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72章 立骨阴声
    秋婆婆一震,强忍悲痛,上前数步,凝声说:“儿啊,你安心上路,娘一定揪出害你的凶手来千刀万剐报仇雪恨,你去转世投胎吧,愿你有个好的来生。”

    嘀咕着这些,秋婆婆再也忍不住了,老泪纵横的。

    她一挥手,火把划过道光线,落在材垛之上,‘呼啦’一声,火焰窜起老高,将上面的那具尸身点燃,霎间,黑烟滚滚,似有阴邪之物在火焰之中嚎叫。

    秋婆婆眼瞳猛地缩紧,警惕的后退一步,同时摆摆手,围在四周的人就向后退出老远。

    谁都看明白了,不太正常。

    按理说,火化一具尸体,不该有这么大的动静,这么浓的黑烟,看起来触目心惊的。

    彭!

    一声奇怪的响声,火焰之中,一个‘人形物体’猛地半坐起来。

    噼里啪啦!

    火星子直闪,火焰一颤,我们都看清了,那是一具燃烧着的骨架子,但诡异的是,烈火将其皮肉烧毁了,却不能将骨架烧成灰烬。

    “啊啊啊!”

    周围的蛮夷都被吓到了,胆子稍小的都害怕的尖叫起来,即便他们见识过诡异的事儿,但眼前这事过于邪门,令他们惊骇。

    “何方妖邪,竟敢远程控制吾儿尸首作怪?真是该死!”

    秋婆婆怒目并指,点着火焰之中被烧灼着却不见损伤的骨头架子,眼角不停的跳着。那可是她儿子的尸首,死后竟不得安宁,秋婆婆不怒才叫怪了!

    “天啦噜,快逃啊,这是撞邪了啊……!”

    安静了老半天的石帆南,突然在我心头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声音太大了,霎间将我吓了一大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我气的几乎暴走。

    这等神经紧张的时刻,石帆南突然一嗓子差点将我吓过去,这厮太不靠谱了。

    “你闭嘴,乱嚷嚷什么,还嫌不够乱吗?“我在心底大声呵斥。

    “大师喂,你怎么就知道训我呢?我又不是你,睡了一觉,一清醒就见到这么个场面,我能不受惊吗?你应该理解啊。”石帆南憋屈的解释着。

    我这才明白老小子为啥安静了那么久,感情是折腾累了睡着了,刚才是刚醒来,一眼就看到火焰中的骷髅骨架,不被吓惨才怪。

    即便是我,刚醒的时候看到铛铛冻死鬼,不也是被吓得够呛吗?这是自然反应,我倒是冤枉他了。

    “好了,算是本座错怪于你了,你就不要喊叫了,静一些,即便那尸体作妖也翻不起大浪来,这地方藏龙卧虎,秋婆婆一个人足以镇住场面,你跟着看好戏就是。”

    “明白了,其实,我平时胆子很大的……。”

    石帆南开始掩饰自身那胆小懦弱的一面,但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别人不知,我还能不知道他的缺货德行?只能嗤之以鼻,也没心情拆穿他,毕竟,还得和他相处很长的时间呢……。

    火焰中被烈火缠绕的骨头架子,没有回答秋婆婆的话,而是骨爪子一摁地面,一下子就站立了起来。

    一大窜尖叫声之后,蛮夷们都将武器出鞘了,即便女的也持着武器,齐齐对准燃烧着的骨头架子。

    “呜呜,咻咻……。”

    不知从何处吹来寒冷的阴风,只是一卷,骨架上的烈火就被吹熄了。

    骨头架子距离秋婆婆大概十米远的距离,其他人距离骨架子更远,大概十五米左右,我和蒋琉淑睁大眼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骨架洁白如玉,一尘不染,弯月光华落下,莫名的,我感觉到一丝神圣之意。

    “秋嫦剑人,官茂,殷瑞,两个老不死的,久违了。”

    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从张开嘴巴的骷髅头上传出来。

    呼啦!

    两股阴火在大竹的眼骨窟窿之间点燃,很明显,这是使用巫术寄托意识在大竹身上的传讯手段,估计,说完话,这股邪气就会退去。

    此时,我才知三位把头的真实姓名。

    秋婆婆自然就是骷髅口中的秋嫦,官茂应该是大把手,殷瑞就是矮小的三把手了,听这意思,明显是这三位的仇家找上门来了。

    “你到底是谁,难道是……?”秋婆婆眼瞳缩紧又放开,语声愈发冰冷。

    但我能看出她满眼的震惊,应该是这阴测测的动静比较熟悉的缘由,看样子,她似乎怀疑到某人的身上,不过,明显不信对方还在人世。

    “剑人,你想到了谁?没错,就是我!你想不到吧,八十年了,你们合力坑害的我还活着!不但活着,因机遇,还修成一身的本事,你儿子的死,只是开头。”

    “吾当初立下誓言,一定要将你们这些罪魁祸首送进地狱,这邪恶山寨的所有人都得陪葬,你们谁都跑不了!”

    “哈哈哈,咦,好像有外地人?没关系,一道葬身于此吧,算是你们的运气,哈哈哈!”

    随着这话,噗嗤!眼眶中的阴火熄灭,骨头架子变成漫天骨粉,风一吹,刮的哪儿都是。

    “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呢,和我们有啥关系?”

    蒋琉淑忍不住的大喊起来,但暗中那人附着的意识已退走,蒋琉淑的话人家是听不到的。

    “八十年?”我嘀咕着这话,心头翻涌寒意,一个大敌,修行八十年才杀回来,可想而知其心头仇恨有多深重。

    万年老鬼倒是很会设计。

    就说嘛,如何能让我们轻松活过四十八小时?这不,莫名的就被卷到这种破事之中来了……!

    好嘛,这就成‘目标’了,只看其施展的一系列手段,绝对不比这三位大把手任何一位差,若我是本尊,且所有手段都能使用,并不惧怕这样的威胁。

    但我只是一道意识,携带的法力微薄,石帆南本身只能说是普通人中的运动健将,对比巫师那啥也不是,如何能和这样的大敌对抗?

    一旦对方大举进攻,秋婆婆他们必然自顾不暇,我和蒋琉淑这样的很容易变成炮灰。

    距离四十八小时结束还早着呢,我必须想办法保命。

    心中胡思乱想着,气息都急促起来,被这悬头利刃威胁着,不害怕的那是缺货!

    “秋婆婆,那人是谁?”

    我看眼诸多蛮夷,摄于三位把手往昔积累的威严,他们不敢出声询问。

    但我不同,都被无辜的卷入了,眼看着要被祸害了,还不许多嘴问一声吗?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唉,真想不到,那人明明……。”

    秋婆婆脸色发黑的嘀咕着,抬眼看看大把手和三把手,又看看一众不敢多问但眼神探究的山寨蛮夷,到底是下定了决心。

    她轻声说:“都跟老身回去,讲一讲八十年前往事。诸位,是我们几个老不死的连累了大家伙,在此致歉……。”

    秋婆婆说着,躬身一礼。

    同时,大把手和三把手也一道鞠躬。

    呼啦!正对他们三个的人齐齐避让开,谁敢真的受礼?说白了,已被大敌迫到了份儿上,还指望着三个首领齐心发力的保住山寨呢!

    众人不受,三大高手也不强求,一道直起身,当先而行,向着秋婆婆的家走去。

    我们都跟随在后。

    不多久,众人都围坐在秋婆婆家竹楼之前的宽阔土路周围。

    人太多了,好几百人,竹楼可装不下,楼前空旷地儿倒是适合开集体会议。

    点燃篝火,三位首领围坐篝火之旁。

    秋婆婆抬手示意,我和蒋琉淑就行过去坐在她的身旁,看她的样子,将我们这些外人牵扯进来,很是抱歉。

    但事已至此,大家只能团结一处想办法了,毕竟,对方接二连三的展现出恐怖手段,魔巫禁术都会的主儿,膝盖寻思也知道多难缠、多恐怖,这时要是慌乱了,那真就是自寻死路了。

    秋婆婆向着篝火中添了一根木头,抬眼看看盘坐对面的两位首领。

    大把手和三把手齐齐点头。秋婆婆沉吟一下,闭眼睛,开口,缓缓的讲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