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85章 诡月夜不期而遇
    计划好了,我中途改变了方向,向着山寨废墟方向潜去。

    准备到废墟中找寻能提前脱离困境的琉璃仕女摆件。

    计划的很好,我也自认为此时有了很大的成功性,但一头钻出密林,我的心唰的一下就凉了。

    只见山道那里,石刀大汉优哉游哉的依着巨石等着呢。

    似乎心有灵犀,我一出来,他就转头看来,脸上现出狰狞的说:“你还真敢逃啊?胆子不小!主人临走之前在你们身上,下了隐形的跟踪巫术,我们能随时感应到你们四人的方位。”

    “好嘛,就任凭你在林子中打转吧,这不,你自己就跑到我身前来了?哈哈哈。”

    我满脸都是黑线,才晓得自己的逃跑行为多么缺货!感情,人家就在这守株待兔,我自己就撞上来了。

    得,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浑身无力,啥招都没有,只能束手就擒。

    被这厮用刀柄打了十几下,疼的我几乎受不住……。

    看着我被五花大绑、口中堵着布的拎回了洞内,三个伙伴的眼中都是绝望……。

    事实胜于雄辩,证明了我们毫无逃跑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洞外的天再度黑暗下来,心中祈祷那死老头今夜最好别回啦,这样一来,四十八小时一过,就能活着回去了。

    较有意思的是,石帆南的灵魂一直沉睡中,没有舒醒过来。

    我估计,分离意识控制他的身体,还是产生了副作用,导致他的灵魂疲惫不堪难以承受,所以,自我保护的陷入沉睡之中。

    忽然,因此联想到孱弱的小师妹方柔的灵魂,她和邈谷强大的主魂共处一个躯壳之内,是不是就如同石帆南一般?大多数时间陷入沉睡之中,甚至,常年沉睡?

    这么一想,心头很痛!

    我答应过师傅,有生之年要照顾好小师妹的,如今却让方柔陷入此等境地,这是我的罪过……。

    胡思乱想的,眼角人影却是一闪。

    定睛一看,原来是官茂这个老匹夫回来了,他身后的傀儡们扛着十几名昏迷的人,我们四人只是一打量,齐齐骇然失色。

    没别的,他们捕捉的猎物,正是参与死亡竞赛的那些体育健将。

    他们来自各国,被万年老鬼选择为目标,陷落到死亡竞赛之中,能侥幸活到现在的,应该是比较命大的,但还是被捉了来,看样子,最终的一劫难以逃过去啊。

    这样一来,祭品数量就足够了。

    我看着洞外天边黑幕上的那弯月牙,心底都是冰寒之感。

    要是没有猜错,今晚就是祭拜月神的吉时了,官茂不会错过时辰的,即是说,我们即将在午夜时成为奉献给月神的活祭品,估计,没什么活路了。

    祭品这等词汇代表着什么?谁不清楚?

    官茂没空搭理我们,自顾自的给昏迷的那些人,在面上和身上绘制巫符,花花绿绿的,看起来比刺青的傀儡们还要诡异。

    做好了这些,已深夜九点左右了,不知官茂从那里找出一大堆衣物,都是兽皮缝制的,他带头穿上,那些傀儡蛮夷们也都换了兽皮衣物。

    我的眼角急速的跳动起来,脑海中升起大瓮之上的彩绘图案。

    一群兽皮人在弯月下举行诡异仪式,木桩上绑着十几名看不清面容的活祭品。

    当时看到大瓮上的彩绘就感觉怪异,但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些活祭品之中竟然包括老子在内,真是活见鬼了!

    眼看着接近午夜了,官茂一挥手,一众兽皮傀儡战士,扛着我们这些活祭品走出山洞,找到一处空旷之地,官茂开始施法。

    一股股巫术力量释放出去,周围黑雾滚动,这是在布置防御性禁制,预防突然有人出现干扰到仪式。

    接着,兽皮傀儡们‘乒乒乓乓’的在空地处砸入一溜溜的木桩,在小辫子兽皮老不死官茂的指挥下,将我们这十几个人全部绑缚在木桩之上。

    官茂继续吟咏咒语,我们就发现身前升起了雾气,将自身笼盖在内。视野没阻断,啥都看不清。

    奇怪的力量传动,我们的身体一点力量都没有,只能被动的接受安排,心底都将这老不死的骂死了,但无可奈何,只能不停的祈祷奇迹出现。

    听到官茂的喊声,命令众人下跪。

    接着就听到官茂和一众兽皮傀儡战士,向着我们这边儿下跪的动静,无疑,正式的祭献仪式拉开了序幕。

    我的心‘砰砰砰’的狂跳,琢磨着脱困之法,奈何,一点力量都没有,哪还有脱身之法呢?

    正急的不行,猛听到动静。

    “尔等是何邪物?”

    这是兽皮老不死的在发问,很明显,有不速之客闯来了,这也许是一线生机?

    听到这话,我就是一喜,因为,当此险境,任何变化都是好事,就怕没变化,那持续下去可就坏菜了。

    想着这些,下意识的咬紧了嘴巴中的布,很想大喊几声‘救命’,向不速之客求助,但被堵住口了,除了发出微弱的哼声,别的话是说不出来的。

    “这位老人家,你问我们是谁,我反倒莫要问问你是谁呢?你们这……。”

    有人上前说话。

    我激动的要昏厥过去了,因为,听的清楚,正是我的‘本尊’在说话!

    其他的人我或许听不出来,但我自己怎会听不出自己的声音呢?

    奇怪的是,和本尊距离的这样近了,为何我俩的心灵联系还是中断的状态呢?

    我不停的在心底尝试连接,奈何,就是无法和本尊联系上。

    前方有浓重的雾气阻拦阴阳眼视野,我无法看到本尊了,自然,本尊也看不到我,更不知我这‘分离意识’遇到了生死危机……。

    接着就听到兽皮老不死和本尊的一番对话。

    明白了本尊的状态,竟然是一只鬼!

    这么说,这是本尊阴魂出窍了,为何阴魂出窍?本尊遇到了什么事……?

    我急的不行,但此时动都动不了,徒唤奈何?

    很快,双方话不投机的打了起来,似乎,本尊那边的数量不少……。

    暗中替本尊加油,期望本尊打败官茂老不死的解救我和众人于水火之中。

    某刻,彭!就感觉身躯剧痛,口中一声痛哼,身后的木桩被撞断了。

    好死不死的,雾气溃散一霎,我滚到地上,睁大眼看过去,正好和阴魂状态的本尊对视……!

    那一霎间,本尊眼底的震惊是那样的明显!

    我俩距离的这样近,但还是没法恢复心灵联系,这真是让人苦恼的事儿。

    忽悠一下,雾气重新遮挡于前方,我看不到本尊了,本尊自然也看不到我。

    但我似乎看到兽皮老不死挪移到本尊近前的场面……。

    “快反击啊!”我于心底大喊,眼角急的撕裂了。

    然后就是乱七八糟的响声,等到安静下来,我听着兽皮老不死的话,心渐渐沉了下去,因为,本尊阴魂和他的那些队友,都被老不死的控制住了。

    “完蛋了!”心底无比失望的吼叫一嗓子,但很快,我又升起希望。

    因为,兽皮老不死解说了献祭仪式的特殊,原来是利用弯月能量,将活祭品灵魂劈碎,然后,放逐到深渊去。

    这个所谓的深渊,应该就是随机出现的时空节点,这样一来,就有活下去的机会了。

    更让我震惊的是,听闻了一段奇闻。

    被擒住的本尊和其他阴魂,都说他们没有逃离大瓮空间……!

    话里话外的意意思好像是指,老不死的是大瓮器灵,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闹剧……?

    我脑子不够用了,不等想明白其中关窍,月华能量好像是降临了,随着吼叫声,本尊和那些奇怪的伙伴都消失了。

    我听到兽皮老不死惨叫的动静,似乎,受了重伤。

    听声音,好像是本尊被放逐之前,给了老不死官茂一下子狠的!

    “做得好!”心底大喊,下意识感觉本尊没死,这就好,不管被投放到哪一个时空,以本尊的能耐,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问题是,兽皮老不死官茂可还没有死亡,那么,我这分离意识能不能活,真就得两说了,只能继续祈祷……。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