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67章 麻氅绘符
    大把手老头身上是一种很奇怪的能量,和普通法师的波动不太一样,其中夹杂了很多其他的元素能量,是我不理解的能量体系。

    “大把手,您快给看看……。”婆婆看见这老人,似乎找到了主心骨,用空左手指一指躺在地上的那些人。

    高大老人走到近前,就着火光打量着地上昏迷的人,然后,摆摆手,将领队的中年男子唤来,凝声问:“你们遇到了什么?将他们昏迷之前的经过说一说,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老人的声音充满权威,领队中年壮男忙恭谨的回话,将这些人昏迷之前的状况说明。

    原来,他们作为本寨的团队,本来,在这次逐猎大赛中取得了丰厚的战利品,但回归营寨区的过程中,莫名的遇到了毒瘴。常年居住山中的蛮夷汉子们自然不惧这个,正想用专门的药草避瘴气,却发现前方若隐若现很多美人的身影,闪动几次之后,数十名年轻男子就发疯般奔着那海市蜃楼般的美人幻影扑去,一下子冲进

    了毒瘴之中!

    等到瘴气消散,就发现数十人横七竖八的躺在树林之内,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状态了,至于那毒瘴中的美人幻影如何而来?就不得而知了。

    发生了这样大的事儿,也就顾不上逐猎大赛了,猎物都被抛弃了,半途改路,将伤员抬送回山寨来求救。

    静静的听完汇报,大把手的眉头拧成大疙瘩,他又蹲下仔细查看昏迷者一番,还挨个翻开眼皮和嘴巴查看,非常的细致。

    周围静静的,人们举着火把,都不敢出杂音,生恐惊扰到了大把手。

    “小生,去邻寨通知三把手回来,就说有要紧事,记住,关于此事,不要对邻寨说明。”

    大把手站起身来,招来个眉眼透着机灵劲儿的年轻男子,吩咐了一通。

    这人立马应下命令,一溜烟的奔跑出去,速度之快吓了我一跳。

    只看他奔跑的动作,就知道没练过轻身功夫,但人家这速度,比练习十几年轻功的高手还要快呢!

    再说,黑夜之中赶路,寨子之外还都是坑洼不平、野兽出没的山路,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但在这名为‘小生’的男子脚下,如履平地一般。

    果然,这寨子之中都是人才啊!

    我不由的赞叹。

    “二把手,你不用担心,你的五个儿子都没有大事,我会想办法救醒他们的。”

    大把手脸色稍缓,对着老婆婆小声说话。

    我眼神一跳,早就估计到老婆婆的身份地位很高,不想,竟是仅次于大把手的二把手,比小生去邻家山寨找回的三把手还要高一分呢,真是不简单。

    不知道这没有法力波动的老妪有什么本事,可以坐稳这蛮夷山寨二把手的宝座?此时,整个山寨的人基本都出来了,足足五六百人,虽然老弱妇孺居多,但也算是规模较大的山寨了,想在这么多人之中建立二把手的地位,那可不是凭着年纪大、脸皮厚就好使的,一定要有服众的

    本事才成。

    “那就多谢大把手了,老身一辈子生了不少女儿,儿子稀缺,只这么五个,不想一道中招了,真不是是哪一路的混账下这样的阴手?”

    “大把手,驱邪捉鬼救人还得仰仗你啊,老身那点小手段,只能弄死敌人,救人却是不擅长的,等到揪出暗中的黑手,老身一定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

    老妪重重拄了一下拐杖,佝偻的身躯都笔直了不少。

    我听的是毛骨悚然!

    怪不得老妪能排到二把手的位置呢,原来,她精通杀人技。

    感觉不到她的法力波动,有可能是稀奇古怪的手段,但绝对致命。

    这个山寨态太可怕了,天知道这么多年纪大的老人中,还有多少如同这两位一样的?亦或者,都是有手段的人?

    我下意识的扫了周围一眼,暗中查着数,震惊了。

    这山寨之中过百岁的老头、老太太至少有百名以上,还有近百名七八十岁的,这样的,在百岁老人面前都是儿子辈吧?还真就是个特长寿的山寨!

    要是这些老人都如同大把手、二把手一般的有本事,那天知道战力总和是多少?

    虽然这些老人身上大多没有法术波动,但谁敢说其中没有封印法力的高人呢?甚至,我都不怀疑二把手婆婆,也是封住法力波动扮猪吃虎的了。

    大把手对周围的人吩咐:“都别闲着,赶快去烧竹灰,再准备数十个从没有使用过的竹篓,要一些新摘下来的青竹叶,快去。”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撒腿就跑。

    我跟着二把手婆婆家的几个姑娘,一道出了寨子,打着火把去竹林摘新鲜的青竹叶。

    大家都忙活着不行,我也不好意思多问什么,想来,这是大把手驱邪时使用的材料,至于竹灰之类的?会有别人准备好的。

    忙活了半小时,竹叶子采摘了不少,我们满载而归。

    忽然看见大把手身旁多出个非常矮小的老头儿来,这就是那所谓的三把手了吧?

    他正用新竹篓将刚烧好的竹灰装入,都是他亲手完成的,一边装,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一股股奇特的法力,从他的手中输送到竹篓之中。

    这过程只我能感知到,普通人是感知不到的,如,石帆南就大呼小叫的喊着:“好奇怪,他嘀咕什么呢?”

    我气的直想骂他不说话能死啊?但也知道话痨的属性就是这德行,骂了他,也就能安生一会儿,过后还是这样,最有效的手段是当做听不到。

    所以,绝不回应石帆南的话。

    “大师,大师,你跟我说说话啊,只你能听到我说话……,你不知道啊,我都快闷死了,被憋在这里,说话都没人听,谁能了解我的苦……?”

    我知道不能应声,不然这厮劲儿头上来,蹬鼻子上脸,没完没了的,所以,继续充耳不闻,不管他石帆南说什么,哪怕说破大天去,老子也不搭理他。

    果然,嘀咕了好几声之后,发现我铁定了心的不和他说话,石帆南只能悻悻的住嘴。

    我总算是松了口气,琢磨着,以后再施展‘意识附身’的手段,可得事先调查好目标有没有嘴碎的习惯?不然,可真是受不了啊!

    看到我们回来了,身材矮小的三把手示意将新采摘的青竹叶放在一旁,他又是亲自动手,将竹叶放进每一个背篓之中。

    这环节谁都不能帮忙,必须三把手亲力亲为。

    大把手换了一套行头,是一件奇怪的大氅,非常宽大,应该是麻布材料所制,染成了黑色的,穿在他的身上,邪意凛然!

    更搞的是,这厮将长长白发挽上去用木钗固定后,弄出一顶上面镶嵌五彩缤纷野禽尾羽的帽子扣在头上。二把手婆婆也没闲着,用不知道什么草药调了很多的‘糊糊’,用树枝沾染,然后,在大把手的脸上绘制起古怪的符号,脸上画完,掀开袖子画胳膊,然后,又给腿上画满……,这一手符号画的很是漂亮

    完美,似乎,演练过数万回一般。

    周围的蛮夷们都静静的看着,一个个眼带敬畏。

    被二把手婆婆这么一画,大把手看起来形态更怪了,像是我记忆中跳大神的,但还有着显著的不同,因为,跳大神是要载歌载舞,但大把手显然没有跳舞的意思。

    准备工作进行完毕,大把手口中嘀咕着不知名的咒语,挨个的将三把手准备好的竹篓翻倒过来,扣在昏迷者的头面之上。

    我看的是心惊胆颤,担心这些昏迷的人会被闷死。

    但神奇的是,被装着竹叶竹灰的竹篓扣在了脸上,这些人的生气仿似活跃了不少。这让我看的是目瞪口呆,毕竟,这些手段都是我所不了解的,所以,看在眼中,心头好奇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