗漏了廖方舟的位置。现在察觉,那寒芒已经近在咫尺,毫厘间便要刺穿他的心脏!

    场边的剑钢心头大骇,飞身而上想要救下剑如蛟,可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他有些措手不及,出手还是慢了半拍。眼看着剑如蛟就要死于廖方舟手中。

    “铿锵!”

    毫无来由,毫无征兆,一剑寒芒如同黑夜里突然闪现的流星,带着一黑一白的诡异光华,一闪而逝。

    “噗呲!”“噗呲!”

    连着两声利器入体的声响。周围瞬间寂静。所有的眼睛都盯着这方擂台。

    剑钢勉强收住身形。深深的松了口气。心里的震撼却久久不曾散去。“黑?白?那是怎样的一种剑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