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73章 逃婚姑娘
    火星子迸溅,啪的一响,将沉浸在故事中的我们惊醒。

    大家眼神对视,相顾骇然。

    过去的那段时间,秋婆婆讲述了个极度残忍的故事,听完老故事,我甚至对秋婆婆升起了怨恨之意……。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八十年前,那时候的秋婆婆四十岁左右,她的夫君很牛,正是山寨的大把手,秋婆婆的这一身本事,其实,是和她夫君学的……。

    那年,有个其他山寨逃婚的女子,闯到了这平静的地方来,姑且称呼她为‘逃婚姑娘’吧。

    按理说,每年都有这样的事儿,私相授受私奔的小两口,或是抗拒族内长辈命令不愿嫁娶的年轻男女,总有流落到其他山寨的,这种事司空见惯,不应引起多大的波澜。

    但这次逃婚而来的蛮夷姑娘,可太不一样了!

    这是个极端出众的姑娘,她身材高挑,比一般的蛮夷壮汉还要高半头,身材太出众了,刚一来到山寨,就吸引了所有蛮夷汉子的目光。

    她就像是一个发光的月亮,每个男人看到她都挪不动步。

    蛮夷姑娘不但身材出众,长相也是一等一的,还天生了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眼波流转间就能迷死一大堆,

    她不过是来了几天,已引起轰动,山寨中没娶媳妇儿的小伙子,一个个失心疯的去献殷勤,打来的猎物先送到那姑娘所在的竹楼,奇花异草更是先给其送去,期待以此搏大美人一乐。

    蛮夷姑娘大多是漂亮的,但和逃婚姑娘相比,就是星辉和皓月的区别,于气质上更是拍马难及。

    所有的蛮夷汉子都为逃婚姑娘神魂颠倒、茶饭不思,也包括秋婆婆当时的夫君,山寨的大把手!

    得到所有男人心的同时,逃婚姑娘自然就惹怒了所有的蛮夷姑娘们。

    嫉恨情绪于暗中不受控的疯长,姑娘们眼看着自己的意中人,天天为了其他女人发疯,那心底的酸楚可想而知!

    一众蛮夷妇女找到了秋婆婆的头上,毕竟,她本事高强不说,还是大把手的原配妻子,在这里算是女子中的第一人了。

    秋婆婆也日渐痛恨夺走丈夫心的逃婚姑娘,和一众妇女那就是一拍即合啊。

    众女密谋之下,一个狠毒无比的计划诞生了。

    很简单,以‘灾星’的名义,处理掉搅合的山寨不宁的野女人。

    当时,正值壮年的官茂和殷瑞,也暗中倾慕那女孩,但他俩都是有妇之夫,这个计划的策划者中,这两位的妻子也是主力。

    两个男人都属于妻管严的性格,被迫着参与了计划……。

    某日,秋婆婆的夫君领着一众蛮夷猎手出去打猎了,乘着这时机,秋婆婆她们开始发难。

    那逃婚姑娘只是个普通人,平时习惯了众人的奉承,没想到会引发大祸,等她想要逃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秋婆婆一声令下,蛮夷女们一拥而上,将其五花大绑了。

    被抓时,逃婚女向两个男人官茂和殷瑞喊‘救命’,但碍于家中母大虫的威势,两个男人只能心头滴血的选择视若不见。

    秋婆婆给逃婚姑娘安了个灾星的名头,按照古来规矩,处理灾星,要将其投进后山悬崖之下的寒潭中。

    那也是这样一个弯月清辉的夜,在秋婆婆指挥下,在两个心头倾慕却选择不管不顾的男人的注视下,姿容出众的逃婚姑娘,被一众嫉恨吞噬心灵的野蛮女们合力扔下了悬崖。

    于这之前,她泣血吼叫,立下誓言,若有可能,定将这邪恶的山寨夷为平地,并折磨死领头的罪魁祸首们……。

    不管她如何挣扎,终究是被扔下了万丈深渊。

    所有人都以为她死干净了,不想,八十年后,死灰复燃,逃婚姑娘神功大成的杀回来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参与此事的妇女,基本上都死掉了,只剩下秋婆婆和为数不多的几个长寿老妪知晓此事了。

    当年,秋婆婆丈夫回来之后,打探清楚事情经过后,怒发冲冠,一怒之下不辞而别,再也没了讯息……,后来,才有了现在的三位把手。

    秋婆婆在那之后改嫁了多次,她的孩子们并不都是一个爹……。

    这就是恩怨经过。

    听秋婆婆说完,官茂大把手和殷瑞三把手早已是泪流满面,将头深深的埋了下去,显然,他们的心,被此事煎熬了八十年。

    秋婆婆却没有什么悔过的意思,她的语气中充满仇恨。

    不得不说,一个女人疯狂起来确实恐怖,秋婆婆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围着的人都愣怔了,这件事谁对谁错,没谁敢质疑,但他们自身面临的处境却是无比危险的,我看到不少年轻女孩身躯发抖了,以秋婆婆的儿媳妇和女儿们为甚。

    很明显的局势,那个杀回来的死女人,最想弄死的就是秋婆婆看重的人。

    她们的本事远远不及母亲,不怕才怪呢!

    “老身承认,那件事,我们当年做的过于极端,不地道,没给那女人生路,但现今她想夷平山寨,老身第一个不答应。”

    “你们,并未参与当年之事,都是无辜的,放心,有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在,一定会拼命护住大家伙的。”秋婆婆对众人许诺。

    蛮夷们相互看看,似乎,振奋了一丝精神。

    他们最关注的还是自身安危。“母亲,那人害死了我大哥,不共戴天之仇!我们集体昏厥,也一定是她搞鬼,就是为了给母亲和把手们一个下马威!儿估计,下次她再动手,可就不是这样的简单了,母亲,那女人的实力深不可测,

    你们可有御敌良策?”

    秋婆婆的二儿子‘二竹’开口了,他身材魁伟,和老大一样,满脸大胡子,看起来就是个猛将,但此时,语气中透着一丝深深的不安。

    亲身体验过逃婚姑娘的手段,二竹这是在心有余悸的后怕啊。

    “御敌之策,这……?敌暗我明,她的水平奇高,还会魔巫术这等被禁止的邪法,想要对付她,难。”

    秋婆婆嘀咕着,看着面前燃烧着的篝火,陷入沉思……。

    众人不敢打扰,都保持安静,让婆婆好好琢磨。

    大把手和三把手控制好情绪,抬起头来,已恢复了冷静,以他们多年的经验,控制情绪只是小事一桩。

    “二把手,可还记着上个月,后山悬崖旁的山塌事件?”大把手忽然这样说。

    二把手婆婆猛地一惊,抬头看向大把手说:“大把手的意思是……?”

    “不错,那里出现了一座上古大能的洞府,但是,身上携带着本地气息的人无法入内……。”大把手意味深长的看了我和蒋琉淑一眼。

    二把手婆婆眼睛一亮,扭头看向我和蒋琉淑。

    我霎间就明白了他们对话中的含义,这就是说,他们去不得的高人洞府,我这等外来人,有可能不受限的进去,那里面有什么宝物,莫不是可以对付逃婚姑娘?和蒋琉淑打了个眼色,扭头迎着秋婆婆的眼,凝声说:“我们愿意去冒险,毕竟,对方已将我等列入必杀名单,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也许,那地方我们这些不具备本地人气息的外来者可以轻松而进,但

    我的条件是……。”

    “你可是要求我们释放那两只女鬼,救回你的两个同伴?”秋婆婆多精明,立马接话。

    “不止,我还需要一些东西,是一套‘琉璃仕女摆件’,大概这样子……。”我找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这些是古董,对我们而言很有价值。“我画完后一扔树枝,给出解释。

    三位把手盯着地上的画儿,脸色都很是古怪。

    “这些东西就在二把手收藏物件的房间中吧?”大把手笑着说话了。

    闻言,我和蒋琉淑的眼睛亮的像是灯泡!

    “你们如何知晓老身藏着这套东西的?……得,算了,老身就不问了,这不重要,只要你们帮着探险,事成后,那套仕女摆件就送给你们了。不过,没有太多,只有七十多件,其他的老身可不知在哪。”

    “一言为定!”我和蒋琉淑大喜,一道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