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83章 魔后魔王
    “不好……,你叫小南是吧?吾和你不共戴天!不对,你不是一个人,你体内的气息是……。”

    女人似乎分辨出潜伏在石帆南身体内的分离意识了,甚至,感受到了我的气息波动模式,这让我大吃一惊。

    冥冥中,极度恐怖的感觉传来……!

    但我没时间多想了,指挥着大家伙儿合力,将沉重的大瓮对着此女,只见一道恐怖的黑光环喷了出来,和女魔头纠缠的大把手慌忙向后逃。

    黑光环似有灵,并不摄取大把手,只是一闪,就将负隅顽抗的女魔头摄取而来,咻的一声,女魔头变成一道光影,消失在瓮口之后,到底是被镇住了!

    大瓮振奋的嗡鸣一声,又是几道黑光环闪动出去,逃得很远的群鬼纷纷被摄取而来,竟然一个都不能逃脱,全部被诡异的大瓮给‘吃’了。

    彭!

    盖子自动扣紧,半空光芒闪动,吃饱了的大瓮猛地飞动起来,向着后山飞冲出去,远远的,能看见一道抛物线,似乎,大瓮自行投进了后山悬崖下的深渊!

    我们都被这突发的状况搞蒙了,这是一件宝物已经确定,但就这样失去了,还是让我们难以适应。

    好在,它虽然没有当场打杀了那女魔头,却也将其摄取走了,这就等同超强封印了,加上大瓮自行投崖的举动,女魔头难有翻天之力了。

    “三把手!”

    大把手慌忙落地,反身向着受重伤的三把手那里跑,手忙脚乱的掏出丹药,想要喂服给三把手。

    “小南,小南……。”

    我却听到三把手微弱的喊声,急忙过去,急急的说:“不要多说话,赶快服药,还有救。”

    “小……。”被大把手扶着的三把手一口气上不来,不等服丹,头一歪,已经死在大把手的怀中。

    “老三……!啊啊啊!”大把手痛急而泣。

    我眼圈通红,看着死不瞑目的三把手,心头狠狠一震,莫名的,感觉他的眼神特别复杂,似乎,在说明什么……。

    心头升起疑云,不动声色,快步走到二把手婆婆身边,伸过手去,将婆婆翻了个身,一眼看到婆婆后背的伤口,脸就不由的一变!

    “小南,你太心急了……。”

    阴森的声音响在耳边,不等我回过味儿来,彭!后背已经挨了一下。

    轰!

    一下子砸在地上,砸的肋骨断了好几根,只这一下,就让我失去了反抗之力,一股恐怖的力量镇住了我,让我的反击动作施展不出来了。

    脖颈还能动弹,我努力的扭头,看向斜后方,正好看到三个同伴在一霎间被大把手全部撂倒的场景……。

    “哈哈哈,还真有成套的宝物呢,不错,不错。”大把手疯狂的笑着,从三人身上掏出三物件来,正是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魔窟中带出来的那几样东西。

    “可惜,那只瓮自行飞走了,真是可惜啊!”

    大把手反复查看三件物品,满脸遗憾,显然,他也没有看出这三样儿如何使用,就先珍重的收藏了起来。

    我们四人都仇恨的看向大把手,每个人的眼中都是愤怒。“小南,谁让你手那么快的?你不去掀老不死的尸身,就发现不了她背后的伤口,那是长矛偷袭造成的伤口……,不然,你以为这擅长养虫子的老太婆,如何能这样轻松的被弄死?凭那个复仇女?她还

    做不到。”

    大把手戏谑的看向我,居高临下的。

    “三把手也是你偷袭杀的?”我还能说话,嗓子眼儿憋出这么一句来,脸容已扭曲的不行了。

    “当然,不过,这厮命大,关键时挪移了一寸,没有立马毙命,但刚才我利用抱着他喂丹药的机会,用巫力震碎了他的心脉,他才死透了,临死前喊你,还想告密呢,真是不自量力。”

    大把手索性一道说明白。

    “你才是魔鬼!那个灰面具女人……?”

    我霎间明了,但还有不懂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几个,不久后都将作为祭品奉献给月神,老夫索性就成全你们,不让你们做糊涂鬼就是。”

    数十名蛮夷男女持着武器围成一圈,于火光中,看清楚了他们木然的脸,心头暗惊,这是被控制魂魄的模样,刚才战斗的太激烈了,我根本没注意到。

    现在看来,活着的这些蛮夷生不如死,都成了大把手的‘傀儡战士’。

    周围的竹楼还在燃烧着,火势蔓延,将附近的尸首卷入烧灼起来,很快,这里将变成一地废墟,对此,大把手官茂根本不在意。

    老头坐在地上,不知从何找出一把骨制梳子,一边梳理乱七八糟的白色长发,一边对我说:“二把手秋嫦述说的八十年前旧事,基本是正确的,但有些事,是她不晓得的。”

    “逃婚女确实被扔下了深渊,但早在这事儿之前,我就预先到悬崖下施法,编制了一张巫力大网,横在深渊之上。所以,逃婚女没有真的落到深渊之中,她被我施法拯救了。”“我金屋藏娇,和她很是逍遥了数年,但我后来才发现,这女人其实早就和失踪的大把手,就是秋嫦原来的男人好上。那厮将一身本领暗中传授给了逃婚女……,这女子的姓名知道的人少,老夫就不告

    诉你们了,这事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此女对我是虚情假意……!她暗中修行恐怖巫术,终于有一天,对老夫下手了!在她心中,参与当年事件的人都得死。”

    “也是老夫命大,那一天,我的原配夫人莫明的杀到了藏着那女人的竹楼中,触动了巫术被杀。”

    “我随后回来看到这一幕就明白了,夫人做了我的替死鬼,再去找这女人,已经找不到了,她已经溜走了。直到那时候,根据巫术波动,我才发觉她暗中练得是前任大把手所传的巫术,但悔之晚矣。”

    “这么多年来,一直惴惴不安,因为,我知道前任大把手的厉害,也只有我知道这女人没死,一直活着。”

    “不安了数十年,某日,于山野之中打猎,机缘巧合得到一本上古巫师写就的秘籍,名为‘大巫咒术’。”

    “如获至宝啊,数十年来拼命修行,本领愈发的强大,这让我不再担心此女的复仇。但修行大巫咒术成了心病,因为,此术修行起来太慢。”

    “但其中有几种捷径,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施行?其中之一就是‘月神献祭仪式’,但在此仪式之前,先要将修行者出生地的人毁灭九成以上,算作第一次生祭。”

    “自己动手可以,甚至有心的借刀杀人达成条件也成,反正是很残忍,这才能满足开启祭献月神的初步条件。”

    “还要其他山寨或外来人十几名,做正式仪式时的祭品。小南,你们几个正合适不过,当然,老夫还要捕捉更多的祭品才成,反正距离数十年一次的吉时,还有时间。”

    “话说回来,要是我出生于人口数万的大型部落,那第一个条件就很难完成了,但这山寨吗,不过区区数百人,如是……。”

    大把手扔掉木梳,将头发分成一缕缕的,然后,手法娴熟的打起小辫子……。

    “如是,你趁着逃婚女复仇的关键时刻,故意借刀杀人不说,还暗地里偷袭,杀了造成最大的阻力二把手和三把手是吧?丧心病狂!”

    我怒目而视,话说到这里,还有啥不明白的?

    蒋琉淑他们也出奇的愤怒,一道痛骂起来。

    “哎呀,你们的嘴皮子都很硬啊?”

    编了半头小辫子的老头站起来,拎小鸡般将我们四个拎到一处堆叠着,然后,每个人射身上赏了好几拳头。

    “啊……!”

    我们一道惨叫。这次都学乖了,人在房檐下不得不低头,得,只能闭上嘴巴,可不敢乱骂了,被这样的暴打可不值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