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66章 残邪诡厥
    “身处险境,可不能被迷惑的花了眼,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晓得,一切外相都是泡沫幻影,是万年老鬼鼓动出来的虚幻影像,不是真的,万万不可沉迷!”

    心头不停的提醒自己,知晓这是考验,可不能失去方寸。

    “他啊,是在山中迷路的外地人,看他可怜,老身就将他带回来安置了,过几天就送他出山,……咦,对了,小伙子,怎么称呼你?”

    老妪似乎看不见一众姑娘居高临下、乱瞟我的眼神,转身询问。

    “啊,婆婆,我名石帆南,喊我小南就成。”

    不敢和对面的美人对视,端正态度,和老妪说话,自报姓名时当然要说石帆南了。

    “小南,名字好听,那就喊你小南吧。这是我的媳妇子,我大儿子的婆姨,上面那些,有的是老身的媳妇子,有的是老身的女儿。”

    “女儿?”我吃了一惊,下意识抬头去看,就见那些美人一个个含羞带怯的看着我呢,只看她们靓丽的外表,估计,最大的不过三十多,最小的不过十五六岁,这等岁数,如何是一百二十多岁老妪的女儿?这太

    逆天了吧?

    “小南,看你的样子似乎不信啊?哈哈,不瞒你说,老身可是与众不同的人,嘿嘿……。”老妪看我一眼,语含深意的说了一句。

    这一定是万年老鬼乱设计的,我见怪不怪就好。

    于心中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忙笑着说:“婆婆威武,小子敬佩至极。”

    “啊?哈哈哈,你这小伙子真会说话,嘴巴抹了蜂蜜不成?老大家媳妇,给他弄点吃食,好好洗吧一番,算是咱们家的客人,别怠慢了,让人说咱家待客不周可不行。”

    “婆婆,媳妇知道了。小南是吧?随我来吧。”

    笑的像是花一样的老大媳妇,上前一步,一点也不忌讳的扯住我的衣袖,就向着竹楼内拉扯。

    我迷迷糊糊的就被拉扯到楼内,然后,一众莺莺燕燕们,像是观赏奇宝般挨个的在我面前走着过场……。

    就感觉眼前百花齐放,她们一个比一个漂亮,让我有目不暇接的感觉了。

    不一会儿,整治了一桌酒席,用奇怪的瓦罐装着,香气四溢的。

    我也真是饿了,放开肚皮大吃一通。

    老妪的媳妇子有五人,剩下的都是老妪的女儿,围在一旁跟着吃喝,气氛倒是融洽。

    但我可不敢乱看,只是规矩的吃东西,其实,很担心饭菜中被放了些什么,但已到了这里,就别想那么多了,该吃吃、该喝喝,入乡随俗就是。

    最烦心的是石帆南这厮,太混账了,看这个姑娘一眼,惊呼仙子,看那个一眼,惊呼琼花,一副乱花迷眼的德行,让我臭骂了好几次,才悻悻的闭嘴了,我都快被他给烦死了。

    不知不觉的天黑了,我一直想问老妪,她的儿子们怎么都不见踪影?但没找到机会询问。

    就在此时,纷乱的动静于楼外响起。

    楼内姑娘们都站起来,一拥而去。

    老妪也拄着拐杖,在几个媳妇子的搀扶下向外走,一迭声的说:“老身的儿子们总算是回来了,这都进山狩猎半月了,我这个心啊,七上八下,时刻惦记着。”

    “小南,走吧,带你去看热闹,三年一次,周边数十个山寨参加的‘逐猎大赛’应该有结果了,我那五个儿骁勇壮健,定会有好成绩的。”

    我这才恍然为何一直不见男丁,原来,年轻力壮的男丁们,都去参加劳什子的‘逐猎大赛’去了。

    既来之则安之,当然要跟着去看看热闹。

    想着这些,忙跟上这一大家子人的步伐,走出了竹楼。

    刚出竹楼,突然听到震天价哭声,是一大堆妇人哭起来的动静,这让婆婆大惊,一把甩开两个媳妇子的搀扶,拄着拐杖却其快如风的冲了过去。

    被她的行为所带动,我和姑娘们一道奔跑起来,很快就接近了山寨路口,只是打眼一看,我就眉头狂跳。

    只见路口那里一字排开数十名昏厥不醒的人,都是壮健的男子,一个个要是站起来,怕不都是肌肉男的类型?

    但就是这样彪悍的数十个男人,却集体昏迷在那里,抬着他们回来的是另外一些岁数稍大的男人,身穿传统的民族服饰,背着弯弓,挂着各种武器,看样子都是进山打猎的勇士。

    但不知为何,一去多日,猎物没打到,反而是一大堆年轻男子集体出事了。

    周边好多人,大多是留守山寨的老弱妇孺,我发现了一个事儿,这里的女孩子都极端美丽,看来,万年老鬼设置的时候,就是按照这条件来的。

    就如这里的竹楼极为高大一般,在现实中很难见到。

    现实中某些民族居住的竹楼大多两三层,很少有更高的。

    但这限制,在此山寨之中并不存在,此地的竹楼动辄六七层高,还有十几层高的呢,和现实中的有很大的区别。

    但因为是万年老鬼设计的边陲蛮夷山寨,本就是幻术力场呈现的东西,所以,别说十几层的竹楼了,即便如同现实中摩天大楼一般的拔地而起数百层,我都不会惊讶。

    幻境世界,无论怎样不可思议,其实都是正常的事儿。

    看到拄着拐杖的老婆婆冲过去,围在周围的人,不论男女,都自觉的让到一旁。

    这不经意举动让我明白了,收留我居住的蛮夷老婆婆,在这诡异的山寨中地位相当的高,这倒是事先没有想到的。

    “大竹哥,你这是怎么了?快醒醒啊……!”老大媳妇一下子扑过去,抱住地上躺着的一个虬髯大汉摇晃着,哭的梨花带雨的。

    另外四个媳妇子一道扑过去,各抱着一壮健的男人哭起来。

    老婆婆的女儿们也冲过去跟着哭,但不管她们如何摇晃、喊叫,这些男人们都没有反应,但能看到他们的心口还在起伏着,说明没有死。

    只是,不知遇到了什么事儿,竟昏迷成这个样子?

    “闭嘴,都不许哭,去看看大把手过来没?”

    “是,有人应声。”蹬蹬蹬的跑远了。

    “你们都让开,人还没死,哭哭唧唧做什么?”

    婆婆用拐杖给了几个媳妇数下,打的她们哎呦一声,忙将人放在那里,抹着眼泪退到后边去了。

    寨子中的一些男丁背着武器、打着火把的在周围站着,将这里照耀的亮堂。

    我混在人群中跟着观看,盯着地上的那些男子,眉头蹙紧。

    因为,敏锐的感觉到了邪气残留,还有,这些壮健男子体内的元气所剩不多了,感觉上,像是被什么邪物给吞噬走了一般。

    心头恍然,这是中招了!不知是遇到鬼怪妖魔,亦或者是人为施法导致的?总之,这不是正常的现象。

    婆婆面对一大堆昏迷的人,表现的这样沉静,看样子,不是普通人啊。

    但我至始至终没在老妪身上感觉到法力波动,难道,她的稳重只是因为活的久远见多识广导致的吗?她口中的‘大把手’,应该就是这个山寨实际上的掌权人,算是寨主吗?

    我正在想着,就见一大堆男女打着火把赶来,其中就有刚才去喊人的那个小年轻。

    心头一动,看向众人之中。

    一身材高大、披散白色长发的壮健老人大踏步而来,随着他的走动,周围的人自觉让路,并低头恭敬的喊着‘大把手安好’之类的话,表现的很是敬畏。高大的老人身穿粗布衣裳,样式和周围的人没两样,但我却心头再震,因为,感受到他体内蕴藏的恐怖力量波动。