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70章 罪不至死
    我的眼神落到被捆绑在那儿的两个人身上,琢磨着如何才能让几位山寨把手放过两只女鬼?

    在我看来她们是被邪恶巫师驱使作恶的,行为很是可恶,但罪不至死,二把手婆婆的手段未免太残酷冷硬了一些。

    要是能保住两只女鬼,顺道保住两名参赛者,也算是积累阴德了不是?

    乱糟糟的场面很快过去,各家带着醒来的人回去了。

    二把手婆婆指挥着媳妇和女儿们将五个儿子扶回家,转首看看站在一旁的我和蒋琉淑,又看看绑缚在那边的青年男女,叹息一声说,小南:“你和这女娃都到老身家里来吧。”

    “多谢婆婆。”我赶忙道谢,蒋琉淑有样学样、嘴甜甜的喊着婆婆,很会哄人的样子。

    二把手婆婆吩咐几个壮小伙将鬼上身的两个人先行抬到她家去了,挥挥手,示意我和蒋琉淑随她一道走。

    我赶忙走过去扶着婆婆的一只胳膊,蒋琉淑亦步亦趋的跟随。

    “小南,这些人都和你认识?”婆婆一边走一边询问。

    我不敢怠慢,轻声回话说:“认识,我们本是一个团队的,进山之后遇到大雾就走散了,算是个探险团队吧,共有三十九名成员,但现在,也许剩不下几人了。”

    沉重的说着这话,想到山中危险的处境,我觉着分散各处的参赛者们已经死掉大半了,毕竟,并不是谁都如我一般有点儿自保能力,也没有几人如蒋琉淑一样的运气好。

    这种事也得看运气不是?

    “三十九人?你们这些小年轻真是够能折腾的,以为这原始老林中没什么危险是不?真是胆大包天,让老身说你们什么好呢?”婆婆摇摇头,感觉不可思议。

    其实,要不是被迫着参加劳什子的竞赛,鬼才愿意跑到这种鬼地方来冒险呢,还不是没有办法,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见识了几位大把手的能耐,我将多余的心思都收起来了,什么‘找到琉璃摆件早点脱困’的想法不翼而飞了。笑话,这种不知藏着多少巫术高人的山寨中,缺货才去作妖呢,别说至今没有发现琉璃仕女摆件,即便发现了,我也不敢轻举妄动啊,要是因此引来巫术攻击,凭此时的能耐水平,那还不是当场被灭

    的节奏吗?

    所以说,老老实实的和二把手婆婆搞好关系,撑到时限,自然就能安全离开了,没必要冒险。

    我暗中观察了蒋琉淑的神态,估摸着她和我是一样的心思,到了这等恐怖的山寨之中,还是扮演乖宝宝比较安全,任何作妖的想法,都是在高空走钢丝,弄不好就会出现不可控状况。

    “那个,婆婆您看啊,我两个同伴都被鬼上身了,那两只女鬼虽然害的您儿子损失了一定的元气,但罪不至死。”

    “上天有好生之德,婆婆你已经斩杀了那么多的女鬼,最后这两只,就大发慈悲的放她们一马吧,这样她们才敢离开我同伴的身体,也能顺带着救回来两个活生生的人,功德无量的说……。”

    我一边扶着婆婆行走,一边小心翼翼的规劝。

    硬来肯定不成,但我觉着二把手婆婆还保留着慈悲之心,应该有机会劝她放生,就是不知她能不能听进这番话?

    二把手婆婆猛地停住脚步,似笑非笑的扭头看向我。

    她看的我浑身发毛,只能挤出尴尬的笑意回应着。

    “小南,你这人就是心慈面软,连女鬼都同情,你不害怕她们?要知道,你此时放了她们,过后指不定她们还会反过头来害你,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不用老身为你解释吧?”

    “婆婆,道理是这么回事,但也得区分状况不是?我听大把手那时所言,很明显,这些女鬼之所以祸害山寨的人,是因为暗中有人驱使。”

    “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她们也是身不由己的,所以,于这方面来看的话,女鬼的行为情有可原啊,婆婆,你就大慈大悲一回可好?”

    我只能继续阐述这个观点了,但心知肚明,想要起效,似乎不够分量,就对着另一边跟随的蒋琉淑打眼色。

    死女人看我一眼,可能是因为我先前救过她的原因,这次倒是很配合,上前一步,就着我的话题,求了婆婆几声。

    二把手婆婆转过头去和蒋琉淑说了几句话,问问他她的姓名,就喊她‘琉淑’了。

    看样子,二把手婆婆和鬼门大供奉柳婆婆一个样儿,都习惯于和女孩子和颜悦色的,对男子就比较严厉了。“既然你俩都为那两个被鬼上身的娃求情了,老身也不能不近人情,但严格来讲,捕捉到这两只女鬼,是我们三个老不死通力合作的结果,老身要是私下就将两只女鬼放走,这有些说不过去啊。但反过

    来讲,若是这两只女鬼识相,将背后主使者的身份说清楚,老身倒是可以做主放她们一条生路。”

    蒋琉淑面上一喜,我却面色沉重起来。

    蒋琉淑不懂法术的厉害,才觉着这是很有希望的条件,但我懂啊,因而,很明白二把手婆婆这话有些扯。

    具体原因是,不管是怎样的驱鬼法术,对鬼怪都有很大的制约力,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即便鬼怪被俘虏了,碍于控制心魂的法力起作用,也很难交代出背后的法师是谁。

    这是养鬼师最懂的一点了。

    以全冷庵为例,她控制的那些鬼怪即便落到敌人手中,因着心念线的霸道,鬼怪们即便魂消魄散,都不能出卖全冷庵的真实身份。

    所以说,二把手婆婆这话听着好像很给我面子,其实,在懂行的我听来,完全就是敷衍。

    那两只附身他人的女鬼,不可能说出背后的人是谁,这样一来,二把手就没有理由放她们离开了。

    不放女鬼走,她们就会拉着那对青年情侣做垫背……。

    “婆婆,虽然我不懂你们的手段,但我想,如果女鬼们真是被其他厉害的人驱使而来害人的,那背后之人的手段一定非常恐怖,必然有控制女鬼的方法。”

    “因而女鬼们可能根本就不能提及那人的身份和姓名,这种状况下,您想得知背后主使者身份几乎不可能,我看,您还是和另外两位把手商量一下吧,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可以赦免这两只女鬼的方法?”

    我直接说出此话,点出关键的一点,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二把手,你就别逗我玩儿了,我并非啥都不懂的外行。

    二把手婆婆眼睛一亮,很是惊讶的打量我一眼,接着,嘴角一挑,展现一丝笑意。她缓缓说:“小南,行啊,还有这样的想法?不得不说,你的担心很有道理,也许,不管如何盘问,因巫术控制的缘由,女鬼们也不敢说实话……,好吧,老身会和另两位把手商量一番,看看还有什么

    折中之法?”

    “多谢婆婆。”

    我忙道谢。这次,比较真挚。

    毕竟,老太太还算是讲道理的人,这样一来,我就舒坦了不少,要是遇到个顽固不化的,那我真的没辙了。

    眼下自保都难,这是我最大程度的努力了,希望能帮到那对男女。

    “老身本姓秋,你们喊我秋婆婆好了。”二把手兴致不错。

    “好的,秋婆婆。”我和蒋琉淑急忙应着,人家说啥就是啥好了。

    天上云层散开,一弯月牙静静的将银光洒落,山寨周边的竹林随着夜风摇曳,空气似乎都变得清新了,不过,这样和煦的夜晚,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搅合的支离破碎。

    “大竹哥,呜呜……,不要啊!”这尖叫声是从秋婆婆家中传出来的,在夜风中霎间传出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