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77章 诡路钉尸壁
    洞内通道可不是直线的,而是左右拐动。

    和以往入洞探险时不同,这次山洞是微微向上的坡度,这说明并不会去往地下,而是正在走入原始山脉中心内部。

    至于山脉内部的上古洞府到底是啥样的?不到眼前是永远想象不到的。

    “滴滴答……。”

    “啥动静?”蒋琉淑吓得一激灵,下意识的躲到我背后。

    我扭头就见她一双大眼睛惊恐的睁的溜圆,正前后左右上下的扫视呢。

    “应该是水滴的动静。”库克般哭笑不得的说了一句。

    “水……?”蒋琉淑神经放松下来,这才发现躲在我身后呢,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忙离开这位置。

    “别一惊一乍的,好悬被你吓坏了。”我不无埋怨的训了一句。

    “知道了,真啰嗦……。”蒋琉淑翻着白眼顶嘴,看我脸色一板还要训她,急急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会大惊小怪的,咱们还是……,咦,那是?咯咯咯……。”

    蒋琉淑牙关相撞,伸手指着斜对面的位置,满脸骇然,身躯簌簌发抖。

    “你又发什么神经?”我苦笑的摇着头,顺着她的手势扭头去看。

    “嗤嗤……!”

    洞中都是我们一行人倒吸冷气的动静。

    我紧张的眨巴几下眼睛,手掌用力过度,青筋都蹦起来了,估计,配合我脸上乱七八糟的巫符,此时的形象一定不好看。

    “你们别过来……。”

    我吩咐一声,握紧石剑一步步行过去,近了,更近了,看的更清楚了,就觉一股凉气从脚底板升起,直穿天灵盖。

    就在石壁之上,盯着一溜的死人!

    没错,都是刚死不久的人,更可怕的是,都是我有印象的人,一共九人,有男有女,都是参与死亡竞赛的各地体坛名将。

    他们都脑袋低着、被巨大的铁钉子从心口处贯穿,钉在了石壁之上!

    每一个人都大睁着充满血丝、瞳孔涣散的死人眼,一股股的死气从他们的身上蔓延出来,能冻结人的灵魂。

    他们死不瞑目!

    我手都颤抖了起来,注视着钉住他们身躯的大钉子,神态变得极为凝重。

    身后传来动静,蒋琉淑他们三人一道走近,我听到几声压制的尖叫,然后就是嘴巴被手捂住的动静。

    不用回头,我就知道三位同伴是什么模样,一定被眼前地狱般的惨况,吓得失魂落魄了。

    “咯咯咯……!”

    牙关撞击声算是停不下来了。

    库克般到底是男人,最先稳住了情绪,声音有些颤抖的说:“石哥,他们都死了?看样子,这洞内有恐怖的存在,杀人的手段就是使用特殊的大钉子,将人当成标本钉在壁上,这……?”

    即便库克般的胆量不小,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被吓得够呛。

    我摆摆手,示意向后退。

    我们四个握紧各自的武器,一步步小心的退开,距离钉着死人的位置远了些,才感觉空气流通起来,刚才都有窒息感了,甚至,能隐隐闻到空气中血腥的味道。

    蒋琉淑和切蕾迩都要呕吐了,好不容易才控制住。

    “见鬼的上古高人洞府,我觉着,有可能是上古大魔头遗留的洞府,这鬼地方最起码有一个追魂夺命的杀手,不确定是啥玩意,有可能是妖魔鬼怪,也有可能是行尸走肉,总之,这地方绝对不安全。”

    “大家注意了,后面的路一定要提升警惕,不见得会遇到什么,保持冷静是最重要的,不要轻易的被吓倒,不然,不见得有命出去。”

    “现在开始,都全力戒备,一旦发现有什么东西袭击,不管它三七二十一,我们手中的这些武器,一道冲着它招呼就是,相信三位把手炼制的巫器,应该具备驱邪的能力。”

    我必须稳定军心,因而,低声说了一通,他们三人的情绪才稳定了下来,不然,光是恐惧心理,就足以击垮这支临时组建的小团队了。

    体坛健将和驱邪捉鬼的法师毕竟是两回事,他们能撑住就算是不错的了。

    “石帆南,以往我怎么没看出,你有这样的胆量和见识呢?”

    蒋琉淑用奇特的眼神看着我,我发现了,这姑娘眼底流动欣赏之意,本来,她因为石帆南的拒绝都死心了,此时倒好,因我表现的临危不乱,这姑娘发现新优点了,这是再度动心的节奏吗?

    石帆南你可别怪我,我不是有意替你招惹麻烦的,当此时节,我也没法藏拙不是?

    三人都快被吓破胆了,这时我不出头领着,那就是团灭在这诡异山洞的下场。

    我作为一道能影响本尊灵魂的分离意识,努力保全自身也是别无选择。

    要是石帆南和蒋琉淑此事过后侥幸活着,石帆南必然迎来蒋琉淑的‘穷追猛打’,不是真的打,而是女追男……。

    得,石帆南筒子,你老小子就自求多福吧,蒋琉淑可不是普通女孩,有的是韧劲儿和你折腾,我这算不算是乱扯红线……?

    一时间,我想的有点多。

    谁让石帆南此时又陷入沉睡了,他可管不得我如何行动。

    “别贫嘴,活着回去后你再恭维不迟。”我苦笑一声。

    “不识好歹。”蒋琉淑翻着白眼,很是不悦,就差直接喊一声不解风情了。

    蒋琉淑的长相确实不算漂亮,但这姑娘敢作敢为的性格,我是很欣赏的,即便她追随魔主,也没有减分。

    “走吧。”我避开她火辣辣的眼,一招手,当先而行,石剑举起,超强戒备。

    那个使用大钉子杀人的恶魔,最好不要出现,不然,迎接它的就是我们四人的雷霆一击。

    至于那九名被钉在石壁上的家伙是如何误入山洞的?这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努力的将九人被钉死的惨状驱逐出脑海,我们一步一步向内深入。

    从入洞到现在已经走了半小时以上,竟然还没有抵达预料中的上古洞府所在,这让我的心提了起来,愈发的感觉此地诡异莫测。

    ’彭,彭!”

    前方忽然传来动静,我立马举起空着的那只手,身后三人马上停住动作,一道握紧武器,紧张的看着前方漆黑的位置。

    阴眼在黑暗中的可视距离也就五六米左右,动静儿在更远的地方传来,因而,我们都不能一眼看到是什么东西。

    我的阴阳眼能力也被压制的够呛,并不能看到太远的距离,估计,比他们三个远个几米视野距离,就算是顶天了。

    某刻,我的呼吸猛地变重,然后,迅速回头,对三人低声说:“是青毛行尸,没有眼睛的青毛行尸,应该只靠着嗅觉,我们的实力不足硬抗,逃跑的话,立马招来攻击,速度上绝对来不及。”

    “记住,贴着山壁,不要有大动静,身上有巫符,它闻不到我们的气味。”

    “青毛行尸,是什么?”蒋琉淑多嘴的问。

    我哪有功夫回答?扯着她贴住身后的石壁。

    库克般和切蕾迩都吓得够呛,也紧紧贴在那里,手掌捂住口鼻,全力以赴的保持安静。

    “彭、彭。”

    声音近了,这次,他们三人的视野距离,也能看到黑暗中的‘玩意儿’了,当然不用我费劲巴拉的解释。

    真的是一只浑身青毛炸起来的行尸,恐怖的是,他的头颅从鼻子往上都被利刃削掉了,之剩下一个平平的横截面。

    具体的讲,这是个只有鼻子和嘴巴的丑恶头颅,还长着青毛!

    这形象霎间刺激的三人颤栗起来,好在巫符本身具备一定的隐藏效果,小动静和气味儿都能藏住,不然,只是这些细微动静,就能引起战力恐怖青毛行尸的警觉了。如我们此时这点战力和手段,若是直接面对残酷霸道的青毛行尸,那和找死可没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